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民意調查】請問你最支持日本職棒那一支球隊? 會員註冊 •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  登入

回到首頁

日職直播

最新影片

最新圖片 

日職行事曆

網站連結

加入粉絲團

搜尋本站 

個人資料

進入討論區
 [翻譯] “天皇”率領的球隊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贊助商連結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四月 14, 2010 1:44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天皇”率領的球隊

原作者Robert Whiting[美] 《You Gotta have WA》,1989。
本文系根據日譯本 《和をもって日本となす》 玉木正之[日] 平成二十一年改訂本譯成。

感謝:
masan提供本書的日文譯本。

===============================================

“打算在禮拜日這種時候休息的人,沒法在我們公司當幹部的。”——堤義明

1980年代稱霸日本次數最多的球隊,是西武獅子隊。
其主場為西武所澤球場。無論是從東京的中心坐的電車,還是日本的儲蓄,直接接觸著各種專業門類。西武的致富之道,就是想盡一切手段將利益最大化並擴張。這樣的公司,對於如何從棒球迷手中賺錢這件事,自然也不會不懂。
西武球場有著和堪薩斯·皇城隊相似的鮮豔草皮,球場位於距所澤市住宅密集區數公里外的地方,充滿綠色的丘陵和松鼠圍繞著。之所以這樣設計,是考慮到首都圈交通堵塞所引起的觀賽不便,利用西武鐵道抵達球場也非常方便。西武線從東京都市中心北端的池袋和新宿為起點,向西延伸,池袋站在西武百貨店的一層,新宿站在西武財團大樓的二層。車站的結構內還包括周邊的商店,在車內也可以看到播報著西武球隊比賽資訊的電視。
在西武球場前這一站下車後,距離球場就只有100米左右了。在這100米內,充滿著銷售西武球隊周邊商品的商店。另外,在球場周邊,還有,球場附近,有著遊樂場、高爾夫場、網球場、甚至游泳池、滑冰場等等。均為西武經營的娛樂設施。
西武球場有3萬7千座位席,在這當中,一方面有著便宜的外場觀眾席,另一方面也有著內場的包廂和座位席,這裏有著身著迷你裙的女服務員銷售便當和飲料,三壘觀眾席後方有著中華料理餐館,該餐館以烹製鴨料理出名。球場中,有著女性播音員用溫柔的聲音播放著現在擊球的球員姓名(美國都是用男播音員的),以及接下來比賽的資訊。
和美國的棒球比賽不同,在日本的球場,接到界外球後要將界外球還給球場方面。但在西武球場,並不會有人大喊著“喂,快把球還回來啊!”這樣粗暴的話。而是會有專員過去關切地問,“您沒有受傷吧?”一邊說著,一邊送出一份小禮物以換回被觀眾接到的界外球。
西武獲得聯盟冠軍或者日本總冠軍的時候,全國1500家西武連鎖百貨店或者超市都會舉辦紀念銷售。比如1987年,有著持續3天的打折銷售節。像衣服、傢俱或食品這樣的物品,最大幅度會打6折。於是,在那期間,西武的總銷售額激增50億日元(當時約3500萬美元)。

======================================================================

在西武獅子隊背後不斷發掘出商機的,是西武的總裁堤義明。他擁有包括鐵道、酒店、超市、寫字樓等等數兆日元的不動產。統領西武財團總共四位兄弟,作為包括西武獅子隊在內的西武鐵道組織總裁出現。堤作為日本最大的土地所有者,在1988年的時候擁有全國27所休閒度假勝地,25所高爾夫球場,以及眾多的滑雪場,鐵道,全國56所總房間數約有1萬3000間房間的大酒店。和歷任首相都很熟的他,在政治界也有著強大的影響力。在1987年的《福布斯》雜誌調查中,他以擁有210億美金(約3兆1千億日元)成為世界首富。這樣的堤,可以說是日本第一代體育產業經營者。在1960年代創立日本冰球聯盟,到現在依然擁有兩支強有力的球隊,棒球上也以和大聯盟的球隊相近的經營方式在運營著(這麼說更讓人覺得是做生意了),以這種方式經營棒球隊的,在日本還是頭一個。
要說由大公司經營的棒球隊,那首當其中就要提到為本公司每年製造幾十億產值的東京巨人隊。其經營者讀賣新聞憑藉球隊和球場的影響,創造了包括球場周邊停車場、食物飲料等等的周邊產業。但即便如此,各個球隊的擁有者,還是會去考慮球隊為企業帶來的宣傳效應和這份宣傳所花的成本。
但是堤和其他人不一樣,他更會考慮的是由宣傳所帶來的“錢”。也就是說,他從一開始就把球隊作為一個盈利部分來考慮的。為此,獅子隊成立為獨立進行財政結算的企業,更有甚者,這是縱觀日美兩國,對棒球最沒有興趣的老闆了。
1982年的秋天,西武獅子隊奪得球隊建隊以來首次全日本封王的瞬間,堤並不在球場。
那一年,在名古屋迎來球隊第六場比賽的日本一系列賽,充滿著不得不出動機動隊的異樣的興奮氣氛。感覺明顯要輸的中日球迷,在比賽中將石頭和飲料瓶傾瀉到球場裏。而西武的球員,不得不靠被觸殺出局來緩解觀眾的怒火,以使石頭雨的勢頭暫時緩解。在這時候的堤,對名古屋的熱鬧場景並不關心,而是在看冰球比賽。而其實他看的冰球比賽也不是什麼關鍵的比賽。不過對他來說,冰球也不是他最喜歡的運動,他在品川滑冰中心的座位,透過電視看到了奪得日本總冠軍前的最後一個出局。
對於將棒球視為宗教一樣狂熱崇拜的國家,有這樣的人真是很奇怪。但話說回來,堤這個人,也確實不能說是“普通人”啊。
西武財團是由堤康次郎創設的。他是一位從關西的小農家出身,最終成為眾議院議長的人物。在這一整個人生中,無論是政界還是商界都可謂是非常成功的人。
1930年代的後半,日本正是忌諱被稱為軍國主義國家的時候。於是被稱為“手槍堤”的堤康次郎,以當時的中產階級為目標,很快爭取到了對方的產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處於貧困狀態。他從貧窮的元華族手中買到便宜的土地,用這片土地建造了豪華的大酒店。經過了50年代和60年代,日本的城市處於快速的發展當中,而西武財團更是如雨後春筍般飛速成長。西武以西武線為軸,圍繞著西武線周邊建造了各種各樣的產業,並最終形成產業網。
締造了如此巨大事業的“手槍堤”,於1964年去世了。他在去世前,就已經安排了遺產的分配。以百貨公司為中心的流通業,交給長子清二,他將那些百貨公司改組成為了引領時代潮流的新鮮店鋪。其次,將鐵道和酒店以及土地不動產業,交給了義明。義明是康次郎小妾的孩子,和同父異母的兄弟清二關係並不是太好。在這二十年間,義明創造了完全不輸給兄長的事業,締造了日本最大的不動產帝國。
對堤義明最常見的讚美之詞就是“他從小就有先見之明,往往能看到十年後的發展。”
例如,他在東京早稻田大學時期的畢業論文課題選擇了旅遊觀光事業。其文章內容是探討東京南方的大磯海岸進行填海造陸以發展旅遊業。寫這篇論文的他被稱為“笨蛋”。但是,那個計畫得以實現的的西武戶外泳池,比起被污染了的天然海岸,這個時尚的“海岸”每年都保持著滿員的狀況。


======================================================================


將棒球視為商業來運營,這也是堤義明的先見之明之一。
他購買了以福岡為主場的獅子隊的時候,大多數人都對此嗤之以鼻。因為當時的獅子隊,是全聯盟戰績最差,人氣最低的球隊。堤對此的處理辦法是立刻將獅子隊遷出福岡,轉移至關東。這又是他的先見之明之一。
買了球團的時候,堤立刻在東京郊外的所澤,建設了足以傲視整個日本的豪華棒球場。由這個球場的魅力,首先吸引了東京周邊的球迷。
當時在體育產業大力投入資金打造了這個完美的舞臺裝置的他,現在也確實培養出了完美的“棒球機器”一般的棒球隊。
他的球隊,以純粹日式的經營方式來運營。也就是說,由上級領導逐層向下級幹部傳達指示這種方式。而堤,只要發現了有才能的人,就全盤放任下屬去經營管理,對球隊的事情完全不過問。
這樣的球隊,以西武的財力做支撐。從美國相繼引進“知名的”一流選手。1980年,和史蒂夫·戴佩洛斯簽訂三年半的合約,其契約金是日本棒球史上首個100萬美金的合約。在那之後,和三藩市巨人隊的替補外場手戴利·懷特菲爾德、印第安人隊的喬治·普克比奇等人,以比史蒂夫更高的金額簽到西武隊。不僅如此,西武的球探還將手伸到臺灣,獲得了以154km/h快速球成名的郭泰源,並建立了當時日本其他球隊還不重視的年輕選手培養系統,積極培養各種選手,並每年將年輕選手送往美國培訓。
另外,堤的手下還想盡辦法繞過日本的選秀機制,簡單來說,就是勸想要簽下的選手不要直接進入職棒,而是進入西武旗下的公司,之後便可由西武簽下。最典型的例子是球隊的隊長石毛宏典,他便是從公司選入球隊的一員。他在進入公司之前,並沒有否定他想進入職棒的意願。但是西武考慮到如果他直接進入職棒,西武還要面對包括阪急在內的多家球隊共通抽籤,西武抽到的概率不高(石毛在大學畢業後,更多的球隊想要選他,西武的勝算更低了),因此西武讓石毛先進入其旗下公司。另外,西武和投手工藤公康簽約的實質是,只要工藤進入西武,西武就負責解決工藤選手父親的工作問題,讓他來西武的酒店工作。就是靠著這種伎倆,西武一步步尋覓到了各路人才。而對這些會挑戰道德底線的事實,堤動用了他政界和金錢攻勢,讓評論員和媒體緘口不言。

======================================================================


1979年,以所澤為主場的首個賽季,西武隊的開局是淒慘的從開幕開始12連敗,並以墊底結束了整個賽季。然而,從那以後,球隊一年比一年強盛,在80年代結束的時候,西武隊已經成為了一支可以代表日本職業棒球的常勝軍。一年有著超過150萬人次的觀眾入場數,創造了連續七年太平洋聯盟觀眾人數首位的紀錄。但有一點值得說明的是,西武的球票,是要求所有西武旗下員工強制購買的。如果除去這個部分,會怎麼樣還真是不好說。
一般來說,日本的職業棒球,球隊的所有者不一定是其出資財團的所有者。他從董事會接受“擁有者”的授權,也有著很大的權利。比如,一個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阪神虎的久萬俊二郎,他曾經和自己球隊的明星三壘手掛布雅之一起酒後駕車被捕,是和喬治·斯坦佈雷納(紐約洋基隊的擁有者)一樣的人物。他曾經在球團的酒會上,公開將寫有“緊俏商品”字樣的字條貼在掛布身上。“新的老虎先生,就看你的表現啦!”這樣拿掛布開涮。
但是,有著不可測的權利的堤義明,才不會使用這麼幼稚的辦法來展現自己是球隊的擁有者。他從來不出席日本職業棒球的球團擁有者會議,他有他自己獨特的展示力量的辦法。
堤的辦公室位於東京時尚最前沿的原宿的一棟12層高的建築中。我到這裏採訪的時候,驚異地見到女性服務員跪著,將茶杯放在蓋著毯子的膝蓋上以向客人服務。
對公司職員來說,堤是最恐怖的人。一位員工的話最能代表:“他啊,就像‘天皇’一樣。”
堤的一位有著老交情的朋友,記者名和太郎說,“如果不能迅速執行他下達的命令,那馬上就會有雷劈到自己頭上啊……”
但是,對電影製作公司來說,和堤有關的題材的視頻和節目的製作是受到嚴格的限制的。像剛才提到那樣的服務方式,就不許被拍攝出來,不許有任何暗示公司管理很嚴厲的節目。
當然了,對日本人來說,“順從的態度”和“良好的領導”是他們的商業活動的核心。但像西武這樣的球團的經營,簡直就像下屬在執行來自神明的旨意一樣。
堤會定期稱作特快列車來視察西武鐵道的運營狀況。這時候的站務工作人員,就要全體站成一列,在特快列車經過的時候全體深鞠躬敬禮。而車內的堤義明,則斜著眼看著這一切。
當時的堤,請來了名望很高的教練上田利治。上田來到西武的第一件事就是比較球隊的用球。指出“這種球飛不遠的啦!”,非常不滿。很快,在一周之後,西武隊和原棒球生產商斷絕往來,之前購買的球全部廢棄,換成新的“能飛得很遠”的球。(日本的棒球,主場球隊可以決定在比賽時使用什麼樣的球)
在接下來的那個賽季,西武以領先第二名17個場次的差距傲視洋聯,但是,教練依然對球場的觀眾稀疏表示不滿。很快(當然,也是堤下的命令),第二天的西武球場,坐滿了西武鐵路公司的員工及家屬,一瞬間就全爆滿。
毫無疑問,這就是堤“一句話”的威力。
西武旗下的冰球隊的教練馬卡裏尼曾經說“有一天,我去冰球場看隊內練習情況,觀眾竟然爆滿,真是把我嚇了一跳。”他笑著說,“但是,那些觀眾裏,絕大多數都是連冰球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傢伙。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這是我們的工作,這是我們公司的球隊,所以我們要來加油’都是抱著這種態度才過來看球的。”
冰球如此,棒球也一樣。每逢球賽,就成了西武的員工向公司表示忠心的活動,在這裏可以見到其他球隊絕對見不到的啦啦隊的光景。啦啦隊的各小隊隊長在比賽開始前會點名查看出勤,賽前的觀眾席充斥著“A組,全員出席,報告完畢!”“B組,全員出席,沒有異常!”這樣的大喊。“這簡直是軍隊嘛……”記者們看見這情形抱怨道。而觀眾們在說“如果我們沒來看球,明天上班可就慘啦……”


======================================================================


堤是完全不受情緒影響的完美主義者。他一刻也不休息,哪怕在打高爾夫球的時候,也會隨時接聽電話。他曾經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公開表示說,“對我來說,是沒有名為朋友的人的。人類就是要彼此利用,才能維繫彼此之間的關係啊。”
過著運動員一樣規律生活的他,每天除了工作,就只睡6個小時。為了緩解腰部的疲勞,連寫字都要特地站著寫。還有些神經質的節儉。他的家只是普通的2層住宅,跟收藏藝術品也完全無緣,甚至還會親自去修補鞋襪。如此自律的他,對員工的嚴格要求也就可想而知了。
堤曾經到他公司下屬的酒店去喝咖啡。他在使用附送的砂糖的時候,發現一包10克的砂糖,只要倒8克左右就可以保證足夠的甜度了。於是他做出了砂糖提供過多的判斷,立刻叫來負責酒店部門的經理,要求從第二天開始,全國的西武旗下酒店全部改為提供6克砂糖的糖包。
少年時代的堤,接受禪和柔道這樣日式傳統教育。每天早上天沒亮就要起床,坐在冰冷的床上學習。這是他父親給他帶來的影響。這種影響力,一直持續到現在。他曾在接受雜誌採訪時說:“我的父親,每天早上四點就起來工作了。他只要發現我工作上的失誤,就會立刻打電話過來,直接罵起‘蠢貨’起來。”所以,我只要聽到電話響,全身的皮都會緊起來,手心冒汗。如果是吃飯時突然聽到電話響,那這頓飯就無論如何也吃不下去了。可以說是電話綜合症吧……我們在開會的時候,我堅持自己的主張,但我的話語權遠不如父親。儘管沒有吵得打起來,但是互相大吼大叫捶桌子的時候也有。這時候,為了讓我能夠平靜下來,父親就會打我。他就是這麼想的。我自己當然不可能對父親出手。在高中的時候,我的力氣已經比父親大了。但是他依然會打我,他認為這是最重要的教育,只有挨打,才會把倔強的性格打平和。就算是我上了大學,也會經常打我。最後一次打我,大概我都已經27歲了吧。對我來說,父親的教育是最寶貴的體驗。

堤的企業哲學可以說是“西武家族主義”。對從業人員,不僅在禮儀上有極高的要求,並且禁煙禁酒,還要求孝敬父母。上級還會考察員工和父親的關係。“如果收到了我們的員工的結婚邀請信,假如信上父母的名字在員工名字之後,我是不會去參加的。”堤這樣說。
不僅如此,管理層所要處理的專案密度也是令人髮指的,完全讓人沒有休息的時間。也就是說,不但沒有夏季的長假,就連星期日也要永不中斷地上班。“因為是自己家的公司啊。一旦一個專案放下了,立刻就會想到下一個專案還沒做完。就這樣永遠持續下去了。”他這麼說。
當然,這是“堤西武的哲學”。在棒球的運營上也有直接的反映。
選手不但禁止沾煙酒,同時也不許留長髮、留鬍子。不僅如此,球隊宿舍還配備了最新式的洗衣機和甩幹機。原因是在宿舍晾衣服很不雅觀。不滿的球員評論道:“這哪兒是宿舍啊,簡直是精神病院嘛!”
再有,選手是不許參加社會活動演出的。堤這樣安排是為了讓球員可以專心於比賽。並且,如果球隊的成員在公開場合出面,必須要求穿刺有球員姓名的球隊制服。即便是在炎熱的夏日,也不許有例外。
“單憑技術是無法建立強大的球隊的。人的品德和操行也是很重要的因素。欲齊家者先正其心,就是這個道理。”堤是出於這樣的考慮的。
西武在1987年日本一系列賽擊敗巨人隊時,擔任西武獅子隊隊長的石毛宏典說,“我認為巨人比我們要強。但是,巨人的選手忙於參加社會活動和各種演出,沒能全心投入到練習當中去,因此比賽的時候出現了失誤。比起電視明星,我們首先還是要當球員的吧?”
儘管接受了如此尖銳的批判,但其實巨人隊的訓練量比起很多大聯盟球隊都還要多得多,真是諷刺啊。
西武獅子隊,一年要進行一次非公開集訓。為了讓球隊士氣高漲,全員要列隊整齊進行練習。這項連西武財團的員工都不許去看的秘密特訓,從新秀到老將,無一例外都要參加。就連人稱新人類的工藤、清原、秋山都不能例外。
我跟體育作家,前西武隊選手田尾安志說,“西武,簡直就是軍隊啊。”但是田尾說,“不,比起說是軍隊,更像一個公司。我們都是給堤打工的職員啊。”

======================================================================


在西武隊的歷代監督身上,都明確體現著堤的管理哲學。最有名的就是廣岡達朗監督了。他在棒球上,可謂是冷酷的完美主義者。他就是“堤西武哲學”的最鮮明寫照。
廣岡對選手的訓練之嚴,即便是習慣了嚴酷訓練的日本選手都叫苦不迭。比如,在炎熱的8月,即使下午六點有比賽,球隊依然要從正午開始一直訓練到賽前。在交換場地的日子,剛剛下了飛機就直奔球場,進行三小時以上的高強度練習。
在他手下打過球的史蒂夫說道,“練習真是太苦了啊。簡直想像不出比這更辛苦的訓練了。完全沒時間回家,每天上午出門,要到夜裏才能回來,和妻子一起相處的時間都沒有了。這真是大問題啊。”
還有,史蒂夫的隊友,曾效力於道奇隊的懷特菲爾德也說了如下的話:“廣岡習慣的方式就是把人累死啊。比如晚上門禁的時間是晚上11點。但是如果當天有比賽,回來後開會就要開到11點,再要吃個飯,根本就沒有自由時間呀。我們是大人,又不是小孩子。也會想要有一個人獨處的時間。但是我們這些意見,西武完全不予考慮,什麼時候吃飯,吃什麼,什麼時候睡覺,都有嚴格的規定,我們已經是自己可以把握這些事的年齡了,為什麼還要把我們當孩子一樣管理呢?”
在西武,早飯是米飯和豆奶。只有這些,導致有人還沒到球場就餓了。對日本人來說,這種食物自然還好。但是對於吃不慣日本食物的史蒂夫來說,這完全不夠。要不是因為他偷偷藏了三明治到球場吃,會不會餓死還不知道呢。

廣岡這個人,無論是日本還是美國,甚至是放在全球的眼光看來,他也是精通棒球的人。他對棒球的深度研究,使得他在戰略和戰術上不會輸給任何人。何時交換投手,何時更換代打,全都了熟於胸。而且,他也不是保守的人。對方的選手在什麼情況下會心態失常,什麼情況下會失誤他都調查清楚。根據這種情況展開大膽的奇襲,也曾經將平常只能投1局的中繼投手突然作為先發啟用,讓球迷和對方選手都大吃一驚。
即便拋開技術層面不談,廣岡也是個優秀的指導者。他對選手的場上表現都會做適當的指導。在春季集訓的時候,更是會一個一個地指導。從如何接地滾球到如何更快地運用腳步,專門安排有教這些基礎的時間。手把手地叮嚀指導。如此徹底的指導,也會讓教練組貫徹傳達給美國選手,要求他們也如此做。
但是廣岡,對選手從來都是持否定態度的。如果比賽輸掉,在記者們面前,廣岡會針對發揮失常的選手指名批評責難。雖然這可以被認為是激勵球員的一種方式,但是從實際效果來看並非如此。他的選手中,對他的批判不滿的人大有人在。如果贏了球,教練就不會參加新聞發佈會,而是和教練組一起仔細研究比賽中仍然不足的地方,並對表現不好的隊員克以罰金。對於即便是壓倒性勝利,依然會採用批評口吻的廣岡,球員們的不滿可想而知了。
不過,即便如此,廣岡還是成功了。

在他的指揮下的選手,失誤很少,在各種局面下都可以冷靜地發揮。在日本親眼見過廣岡如何帶隊比賽的羅伊·懷特說,“他的球隊,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良好地發揮。在此之前進行了萬全的準備。就好像完全注滿油的機械一樣,一旦有需要,隨時可以貫徹偷壘、觸擊這樣的技巧。這是他們隊伍最大的武器。”
但是,話說回來,“外國人”選手們對於廣岡的戰術,可就叫苦連連了。廣岡是一個非常保守的人,他看待美國選手的眼光總是充滿了懷疑,簡直可以說是偏執狂。
“總而言之,我是不會相信外籍選手的。又不聽話,又傲慢。來日本的那些美國人,不都是在美國待不下去的麼?”
雖然廣岡也不是不清楚外籍選手對球隊的重要性,但他還是對外籍選手以“蠢貨”相稱。(但是,事實上和他的言論完全相反。史蒂夫每年也有3成以上打率,懷特菲爾德更是本壘打製造機。他們是西武這些年的重要功臣。)
在有一年的2月的季前賽上,廣岡對打出內野地滾沒有全力跑壘的史蒂夫大聲訓斥,第二天將他放在替補席。在前一年,史蒂夫還有著打率3成,25發本壘打的成績。但廣岡毫不理會他提出的寒冷季節運動腿痛的抗議。“史蒂夫太小看日本棒球了。那種選手能用嗎?”廣岡對新聞記者這麼說。
在別的時候,廣岡對懷特菲爾德總是以“教導者”的身份自居。比如,在打了本壘打後。懷特菲爾德會開心地沖觀眾揮舞帽子。而這種充滿陽光的動作,引起了廣岡的反感。在日本有著賽季平均33發本壘打的懷特菲爾德,以無法接受廣岡的侮辱性言辭為名,中斷了契約回到美國。儘管西武後來以巨額契約金要求和他重新簽訂合同,但是他斷然拒絕,並且以100萬美金和道奇隊簽下三年合約。
另一方,史蒂夫在1985年賽季結束後遭到解雇。那一年他的成績是打率.320,16發本壘打。他在離開日本時,針對廣岡教練說了下麵的話:
“我以前也在類似廣岡的教練手下打過球。是芝加哥白襪隊的教練。性格冷酷,訓練嚴格,作息規律。門禁也很嚴。不過,那個教練只幹了大概四個月吧。因為選手們拒絕他的訓練方式。對美國人來說是當然的吧?美國有自由球員制度,選手有權選擇什麼樣的教練。廣岡教練不光針對我們美國人,他對日本人也是非常嚴格。他不是那種用鼓勵去培養選手的類型。他是機械。不過,他對棒球的熱誠,我是非常佩服的。在他的頭腦中,100%都是棒球。儘管我很討厭他思考問題的方式,但是這並不是對他在棒球事業上的評價。”
不過,如此貫徹堤西武哲學的廣岡教練,在1985年賽季結束後提出辭呈。在廣岡和堤之間,不知因為什麼而起了爭執。大概說來,是廣岡認為監督有一部分管理財務的權利,而這是堤所不能容忍的。這是日本媒體推測的內幕。
最後,廣岡以健康狀況不好的原因提出辭職,在那時候,怎麼也不能相信就是這麼簡單的理由啊。而去探訪身體不好而辭職的廣岡的堤,首次允許電視記者採訪拍攝。留下了如下的“堤和廣岡的關係”的記錄:
“實在對不起,我的身體無法繼續擔任教練了。”對著如此說的廣岡,堤說:“是嘛?在我看來你很健康啊。”堤浮現出略顯惡意的笑臉。在那時,處在尷尬境地的廣岡,一下練就紅了。那一定是他職業生涯這麼多年以來頭一次露出這種表情。
繼任西武監督的是森祗晶。他是前巨人隊捕手。擔任廣岡手下教練組組長。可以說是忠實的左右手(但後來他和廣岡意見不合,分道揚鑣)。與前任教練嚴苛的帶隊風格不同,森努力讓球隊充滿自由、明朗的氣氛。即便如此,他也沒能縮短訓練時間。那並不是森自己的考慮,其背後必然還有堤的意識在起著重要作用。
1987年賽季接近尾聲的時候,西武在還剩下11場比賽時,以高於第二名8個場次遙遙領先。在這時,堤來到西武球場對球員進行“激勵”。他問森道:“狀態不錯啊,但還會有丟掉冠軍的可能性嗎?”“輸的可能性很少了。沒有的。”森笑著說,“只要大家都不出意外的話……”“那這麼說還是有輸掉的可能性了?既然如此,怎麼還能如此輕鬆呢?”堤說了這些話後,森臉上的微笑瞬間消失,一臉正經地說道:“是。正如您所言!”


======================================================================


現在,西武獅子隊毫無疑問已經成為日本的一支強隊。但是,如果從受關注的層面去考慮,卻並不是這樣。在巨人隊V9達成至今,已經過了19年了(作者於1989年寫此文),在此期間,西武隊留下了聯盟冠軍6次,日本總冠軍5次的紀錄。相比較而言,巨人隊在V9之後獲得聯盟冠軍6次,日本冠軍只有2次。儘管如此,西武隊的觀眾入場數,還沒有輕輕鬆松就可以超過300萬人次/年的巨人隊的一半。而能夠達到這個數字的球隊,在中央聯盟有好幾支。
首先,在媒體方面,西武有著先天的弱勢。西武並不是媒體業的企業,播放實況也需要借UHF局來放送,這使得一些夜間場次的比賽因時間段關係無法播映。而巨人則有著自己本公司的讀賣財團的NTV(日本電視播放網)向全國發送電視信號。即便在黃金時段,也可以全程直播。
1980年代富足的日本,民眾對體育的熱情非常高。而職業棒球的人氣更是飛速上升。即便如此,也幾乎只有巨人隊的比賽可以在黃金時段直播,不管怎麼說,這都是“現實”。
根據調查,在棒球迷中回答喜歡西武獅子隊的,只占總球迷人數的10%,而回答喜歡巨人隊的有60%之多,喜歡阪神隊的也有25%。西武的球迷真少啊。由此可見日本那些有著悠久傳統的球隊對觀眾的洗腦能力還是非常大的,即便至今還有非常大的影響。
在巨人隊最火爆的時候,“無論是在哪個球場也好,哪怕在寒冬的深夜3點的時候,讓球場管理員們身著巨人隊球衣比賽,也能夠吸引觀眾塞滿球場。巨人隊就是有這樣大魅力的球隊。”
讓巨人隊擁有如此大影響力的,就是其母公司讀賣新聞。讀賣新聞是世界上最大的日語商業新聞發行商。以及體育新聞的報知新聞,擁有全國放鬆機構之一的NTV。如此強大的母公司對球隊來說是最有力的支撐。將體育和傳媒結合起來的巨人隊,成功將大眾的目光聚集於自身。
成蹊大學社會學教授江藤文夫教授說,“每天都會看到巨人隊的新聞,如果有一天沒看到巨人隊的新聞,會覺得這一天過得真是怪怪的。公司利用了這樣的心裏,可謂是日本人在心理層面的弱點。”由此可見媒體的“洗腦”的影響。

儘管媒體的威力很大,但社會的壓力也是不容忽視的。
在職業棒球的成績方面,西武隊毫無疑問有著值得誇耀的光輝歷史。對美國人來說,球隊成績好自然說明球隊好。而日本是一個傳統秩序強大的國家,儘管西武一度3年連續獲得日本總冠軍,但在人們眼中,西武依然終究只是一個新興的球隊而已。
自體育雜誌《Number》創刊以來的成員,擔任總編的松尾秀助說“日本人總是在意別人的目光,不喜歡讓自己看起來顯得和他人不一樣。希望自己總是人群中的一份子。所以,如果周圍人都是巨人隊球迷,自己也會自然而然地為巨人隊加油。那是因為日本是一個討厭變化的民族。日本人的心理安全感很弱,對於心理的安全非常關心。任何挑戰現有體制的事在日本人看來都是居心不良。比如,一橋大學現在已經擁有了絕對可以挑戰東京大學的實力,但是東京大學依然被認為是惟一的最高學府。而無論是皇室也好,自民黨也罷,大家都希望他們存續下去。讀賣也是一樣。這就是日本的現實。”
但是,“現實”的變化也不是不可能的。
儘管巨人隊在球迷當中有著壓倒性的支持率,但是,“現實”是,1986年的調查顯示,“反巨人”的球迷已經達到了25%之多。其中當然絕大多數是阪神虎隊的球迷,但是在廣島、名古屋、所澤等地也有。話說回來,即便如此,巨人的支持率依然在一半左右。即便在客場比賽,也有很多本地球迷期盼本地隊伍可以輸給巨人隊。這也是“現實”之一。
一個企業的幹部這麼說道:“在日本啊,如果你不說喜歡巨人隊,人家看你都會矮三分呢……”
“我是巨人球迷。”這樣的話在全國馳名的企業、俱樂部當中,是有著一定的作用的——很多人依然這麼相信著。這又是一項“現實”。
現在,巨人隊進行比賽的場地東京巨蛋球場,和六本木、原宿一樣充滿時尚的氣息。可以這麼說,東京巨蛋給這些由一位日本作家提出的偏愛“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的日本人提供了一個最合適的場所。
看來,堤義明也是有極限的啊……可以這麼說吧?



譯者後記:這篇文章是和之前發在棒球綜合討論區的《夏天的球兒們》同一本書中的一個章節。由於內文涉及大量非棒球內容,使得日語本身就不過關的在下翻譯得更是磕磕絆絆。一萬字翻譯下來,也沒有力氣再去校對。還請各位看官幫忙捉蟲。不勝感激!

RJ




--以下是推文--

一平: 又是一篇讓人起雞皮疙瘩的鉅作啊!西武王朝之謎,從這篇文章貫串起來解開了。
干將莫邪: 讚!
orcorc: 推!RJ 兄的努力結晶。不過對於本篇的內容,我個人是相當懷疑,雖然廣岡跟堤確實都有留下成績,但是他們那一套作法是不是真的相這篇文章講的這麼神,我很懷疑啦
ffu832658: RJ 兄是中國人士!緊俏商品?
一平: RJ兄是北京的熱血漢!!~!
RJ: 回orcorc大:這篇文章的原作者是美國人,對於習慣了輕鬆風格的美式棒球的他,一下看到這種超級嚴格的管理模式,自然覺得是全新的領域,而且為寫給美國觀眾,我個人覺得也有誇大和獵奇的部份。不過文章寫于1989年,西武還沒有爆出舞弊醜聞,堤也沒有關監獄,正是各方面狀況都好的時候,因此在外人看起來覺得他們特別神我想也無可厚非。
Dorasaga: 讚!
Dorasaga: 堤後來還是定罪了嗎?我那時候看到新聞,和村上證券有關?2006才是07?驚呀!
RJ: 回Dora大:根據日文wiki的資料,他2005年3月3日以偽造有價証券報告書以及內幕交易的嫌疑被東京地検特捜部逮捕,同年3月23日、東京地方檢察院開始起訴。10月27日、一審判決監禁2年6月、罰金500万円,緩刑4年
RJ: 堤義明方沒有提出申訴,判定有罪。2009年10月緩刑期滿。之後在公開媒體上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