【FaceBook 民意調查】請問你最支持日本職棒那一支球隊? 會員註冊 •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  登入

回到首頁

日職直播

最新影片

最新圖片 

日職行事曆

網站連結

加入粉絲團

搜尋本站 

個人資料

進入討論區
 【翻譯】《你要懂‘和’》第五章:咆哮的應援團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贊助商連結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一月 18, 2012 2:43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YOU GOTTA HAVE WA -- SECOND VINTAGE DEPARTURES EDITION, MARCH 2009 BY ROBERT WHITING
你要懂‘和’——第二增訂版,2009年三月。羅拔·韋定

Chapter 5: Ouendan
咆哮的應援團


六甲山下。

在大阪這個工業重鎮,矗立著一個舉行的鋼鐵建築——甲子園球場。這座球場已經作為阪神隊主場超過半個世紀之久了。

當天晚上有阪神隊的比賽。下午三點,球場的外場席大門向球迷們打開。數分鐘後,右外野和中外野的露天看臺便擠滿了成千上萬的全副武裝的觀眾,他們身穿阪神球衣、戴阪神球帽、拿著塗成阪神隊服一樣的黃黑色專用擴音器吵吵嚷嚷地紮在那裡。

很多年輕女孩會選擇將指甲也塗成黃黑色。也有人將頭髮染出一綹一綹的黃色。一些更狂熱的支持者會將頭髮剃出“虎”的字樣。稀稀落落地還可以看到一兩面美國國旗。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很容易便可以辨識出球迷中的中堅力量——應援團。他們穿著耀眼,舉著諸如“阪神虎迷俱樂部”、“京都虎會”、“右外野俱樂部”以及“虎,虎,虎之組”等等的旗子或者條幅。

在距離開賽還有兩小時的時候,場內的喧鬧便已經振聾發聵。應援團們逐漸挪到觀眾席的前排。他們的位置早早便由球場方指定下來。而各個應援團的隊長們也完成了在虎神社的參拜,趕到球場。

在應援團中的一位男性——他的臉部塗著黃黑色的油彩——一邊揮舞著他手中的阪神橫幅,一邊忙裡偷閒地打開一罐球場特供的麒麟啤酒。“稍微有些醉意的話會更爽的。”他漫無目的地沖大家說道。

下午五點,距離球員出場還有整整一小時了。應援團的團長們開始指揮大家高唱阪神隊歌。“The Wind Blows Down from Mount Rokko.”接下來便是高喊:“打敗他們!Ti---gers(虎隊)!打敗他們!Ti---gers!”這是一種聲嘶力竭的呼號,並且會一直持續到為期四個小時的比賽結束為止。

只有一種方式會讓球迷們暫停他們狂熱的呼喊,便是第七局的時候,他們會放出很多彩色氣球助興。這是甲子園球場的特色。

總的來說,場面充滿了無盡的能量。即便比賽已經結束,球迷們的熱情也不會立刻消退。很多人不會在比賽結束後馬上離去,而是繼續站在那裡和大家一起唱歌。仿佛是有什麼魔法將他們定在那裡一樣。

“棒球比我們的日常生活要純潔多了。”一位身著深色西裝的工薪族說道,“狹路相逢勇者勝。就這麼簡單。”

對其他人來說,他們也可以享受很基本的樂趣。一位正在團隊中呼喊的年輕人說,“我真的不是來這裡看職業棒球比賽的。我只是很喜歡這裡的氛圍。”“就像一場搖滾音樂會!”他的女朋友在旁邊補充道。“我們喊得非常盡興。”

“老實說,”一位應援團長說,“我只是為了躲開我老婆。”他擠了擠眼。“所以球隊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

日本的國球比賽中有很多非常離奇的事情。在開幕比賽前的音樂會,樂隊會演奏馬勒和貝多芬的交響曲。裁判會在開始比賽前做好壞球判斷練習。而解說員則會從各種細枝末節——甚至是血型——去預測今天雙方球員的狀態如何。比如A型血和O型血的球員擊球較為出色,而B型血很可能會催生一個好投手。但最為離奇的恐怕就是日本球迷本身了。他們和自己日常的表現如此不同,簡直截然相反。

總的來說,日本人傾向於盡一切可能將自己的情感控制在內心活動的範疇之內。在外人看來,平日的他們羞澀、寡言,只有當他們下班後徹底喝醉時才會失去對自己的抑制,而略微表達自己真正的感受。

我們很難找到有地方能夠像球場這樣將日本人的性格乾脆俐落地一劈兩半。對於這種差異的分析已經成為了日本一個非常重要的研究項目。如果是一個帶著平日生活中的性格來看球的球迷,他恐怕會端坐在座椅上看完整整9局比賽,避免發生像美國球場中那樣的大聲喧嘩,非常禮貌地將打到觀眾席上的界外球拋還給工作人員,一如他長期以來的教育帶給他的行為規範一樣。

但是,如果我們將他放入,或者在他身邊有著一個在日本任何一個球場都可以見到的“應援團”,那麼他就會立刻搖身一變,將所有傳統和禮節都拋在腦後。此時的他心中只有周圍的太鼓、號角以及和他一樣呼號的人們。他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狂熱份子,用拼盡全力的呐喊來充滿整整九局的比賽。

一位元紐約電視製片人曾置身于讀賣巨人隊應援團中觀看了一整場棒球比賽。“這些人簡直瘋了!哪怕是世界大賽和陸海軍橄欖球賽也無法製造如此高分貝的噪音。他們怎麼能堅持下來的?!”

“應援團”在日本各個水準的運動中比比皆是。“應援團”和日本棒球幾乎是同時產生的,最早是出現於他們嚴肅、緊張、甚至是帶有軍事化色彩的大學棒球賽中。加入應援團被視為光榮和忠誠的象徵。在大學間的棒球比賽開始前,首先會由各校啦啦隊展開氣勢上的比拼。

1904年*註1,在一場位於東京的校際比賽中,慶應大學隊擊敗了自己的老對手早稻田大學隊。慶應大學應援團面對著前來觀賽的早稻田大學校長高呼“慶應!萬歲!”。面對如此奇恥大辱,早稻田大學隊奮起直追,在接下來的第二場比賽中力克慶應,而早稻田應援團則跑到並未觀賽的慶應大學校長家門口高呼“萬歲!”以報復。

在預定的第三場比賽到來之前,兩隊彼此間早已劍拔弩張。兩邊的應援團都叫來的學校的柔道社成員助陣。在如此緊張局勢下,校領導為了避免衝突的出現,不得不取消了比賽。當年的賽事使得日後數年的校際比賽都被迫暫停。


當年早慶戰被迫中止的新聞


時至今日,“應援團”和西方人眼中側重娛樂性的“啦啦隊”仍然很難找到相似點。“應援團”中有著非常明確的組織結構和等級制度,非常接近軍隊的建制。所有的成員都穿著同樣的黑色制服,頭上綁著畫有太陽或者寫著“必勝”等字樣的白頭巾。

不僅如此,應援團還因為其和日本右翼組織的親密聯繫和對傳統教條——例如忠誠和秩序的推崇而廣為人知。一位應援團領袖說:“日本正在失去應有的秩序。而我們的任務就是恢復它。”

島岡吉郎堪稱非常成功的大學棒球教練。他領導明治大學棒球隊近30年之久。不僅如此,在大學世界大賽中,他還帶領日本大學隊擊敗了美國大學代表隊。然而,島岡從來沒打過正規的棒球比賽,他對棒球的知識也只是非常有限的水準。作為一位1930年代的明治大學學生,他曾擔任應援團團長,並以卓越的組織煽動能力馳名。1952年,在領導明治中學隊數年後,他被提拔為明治大學隊教練。島岡提振士氣的能力便是他的獨門絕活。只要他在休息區呐喊助威,球員們便會為其拼盡全力。

在1935年日本職棒誕生後,應援團便也隨之應運而生。這些應援團起初是由一些充滿熱忱的球迷自發組成的,並沒有任何報酬。

戰後,日本職業棒球日益流行,而應援團也跟著發展壯大。伴隨著廣島鯉魚隊的崛起,揮舞著鯉魚旗的應援團人數眾多到後面的觀眾無法看清球場。而日本火腿鬥士隊的特色應援團——年輕女孩的大腿舞則和實際比賽沒什麼聯繫。

前日本棒球協會會長下田武三曾試圖改善觀賽品質。他為此約法三章:不要強迫他人呐喊助威;不要使用太鼓等吵鬧的樂器;不要揮舞大旗。然而,他所禁止的三項行為似乎恰恰是球迷進場的重要目的,故而此約法三章收效甚微。

養樂多隊的應援團團長岡田正泰的號召力如此巨大,以至於很多購買了昂貴內場座位的觀眾會起身到外場參與助威。岡田,這位瘦小的上班族,就像其他所有應援團長一樣,會永遠伴隨著球隊左右。他一度就其二十多年的應援生涯接受採訪時說:“我就是愛燕成癡。僅此而已。”隨後他又補充道:“確實。你必須完全癡狂,才能每天都這樣振奮下去。”


養樂多的“岡田”應援團長



很多觀察家認為應援團的行為包含了日本社會中很多深層次的內容。一些應援團收取會費,派發會員卡。其他的應援團,例如東京巨人隊,會由球隊指定一些座位以供應援行為,並要求應援團提前到達球場彩排。遲到者則會失去他們的座位。

至今為止,極少有應援團成員對這樣的安排方式表示不滿。其中一人表示:“應援團組織是民主的象徵。人人都可以加入,你也可以組建你自己的應援團。人人都可以競爭成為團長,無論是貧窮的上班族還是富足的企業老闆都一樣。這非常單純。誰喊得聲音最高,誰就是領袖。”

築波大學的小田教授認為,應援團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功能:“日本人工作太辛苦了。在傳統中,我們會使用各種各樣的祭典來讓大家放鬆身心。當下,看球賽成為了更可控而且可行的當代祭典。這很好。這標誌著人們開始懂得自己去放鬆自己了。”

而甲子園球場,則是日本最大規模的祭典舉辦地。很多的球迷簡直是以支持球隊為畢生的追求。在1985年,阪神終於贏得了他們期待已久的日本一總冠軍。一陣虎旋風席捲了全日本。數千虎迷踏上專門他們開設的阪神虎專線列車,以供他們隨時緊跟球隊的腳步。

不誇張地說,阪神獲勝引起了小規模的經濟暴漲。一時之間,阪神玩偶、阪神啤酒、阪神內衣、以及其他一切黑黃色的產品都一件難求。一時之間,大阪地區產生了5億美元的營收。

由於這件事情產生了如此重大的影響,以至於日本領銜的讀賣新聞在進行年終評定時,將阪神奪冠列入年度十大新聞。

1987年,阪神以聯盟墊底的身份結束了賽季,落後第一名37.5個場次。即便如此,阪神的比賽仍然一票難求,以至於即便是最為偏遠的外場站席都要採用搖獎的方式來銷售。

在1980年代,球迷進場率增加了50%,這和應援團的努力是分不開的。在此之前,以位於後樂園球場的巨人隊比賽為例,豪門富賈和政府要員佔據著最為昂貴的本壘席,富足的中產階級位於內野席,而工人和雇員則群聚於便宜的外野席。現在,越來越多的平民百姓也開始購買昂貴的席位,而廉價的外野席則充斥著未成年的追星少女。他們整場都處於極度興奮的尖叫中——特別是當年輕俊美的選手出場或者得分的時候。

一次於1986年進行的調查顯示,35%的巨人球迷是高中女生。“我簡直無法相信。”雷吉•史密斯*Reggie Smith 說,“巨人隊一進場,那些女孩們便高聲尖叫,幾欲昏厥。你只是沖她們招招手,說聲‘Hi~’,然後她們就昏過去了。我感覺我成了一個搖滾樂手。”

大阪的球迷群體也產生了一些變化。阪神球迷原來多由手工業者和其他體力勞動者組成——這些人群構成了典型的工業時代的關西風貌。雖然這些人的確需要進球場釋放自己在外一整天的疲勞和壓力,但絕不會為了慶祝一個本壘打而翻越護欄沖進場內。


1980年代的阪神甲子園球場外場席


在1985年前後,人們開始發現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翻越護欄進入球場——特別是那些未能被日本嚴苛的升學制度所容納的未成年人。日本的社會學家稱這些人為“流浪的一代”,並宣稱有可靠資料表明發生在球場中的暴力行為在顯著上升。

同一時期,甲子園球場出現了數度觀眾投擲石塊、酒瓶等砸傷客場球員的事件。1985年,一位裁判遭到沖進場內的觀眾用自行車鏈條抽打頭部送醫。很快地,那場比賽在觀眾互相投擲雞蛋、紙杯、柏青哥彈珠以及其他一切趁手之物的混亂中結束了。

一年後,一場阪神-巨人戰因為大雨取消。幾百名憤怒的應援團成員沖進場內,對工作人員大打出手。次日,球場內架設了額外的鐵絲網以確保比賽得以進行。

相對而言,鯉魚隊球迷儘管更為吵鬧,但更守規矩。他們僅有的幾次惡劣行徑包括曾經圍堵巨人隊巴士,砸碎了巴士的所有玻璃,並導致巨人隊球員張本勲被迫從車內用球棒還擊。當1975年鯉魚隊奪得冠軍時,球迷的行為也就更為收斂,球隊的戰績為城市帶來了一些禮貌和節制。無論實際原因為何,鯉魚隊球迷不再攻擊球員了。

無論如何,即便說日本球場的粗暴行為數量正在上升,也遠遠沒有嚴重到美國的程度。沒有任何一支日本俱樂部被迫需要使用武裝員警和警犬來維持秩序——而這些曾在1980年費城人隊的世界大賽上發生過。

當1985年阪神虎隊奪冠時,一些狂熱的球迷在載歌載舞之後縱身躍入污染嚴重的城際運河,但沒人去像1984年底特律老虎隊奪冠時那樣掀翻警車,毀壞數千美元的財產以及導致兩人身亡。

一位日本雜誌編輯在觀看了一場洋基隊的比賽後,同擁擠的人群一起搭乘地鐵,最終回到他在曼哈頓的酒店。他表示“我很難說哪裡更為危險——是在半夜於街上遊蕩的搶劫犯,還是球場中醉酒打人的球迷。我很慶倖自己是個日本人:我們沒有槍支和毒品。我們沒有種族問題。我們有的是律法和秩序的傳統。”

體育畫報作者布魯斯•安德森*Bruce Anderson在1985年去日本感受了幾場“日本棒球”,他說:“雖然這裡的棒球給我感覺多多少少帶有一些疏離感,但是也並沒有美國棒球中很常見的惡意攻擊。我所感受到的是積極、純淨的樂趣。這非常振奮人心。”

至於阪神虎隊應援團劫持西武鐵路的事件,恐怕難以劃歸在所謂“積極、純淨的樂趣”之中。在1985年阪神虎隊同西武獅隊爭奪總冠軍的最後兩場比賽結束後,阪神兩場連續力克西武,拿到總冠軍。數百狂熱的半身球迷沖進從所沢市前往東京的末班車,在車上繼續他們慶祝奪冠的狂歡。

這些在下午熱鬧了數個小時的應援團們不甘心散去,在精力充沛的應援團團長指揮下,在車廂中依次唱著每一位選手的應援歌。不僅如此,他們簡直是“載歌載舞”,他們在車廂中的震動幾乎使得火車脫軌。

這場狂歡似乎永沒有盡頭——當他們唱完最後一首歌的時候,他們就從頭再來一遍。這次歌詞改成了嘲弄西武隊和巨人隊的版本。

每當火車到站的時候,團長便拿著擴音器沖著車內外的人高喊:“聽著!大家!所有人都不許下車!重複!所有人!不許下車!這是西武線,誰敢下車,他就是西武球迷!”

事實上,他的號令完全是多餘的。因為車廂阪神球迷摩肩接踵,任何人的挪步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一位吹著哨子的月臺工作人員試圖上車疏導乘客,但在幾次不成功的嘗試後放棄了。並不得不讓司機繼續將列車開往終點站。

一小時後,列車終於抵達了終點,滿滿一車廂的阪神球迷終於有機會站在西武商品專賣店的門口高聲嘲弄,其中還有幾人在亢奮之餘毀壞了一些西武球迷商品。

當這批人又大吵大嚷地等待從東京車站前往大阪的火車時,其中一人——據他自己估計已經狂歡了七個小時——說道:“我簡直等不及坐上新幹線了。這樣我們就可以再來一次。”


*註1:根據日文維基百科“早慶戰”詞條的說法,早慶戰採用3戰2勝制系1905年早稻田大學隊赴美國遠征後的事。發生“高喊萬歲”事件的應為1906年,且雙方均為在對方校長宅邸門前三呼“萬歲”。然而維基百科並未對此段落援引任何書目,原文作者羅拔所引書目為“東京六大學物語”,光文社,1975年出版。





--以下是推文--

無心: 讚!
Dorasaga: 好照片!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