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民意調查】請問你最支持日本職棒那一支球隊? 會員註冊 •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  登入

回到首頁

日職直播

最新影片

最新圖片 

日職行事曆

網站連結

加入粉絲團

搜尋本站 

個人資料

進入討論區
 [翻譯]《野村note》第五章最後一節!!——未來創造能力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贊助商連結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16, 2008 12:35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Yakyuu

目前等級: 先發主投
球速: 150 Km/hr
控球: 160 體力: 22
卡特
1
咻抖
1

  

SFF

  
球隊定位: 監督隨時都會派上場的便利屋
投打方向: 左投兩打
入隊時間: 2006-11-24
本季年俸: 2270万
監督評價: 5分
球迷評價: 6分
所屬球隊:14.gif50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新米少尉 寫到:
...而不是像噴射一樣直往習慣手側竄~

這不是實況野球啊。噴射球也有會下沉的。

把噴射球看作是顆具有明顯橫向內移效果的速球就可以明白了,當然有四線也有二線掛法,特性也因此略有不同。

日本投手投出的噴射球,雖然橫移量大於下沉量,仍在美國被歸類為Sinker的一種,例如福盛、小林雅英....

王建民一些橫向跑得比縱向大很多的伸卡球,在日本可能會被稱為噴射球。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呵呵...這當然不是實況野球~~當然直球也絕對不是直的...但...棒球的直...不就是這樣定義的嗎??這也就是投手丘的奇妙效用!!
新米少尉: 實際上...噴射球被地心引力影響而下沉的幅度是跟直球非常非常接近的,但是它卻擁有橫移的效果...也因為這樣...它有了另一個暱稱\"上飄球(或內飄球)\"...因為右投投出的內角噴射球...以打者胸口高度靠近本壘板時向右打者的身體接近...
新米少尉: 因為球越來越接近眼睛而導致於有球上飄的錯覺...當然這是噴射球中較有威力的球種...
新米少尉: 噴射球還有另一種事比較有縱向幅度的...與上飄種類的噴射球相比較球速較慢(上飄的噴射球基本球速跟直球一樣了)...相較之下威力就小了點...
新米少尉: 也許你會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是你可以找一個會噴射球的投手投給你捕看看...你就知道了~~當兵前有一陣子我偷偷在練噴射...我的捕手一開始以為我在丟直球...等到進本壘板前幅度出來...捕手發覺嚇了一跳問我說\"剛剛那不像是伸卡..噴射嗎??\"這就是神奇的地方...
新米少尉: 不過後來我發覺...練噴射後我的滑球跟曲球幅度都不見了...就不敢再練了...
新米少尉: 基本上噴射球算是日本自行開發的球種了...美國對於球種的分類比較沒那麼細大多是把噴射歸類在two-seam fastball或是您說的伸卡上...現在盛行的伸卡握法是two-seam...像老王那種高速的two-seam伸卡(下沉的噴射?)真的是極品中的極品了!!
Apidos: 野球魂可設定丟直球也會有重力下沉的 所以比較接近真實喔
Dorasaga: 大聯盟和日本的分類方式完全不同,不能混為一談。
Dorasaga: 實際上噴射球和上飄球/RISING FASTBALL的移動方式不一樣,
Dorasaga: 可以參考DAN FOX或是BRIAN BANNISTER在MLBTR提出的分類,
Dorasaga: 基本上上飄球的拋物線類似蝴蝶球,沒有固定往某個橫向移動,
Dorasaga: 但是噴射橫向位移範圍就比較一致也比較小了
Dorasaga: 而這是用PITCHNG F/X的座標抓出來的資料,比起肉眼觀察準確太多
RJ: 記得在探索節目裡,有一集提出棒球在理論上不可能有上飄球,因為如果要上飄,必須球下方的空氣壓力能夠超過球重量。但這從人體構造來說,目前還不可能。
新米少尉: RJ大大...應該不能說目前不可能...未來應該也不可能...只要棒球結構跟地球的狀態沒變的話...呵呵...因為目前感覺到上飄只是錯覺...另一種上飄是低肩側頭丟出來的球...因為拋物線的關係~~低往高處投所以會上飄~~
新米少尉: 可以這樣跟大家討論棒球...真是快樂...O_Q
Yakyuu: http://npb.club.tw/viewtopic.php?t=16849
Yakyuu: greengreen42解說
Yakyuu: http://npb.club.tw/viewtopic.php?t=18909
Yakyuu: morikawa解說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16, 2008 10:5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不知不覺,來到第三章了。


第三章:指揮官的最初工作是對戰力進行分析



目錄如下:


優勝隊伍必有名捕手

配球分三種思路

正確的理念產生正確的實戰能力

決斷和判斷

短期決戰在性質上和長期聯賽是不同的

弱者的戰法



以上,小生必將再接再厲,把野村的ID野球更好地傳達給大家!
請多關照!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期待中...工作忙一個多月沒練打擊...托您的福好好更新一下打擊觀念!!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19, 2008 12:27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野村筆記選譯:

第三章:指揮官的最初工作是對戰力進行分析



優勝隊伍必有名捕手


我接任養樂多隊總教練的時候,我最初的工作就是選定正捕手。在早年間,優勝的隊伍必定是有好投手。但現在則是優勝的隊伍必定是有好捕手,時代不同了。V9時代的森昌彥(現在叫森祗晶),西武的黃金時代是伊東勤。前年(2003年——譯者注)的阪神是矢野輝弘,去年的中日是穀繁元信,全都是有經驗的捕手在協助著隊伍。

當年被稱為王牌的投手,以現在的眼光看,恐怕要打折扣了。現在的時代,球亂飛,球場也狹小。再加上打者增加了重量練習,由經驗的累積,也有了攻克投手的知識。尋找投手的小毛病啊,透過投手資料,對配球進行分析啊,高速攝影機的活用,在不同球數下的配球傾向,只要透過電子電腦,很方便就可以知道了。在那種情況下,投手的威力自然會被壓制。現在是投手受難的時代。幫助處在這種局勢下的投手,就是捕手的工作。

當時的養樂多隊,正捕手是秦真司。秦選手的打擊感非常不錯,但問題在於捕球和傳球。他有在投手臨投球的一瞬間放下捕手手套的壞毛病。其實這從某種意義上說,是捕手特有的掌握接球節奏的方法,巨人的阿部慎之助,軟體銀行的城島健司啊,甚至包括古田,都或多或少有放下手套的毛病,有這個毛病的話,就很難應付一彈的暴投,造成漏接變多。

秦的問題點不僅僅是這個,秦已經進入了球員生涯的成熟期,多年以來養成的癖好,很難再修正。但他在ユマ集訓的時候,對當時的臨時教練,觸擊、喂球教練(以後的braves的教練)說了“那個投手的漏接難道不多嗎?”這樣的指責的話。这句好多片假名,一下子晕了。原文:なにせユマキャンプで臨時コーチとして呼んだパドレスのパット•コラレスバッテイーコーチ(のちのブレーブスコーチ)がひと目見で“那个投手的漏接难道不多吗?”と指摘したぐらいだから。)相反的,古田突出的地方就是肩力很強。在集訓的時候,用碼錶測試過他從接到球,往二壘傳球的時間,與轉行打外場後的金手套常客飯田哲也並列,古田的守備方面的資料很突出。

那時候,我腦海裡已經有了讓古田當正捕手的想法,從開幕跟各球團的對戰,第一輪則讓秦來當捕手。
雖然說有在大學和社會人球隊打球的經驗,如果他因為從第一年就得到了正捕手的資格而小看了職業棒球,我想,那對他的人生不好。
接下來,按照預定,在四月下旬,我招呼古田過來。“你就是8棒的正捕手。努力達到2成5的打率就好,所以用心學習配球策略吧。”

從那以後,每天都用心學習。在進攻的時候,馬上坐在我前面。如果在哪裡,我看到對方投捕搭檔的配球,他就可以學到“哎呀是這樣啊”這樣的東西。
在遇到危機的時候,我也從休息區發出暗號。為了這個原因,只要一進入危機就會一直看我的臉。通過眼發送“什麼?去做嗎?”這樣的信號。

一度,對古田說過“別總是依賴著看休息區,因為已經委任給你了,你就憑你的判斷去做吧。”這樣的話。還說過“有事的時候再朝這邊招呼吧。”儘管如此,在遇到危機的時候還是會看休息區。發送著“該怎麼辦呢”這樣的資訊。“因為是很關鍵的場面,請教監督的話一定沒錯。”古田這個人,很自信,啊甚至有點自負的那樣,有著稍稍自我本位性的性格。在引導投手這件事上,有探求心,進取心。並且對棒球來說,有著比什麼感覺都重要的關鍵點——頭腦清晰。

當然了,要教的事情像山一樣多,在我方的攻擊階段,也有過讓他一直站著,給他講東西的時候。就這樣,一場一場,不,一球一球地不斷反省和確認,構成了可以說現在被稱為球界第一捕手的古田。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そのためか、ピンチになると私の顏ばかり見て
新米少尉: 為了這個原因,只要一進入危機就會一直看我的臉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五月 20, 2008 6:5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這篇文章小生翻譯得實在是差勁,自己也覺得說不過去。起初泛讀的時候覺得很簡單,但真正開始翻譯才發現,遇到很多自己在學日語時的死角,好多是當初沒有徹底弄明白的地方。這篇翻譯,恐怕要起到確切傳達原意的作用都困難。如果因此造成了各位看官理解上的偏差的話,小生在這裡先賠不是了。


野村筆記選譯:

第三章:指揮官的最初工作是對戰力進行分析


配球有三類配法


換句話說,我所能表達的是棒球是失敗的運動。打損(打ち損じ),控球失準,防守失誤,跑壘失誤,看漏暗號。卻是都是失誤啊。這樣的運動,除此之外絕無僅有。在這之中,最容易出現的是投手控球失準。

毫不客氣地用外角低直球決勝負,也有能確實掉到低位置的指叉球的話就不用多說什麼。然而把直球投到正中,指叉球不往下落,變化球脫手,正因為產生許多這樣的失誤,捕手不能因為進入稍微甜一點位置也被打者一發擊倒,因此需要所謂不會被狙擊的配球。

所謂那樣的想法,捕手必須否定。然而大多數的捕手並非這樣做的。“從內角這裡來快速球,讓他站著不動被三振吧。”“接下來用變化球搶好球數。”這樣的想法,捕手根本無視打者的心理來編寫劇本,才沒有這麼輕鬆的事情。
配球這種事,分三種配法。

1 以打者為中心
2 以投手為中心
3 以當時狀況為中心

1是從對手的弱點突破,觀察打者的反應,也就是配合技巧派投手而進行的思考。從資料啊,上一個打席的成績來參考如何解決打者。

2是“自己投自己的”方法。將投手的能力和對方打者的能力進行比較,如果判斷是投手的實力占優的話,就可以採用這種配球法。
話說回來,就算打者在瞄準著直球,也要用直球決勝負。無論是直球還是變化球,都比打者的水準高,那就完全不必再額外考慮控球力的問題。雖說如此,但在這種場合下,觀察打者的弱點,心裡的動搖和對球的反應,還是很必要的。
現在的職業棒球裡,能夠以2型來配球的投手幾乎找不到了。但是在我們那個時代,金田正一(國鐵——巨人)、江夏豐(阪神——南海——廣島——日本火腿——西武)、稻尾和久(西鐵)、米田哲也(阪急——阪神——近鐵)、梶本隆夫(阪急)、鈴木啟示(近鐵),這些人是那個時代的代表投手。

3是根據分數差,局數,或是跑者的狀況來配球。製造雙殺、製造三振、讓他打成高飛球(ポップフライ),以此來突破危機。

配球,是把這三種基本方式加以組合運用。但是,現實中,以投手為中心來進行引導的投手比較多。因為只要能夠很好地運用投手本來的特質就好了,所以不是很難,然而,儘管如此,也有連這一點也做不到的捕手。

我在引導中繼啊,救援這種有時連一局都投不到的投手的時候,會引導這個投手使用他所能投的全部球種。連這都捨不得使用,往往出現配球單一化的情況,實在令人遺憾。

接下來,如果是以打者為中心進行配球的話,在比賽前要好好開會討論,捕手要好好做準備。如果要將1、2、3這三種配球分別靈活運用的話,是需要實踐來指導的。就是說,“配球數”是一球一球的應用問題。

我這樣作戰的方法是有根有據的,是從平常中觀察和洞察,還是馬馬虎虎地考慮, 儘管探索了在現在的情況下該以什麼依據去配球,卻找不到可以成為那個依據的理由。

世界中存在的事物都是有其存在的道理的,誠然那樣想。這個道理在棒球上自然也成立。很好地運用那個道理,是通往勝利的快捷方式。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野球というのは失敗のスポーツといい換えることができる
新米少尉: 換句話說我所能表達的是棒球是失敗的運動
新米少尉: 低めに確實に落ちるフォークでもあるのならいうことはない
新米少尉: 也有能確實掉到低位置的指叉球的話就不用多說什麼
新米少尉: 捕手は多少甘く入っても打者が一発で仕留められない、いわゆる狙われない配球をする必要がある
新米少尉: 捕手不能因為進入稍微甜一點位置也被打者一發擊倒,因此需要所謂不會被狙擊的配球.
新米少尉: いざという場面で何をもとにした配球を探るべきか,その根拠となる理を探すことができない
新米少尉: 儘管探索了在在的情況下該以什麼據去配球
新米少尉: 儘管探索了在現在的情況下該以什麼依據去配球,卻找不到可以成為那個依據的理由.
RJ: 說起來,這篇翻譯還真是錯誤百出呢……慚愧啊
新米少尉: 不會啦~~我也常常翻錯啊~~說起來只是幫忙校稿而已~~您比較辛苦~~呵呵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RJ 在 星期三 五月 21, 2008 11:10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21, 2008 4:07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野村筆記選譯:

第三章:指揮官的最初工作是對戰力進行分析


正確的理念產生正確的實戰能力



前面說了清原在打擊時被三振的事,她是典型的A型打者(瞄準直球作為重點,遇到變化球也対応)。
他這樣做的理由,首先是因為他自己喜歡直球。還有一點,就是討厭留下懊悔吧。討厭在等變化球的時候,被人用直球鑽了空子,導致自己無能為力而留下遺憾。就是討厭沒打中空揮棒吧。(それが尾を引くのが嫌なのだろう
不用說,清原是受惠於天賦的打者。瞄準著直球,就算是偏高的變化球也能輕易地打成本壘打。像他一樣的能打本壘打的別人,以職業棒球一隊的水準,面對投進好球帶的變化球,即便是無法正確擊中球心,也至少可以打到球。問題是低球,特別是面對變成壞球的變化球,可以把棒子止住嗎?這是對待變化球的時候,最重要的要點。

我在當職業選手的時候,譬如在瞄著直球的時候迎來了變化球,那時候努力讓揮棒停止,(そのときスイングがピタツと止まってくれると),想著“好,今天能行”。相反地,沒法止住,全揮出了。

狀態特別好的時候,總之在止住球棒的時候,也不需要把整個姿勢都打開(つまりバットがとまってくれるときは何もヤマを張ったりする必要はない),無論怎么說,當瞄著直球對手卻投來變成壞球的變化球的時候,不用擔心揮棒落空。完全盯准了球的正中。“為什麼對我投這樣的球啊?”那樣想著的時候,很輕鬆地就可以應付了。(そううぬぼれたれるほど余裕をもって臨める)
問題是狀態不好的時候。為了預防那種情況,我對選手們說,平常不用特別介意是A型,根據狀況啊,場面啊,以及對手投手和自己的實力關係啊,根據當時情況,靈活運用B、C、D型打法吧。

配球上也一樣。跟打者比起來,投手占壓倒性優勢的時候,以投手為中心進行引導也行。另一方面,當準備了針對對方打者不擅長打的區域的進攻策略的時候,根據這些資料,以打者為中心進行配球也沒問題。
然而投手也是人。當天的狀態不好,球速沒到平常的水準,控球失准,有些日子當然也會出現這樣不穩定的情況。
再根據狀況,遇到強打者,“這個場面他會想把球拉出去。”(この場面は引っ張ろう。)或者是“如往常一樣,這樣做,來克制他,(いつもこうやって抑えられているから),面對變化球的時候,他身體的姿勢就會打開”,“勉強不被他拉出去好了。”捕手會有這樣的想法。

正因為如此,捕手要好好觀察狀況、對手的打者、投手的狀態、還有打者的心理。以打者為中心,以投手為中心,或是以狀況為中心,請將這三種方式好好分別使用吧。

最終的目的是實戰。然而尋求如何在實戰中応用的方法是注意基礎。如果沒有好好把握好基本知識的話,是沒法得到最終的正確的答案的。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それが尾を引くのが嫌なのだろう
新米少尉: 那是因為討厭被拉尾巴吧(換句話說是走後門)
新米少尉: 把必要はない翻成不需要會比較剛好~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五月 23, 2008 7:47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話外音:在翻譯這篇文章的時候,正好是23日的比賽,8局岩隈連續失分,還不知道最後這局會怎么結束的時候。這時候看這篇文字,實在心里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呢。

野村筆記選譯:

第三章:指揮官的最初工作是對戰力進行分析

決斷和判斷

決斷和判斷。剛剛成為了監督的時候,我是把這兩個詞混為一談的。然而有的時候,注意到這兩個詞完全不同。
所謂“決斷”就是賭博。根據需求,賭不同的東西。在進行決斷的時候,必須有自己承擔責任這樣的胸懷。如果有必勝的信心,就不需要決斷,總之,是當迷惑的時候,才需要決斷。(覚悟に勝る決断なし、つまり迷ったら覚悟を決めること)决断力和包容力是二者合一的。
另一方面,所謂“判斷”,是用頭腦來做的事情。說的是自己的知識量啊,在戰鬥場面的經驗這樣的東西。是不是要進行判斷,是要看在下判斷時的標準和根據的。
在監督的指揮中,不是決斷(=賭博),而是被要求進行判斷(=有標準)。選擇上場選手、代打、還有投手交換和選手的提拔,其中,特別是更換投手,選擇繼投,完全是在考驗教練的判斷能力。

是否決定更換投手,它的標準有以下幾條:

1 那個選手是球隊的王牌
2 接下來的投手的能力
3 與對方打者的相克性
4 狀態
5 體力(疲勞度、投球數)
6 突發事件(選手受傷等)

1,是信賴度的問題。如果是先發或者救援的王牌,那就算輸了,也沒辦法。但如果想著這真得是沒辦法的事的話就沒辦法掌握住比賽中的事情了,可是因为把王牌投手换掉而输了,便會想如果没有换下王牌而输了的话,也就不后悔了。好好地跟王牌投手一起自殺好了。那樣的話,這個教練的心情就成為他進行判斷的材料。

2,是考慮到球隊的水準和投手後援陣的能力。中日和阪神,讓王牌川上憲伸或者井川來投,就算出現危險,也有人可以換。比如中日有岩瀨仁紀、岡本真也、平井正史,而阪神有藤川、威廉姆和久保田智之這樣可以信任的整齊的後援陣。
但是,這並不適用於巨人隊。讓上原先發,在多少能看出疲憊的時候,能感到要他完投的氣氛。那也是因為考慮到巨人隊後援投手陣的水準,“再多投一局吧。”“堅持到場上局面不緊張的時候吧。”,會有這樣的心情也很正常了。

3 是考慮到對左撇子選手以及資料上的相克性。如果在這裡更換左投手上場,對手也會根據我的調度而換上右打者來代打。比起A對B,C對D的或勝率更高一些,也適用於這樣的狀況。

4、5則正如它的本義所言。所謂投手,在剛才還是完美的,就這樣以完封為目標投下去,超越了100球、120球的話,就跟換了個人一樣,狀態一下子變差。這時候進行判斷是最難的。更不用說判斷球員的狀態了。到底該以什麼為標準呢?真是很難啊。

我在SHIDAX當第一年的監督時,就有一次是自己判斷失誤,那是我永遠無法忘記的比賽。平成15年(03年)的都市對抗棒球,三菱和川崎的總決賽。

直到第六局,SHIDAX仍然以3比0領先,比賽進入最後階段。當天,先發的野間口貴彥(巨人)從站上投手板開始就控球失准,每局都是危機連連。我還從沒見過狀態如此之差的野間口。還真是糟糕啊。

球數已經消耗超過130球了,儘管四壞球保送很多,但至今為止只被打了兩隻安打。不管怎麼說,他是我們的王牌。如果野間口贏不了的話,乾脆陪他一起下地獄算了……帶著這樣的想法,我們一路努力到決賽。對野間口的“信賴”,結果導致一邊準備著換投手的策略,一邊我的判斷也變得遲鈍了。

由於長年的職業棒球經驗,我產生了這樣的思維方式:“這次不行還有下次”。職棒是每年有140多場比賽的拉鋸戰。现在必须以一年决胜负为前提进行指挥(1年間というスパンで考えて指揮を執らなきてはならない),我不想变成因为一点小事而换掉投手,使投手失去了达成伟业的干劲。

“信任是萬物的基礎”,被稱為王牌的投手,配得上這樣的信賴。所以,不替換投手,再讓野間口稍微投一下,我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野間口也是人。今天狀態很糟糕。以“狀態不好”為判斷標準,應該更換投手,但是,那時候,我滿腦子都被“信賴”這個關鍵字充斥著,無法進行判斷了。
這是我的缺點。此刻的這種情形下無論如何我還是會顯露出同情。

“想辦法贏球。”被稱為名教練的人是冷酷無情的,但我做不到。

然而,社會人的比賽,大部分是輸了就被淘汰的錦標賽。确实,也就是完全沒有明天的戰鬥。

結果是,都市對抗的決賽,在最後被逆轉,與優勝失之交臂。那時候我的真話是“輸掉了本該贏的比賽。”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覚悟に勝る(の)決断なし我覺得這句應該是這樣...所以我的翻法如下:
新米少尉: 沒有任何的意志可以勝過決心,也就是說迷惑的時候一定要有決心.
新米少尉: 本当はしかたがないなどという考えは勝負事ではもってはいけないのだが
新米少尉: 如果想著這真得是沒辦法的事的話就沒辦法掌握住比賽中的事情了
新米少尉: いざという場面でどうしても情が出ていまう
新米少尉: 此刻的這種情形下無論如何我還是會顯露出同情.................跟前幾天的岩隈一樣
新米少尉: まさに明日なき戦いである
新米少尉: 也就是完全沒有明天的戰鬥
RJ: 唔……要想完全翻譯得圓潤可靠,還真是困難呢……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RJ 在 星期一 五月 26, 2008 10:33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26, 2008 10:2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閱讀量過2000!感謝~~~~

這篇還好,比較順利地翻下來了。不過最近幾天小生所在的北京氣候多變,有些感冒,所以翻譯效率低了些,實在對不住。


野村筆記選譯:

第三章:指揮官的最初工作是對戰力進行分析


與聯賽性質不同的短期決戰



那樣的我也曾經做過大膽的決斷。那是平成九(1997)年的日本一爭奪戰。
那一年的聯賽中,作為不動的守護神的高津,陷入意料之外的糟糕狀態。一時之間,對於今年能否獲得優勝這件事死心了。然而從傷病中恢復歸來的伊藤智,出乎意料地活躍,填補了高津的空白。漂亮地完成作為守護神的使命。這年的聯賽可以指望他了,投得真是很不錯。
但是,在日本一爭奪戰上,伊藤智陷入了低潮,我簡單地讓高津回到了守護神這個位置。不,如果老實說,從日本一爭奪戰之前開始,我就想著如果想要奪得日本一,高津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日本一爭奪戰和聯賽比起來,性質是完全不同的。

昭和48(1973)年,那時南海從季後賽脫穎而出,進入了日本一爭奪戰。
對手是目標V9的巨人。那時候,我們完全忽視了長期擔任巨人隊王牌投手的堀內恒夫。堀內在當年的決賽中發揮完全失准,記分員們的意見一致是“堀內肯定不會在日本一爭奪戰中出場的。”

就在這樣的稍微疏忽了的地方,他在第二戰作為中繼登場,壓制住了我們可能獲得追加得分的局面。正因為學會第一戰(第1戦をモノにしていただけに),如果能取得追加得分的話,就是兩連勝了。但是,由於堀內的長中繼,這場比賽我們最後被對方逆轉,敗了。

最終的結果是1勝4敗。如果試著回想一下,從第二戰以後,直到決定最終勝負的第五場,這四場比賽的王牌地地道地道是堀內。他遇到關鍵時刻會點燃鬥志。是他的性格嗎?他天命即是這樣的強者嗎?(字面翻譯的意思是“他生於那樣強的星之下嗎”)在日本一爭奪戰才使出平常的力量。

無論是堀內,還是高津,在聯賽時狀態很差,在日本一爭奪戰時則成為了關鍵人物。儘早發現誰是不是這樣的選手,對短期決戰來說,是非常必要的。

最近,我聽到贏得日本一爭奪戰的監督們說什麼“這是我們的勝利方程式”、“跟聯賽一樣去戰鬥”、“這是聯賽的延長而已”這樣的話。但對我來說,那是輸了的時候的辯解,除了藉口以外,聽不出有別的什麼內容。
不考慮長期的聯賽和要在短期內決戰的日本一爭奪戰的性質上的不同的話,我認為他們就連利用短期決戰獨有性質的機會也放棄了。

順帶一提,之前說過的昭和48年的日本一爭奪戰被堀內打了本壘打。
“堀內的打擊實力不錯。”這個資訊被好好地記錄下了。一般來說,賽前開會時,記錄員們是不提投手的打擊能力的。但到堀內這裡,卻說他的打擊實力相當好。“跟中央聯盟有關的人異口同聲地說他是瞄準了滑球、曲線球打的。各球隊都這麼說。”
就是這個“瞄著滑球和曲線球打,各球隊都這麼說”的說法,讓我放鬆了警戒心。就算是普通的情報,不親自去確認的話,也是不行的。我相信著那個,對松原明夫(福士敬章)下了噴射球的暗號。結果被輕鬆地打成本壘打了。
他的打擊能力,看起來是因為有很好的打擊手感,實際上只是讓他在押寶的時候碰上了而已。如果在開會時說了“堀內會押寶來揮棒”這樣的情報,就會有不同的結果吧。要是說探尋打者在等什麼球,是我的任務。堀內到底在瞄著什麼球打呢?應該說我看走眼了。
曲線球和滑球打得好。這情報本身是沒有錯的,但是,在那句話之前,必須加上“在押寶猜球打的時候”這樣的注釋啊。

作為監督時的第一次的日本一決勝戰,敗了,但在諸如情報的收集和活用的重要性,以及選手起用分配這方面,學到了很多東西。


下期預告:


在接下來的[弱者的戰法]一文中,野村將援引幾次短期決戰實例進行論證,來進一步說明在短期決戰中,戰術的重要性。敬請期待!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所以說球種被猜對真的很恐怖...
音樂教師北極熊: 個人經驗,猜對球路而揮擊成全壘打,也是很爽快的啊!
大豐啟明: 聯賽翻譯成季賽會不會比較好?
新米少尉: 是啊是啊...而且對投手精神面的打擊是很大的!!當投手很有自信的投出拿手球種準備三振打者的時候...被轟出去真的會讓投手呆掉...
RJ: 嗯……改成季賽,我不知道大家看哪個比較舒服,如果季賽好的話,改也沒關係的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28, 2008 1:23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Yakyuu

目前等級: 先發主投
球速: 150 Km/hr
控球: 160 體力: 22
卡特
1
咻抖
1

  

SFF

  
球隊定位: 監督隨時都會派上場的便利屋
投打方向: 左投兩打
入隊時間: 2006-11-24
本季年俸: 2270万
監督評價: 5分
球迷評價: 6分
所屬球隊:14.gif50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RJ 寫到:

昭和48(1973)年,那時南海從季後賽脫穎而出,進入了日本一爭奪戰。
對手是目標V9的巨人。


對這個問題找到了資料:(日職季後賽制度與變遷

1973-1982年採行上下半球季制。



--以下是推文--

RJ: 呃,那段時間的事情我不太了解,看了文章還是不太懂,是不是哪個概念我翻譯錯了?


沒有啦,是我看文章時對當時的賽制發生疑問這樣。後來找到解決問題的資料,在於版面貼出來,如此而已。謝謝你的翻譯,獲益不少。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28, 2008 11:0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第三章終於也進入了最終回了!!
與此同時,小生所在的學校也將在近期進行期末考試,由於這次考試關係到下個學年里專業的劃分,所以在接下來的幾周里,小生的翻譯速度恐怕會有大打折扣。給各位大大閱讀通暢性上帶來的不變,還請原諒。
好,接下來放出的是~~



野村筆記選譯:

第三章:指揮官的最初工作是對戰力進行分析


弱者的戰法




短期決戰的戰法。那種事,不能不按照以下的順序來進行考慮。


1 實力分析和具體的對戰方法
2 调节(コンディショニング)
3 決定出場選手
4 重視哪場比賽
5 重視無形之力的戰鬥


這裡最重要的是1,實力分析。如果在這裡看走眼的話,會陷入“怎麼搞的啊?”;“本來不應該是這樣的啊”這樣的劣勢中,痛苦地結束短期決戰。

平成15年的日本一爭奪戰中,從星野仙一以下,阪神的教練陣和球員們都認為“我們的實力在大榮鷹之上啊”。
縱覽兩軍的實力,大榮有松中信彥、城島、井口資仁為核心的充實的攻擊陣,以及那一年的沒得說的王牌投手齊藤和巳,還有年輕的杉內俊哉、和田毅,投手陣的實力也在阪神之上。
另一邊,阪神則是在中繼陣上有安藤優也、威廉姆,優於大榮。而無奈的是所謂中繼陣,要在我方領先進入比賽後半之後才能上場。

建立西武黃金時代的森監督有“重視第二戰”的說法。如果有絕對的王牌投手在,那麼在日本一決勝戰的第一、四、七場讓他先發就可以了。相反地,如果沒有特別的王牌投手,陣容裡全是只能湊合了事的投手的話,或是為了讓在他三天中3次先發而勉強出場,(あるいは3度先発させるに中3日の強行軍になるため),即使是絕對的王牌投手,在四天中也只能出場兩次,如果是那樣(指隊伍沒有絕對能壓制對方的王牌投手)的情況的話,就沒必要一定要王牌投手打頭陣了。第二戰就好。第一戰用技巧派選手替代他投球。

事先記分員已經收集了情報,比如打者難對付內角,投到某處的球能打出去的次數(どこまでがなんどかこなせて),球投到哪裡就完全不會對付呢?這種事情必須要在實際的對戰中親眼確認一下。為此,第一戰委任技巧派投手,進行確認資料的工作。不是收集資料,但確認資料還是能做到的。就算讓對方先贏一場,還剩下六場比賽,對決勝負來說,還是很充裕的。

第一戰獲勝的話,取得優勢,自然是好的。但是不能不考慮到萬一王牌投手在第一戰落敗的情況。作為指揮官,比起緊盯眼前先取得一勝,不得不完全縱覽七場比賽,考慮如何贏得其中的四場。這就是森監督重視第二戰的說法的根據。
森監督的時代,西武隊的投手陣和打擊陣都很充實,如果你問他們是弱隊還是強隊,通常來說是強隊。他作為強者,仍然念念不忘的是在第一戰收集、確認資料。遇到這樣的戰法,弱者能夠獲得勝利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更早的時候,昭和31(1956)年那會兒的西鐵,放著超級大王牌稻尾和久不用,在第一戰的先發投手上,起用了川崎德次這個老手。以技巧派投手同巨人在日本一爭奪戰這個大舞臺上較量,是看重了他在這種關鍵場合也可以以平常心來對待這個特質。

回到平成15年的日本一爭奪戰,到這個決戰的第七場,結果上,星野監督選擇了讓在第二場比賽中完全沒有精彩表現的伊良部秀輝投球,這是失敗的最大原因。在季賽中前半和後半判若兩人的伊良部,我是不會在日本一爭奪戰中用他的了。(這句翻的時候是用猜的……原文:ペナントレースですら前半と後半では別人のよううだった伊良部を、私ならシリーズでなげさせることすらしなかったが)星野監督期待伊良部超常發揮,結果卻沒賭中。傾注感情促進他奮進,這是被稱為星野流的選手起用方法。

再回到這個總決賽,我認為還有一個很大的失敗原因是第一戰使用井川先發。
這一年的井川,在季賽中留下的非常棒的成績,但是,他的控球力還並沒完善,沒法按矢野的要求投進來。那樣的井川碰上齊藤,硬碰硬的話,局勢是對阪神不利的。

只是也有弱者=不重視第二戰的情況。昭和48年,我作為監督第一次在日本一爭奪戰中出場的時候,南海和巨人的實力差實在是太多了。南海隊的選搜狐,都覺得敵不過,像有自卑感一樣。

這次的日本一爭奪戰,我在第一戰派出王牌投手江本孟紀先發。打算把年輕的先發和中繼全拿出來做棄子,以支持江本全力運轉,(まだ若く先発、リリーフ、そして先発と起用してもビクともしない江本をフル回転させるつもりで)如果第1、3、5、7場江本被打爆的話,動用其他全部先發投手做中繼,無論如何也要取勝。與之替代的,是將第2、4、6場比賽完全放棄根本不加考慮的戰法。
瞄準了第一戰一定要取勝。結果看著那一勝,以1勝4敗的結果敗北了。與當時的巨人隊比,実力實在相差太多。就算採用弱者的戰法也還是輸了,(弱者の戦法も結果に結び付けられなかったが)但這個戰法就在日本一決勝戰之前的季後賽成功過。

當時,太平洋聯盟採用前、後期賽制來決定哪個球隊在日本一爭奪戰中出賽。由前、後期的勝者在5局3勝制的比賽中決勝。雖然前期正是獲得了冠軍,但是在對陣後期的優勝隊伍阪急的時候,後半季賽中的13場比賽,我們對他們的成績是1平局12負的完敗。那時候我為了讓選手們取回已經失去的自信,採用了重視第一戰的說法,起用了與阪急相克性比較好的西岡三四郎先發,西岡一被攻陷馬上換上左投的村上雅則來中繼,接下來將在季賽中擔任救援的佐藤道郎作為中繼來出場,最後由江本投到完場,拿下第一戰的勝利(第1戦をモノにした)。接下來放棄第二戰和第四戰,恰好第三戰和第五戰贏了,顛覆了賽前的阪急絕對有利的預想。

但是和日本一爭奪戰最大的不同就是,季後賽是5局3勝制(現在的太平洋聯盟季後賽採用第一階段2局3勝制,第二階段採用5局3勝制)。

日本一決勝戰中,即便第一戰輸了,也會想“就算再輸兩場也可以”。但是在季後賽的時候,則是想著“只能再輸一場了”。陷入被追趕的緊急的心理狀態。而且對王牌投手來說,第一戰投完後距離第五戰登場先發還有四天,而第二戰和第五戰的距離只有三天,是勉強出場啊。但是,日本一爭奪戰和季後賽同樣是短期決勝,可是在戰法上有微妙的差異。

進攻也有短期決戰的戰鬥方法。通常,跑者攻上得點圈要決勝負的時候,會以成功率比較高的作戰方法(學說)為優先,到了這裡(指短期決戰),才會產生奇襲這個可供選擇的方案。並且一球一球,一次揮棒一次揮棒地寸土必爭,向前推進,贏得勝利。

同樣地,短期決戰的比賽場數也越來越少(同じ短期決戦でも試合數が少なければ少ないほど),不得不重視“1”這個數字。


下期預告: 新連載 第四章 放出!

第四章 才须学也

第一回:小事產生大事



--以下是推文--

新米少尉: 別人のよううだった是指完全像是另一個人的意思
新米少尉: 這篇翻得很通順喔~~真是不錯^_^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RJ 在 星期二 七月 01, 2008 3:52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六月 14, 2008 1:24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終於更新了!!拖了這么久,不好意思~~

不多說了,趕緊放出:



第四章 才须学也



第一回: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原文:小事が大事を生む。憑著意思翻的)

我第一次見到一朗是在他加入球隊第一年的開幕戰上。我當時根本不認為他只有十八歲。在他打击练习的时候从ゲージ后面看他,光是那個打擊姿勢也很有氣質啊。
他在歐力士作為同為峰山高校的金田義倫的服務生工作著,但得到了“不錯的選手呢”,“很不錯啊。”這樣的評價。我想難道會是時隔好久的從第一年就開始活躍的新人嗎?
西武的松阪啊,今年的達比修有(日本火腿),湧井秀章(西武)這樣的,投手中出現黃金新人並不稀奇,但野手中從高中一畢業就作為先發正編的,離現在最近的也只有清原和廣島的前田智德了,再往近的沒有了。

然而從那之後也只不過一年的光景,卻沒有聽說那個時候的高校生(嚴格說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連高中的畢業典禮都還沒參加呢)活躍的消息。
於是,第二年的開幕戰遇到歐力士時,對金田問道“喂,那個叫鈴木的孩子怎麼樣了?”
於是金田回答我說“土井(正三)監督不用他噢。”
“為什麼?!”我驚訝地問。當時的一朗,無論誰看到他都會認為他的技術已經達到了即使在一軍也可以行得通的程度。然而金田說了“土井監督啊,不喜歡他那鐘擺似的打擊姿勢啊。”這樣的話。
“那種樣子是打不到職業級的球的。不改好打擊姿勢是不會放到一軍去使用的。”
所以,他沒能上一軍。

又是固定觀念。確實,能從一朗這樣的選手身上隱隱看到“擺出好看的姿勢”的意識,無論是他的打擊姿勢,還是他下巴上留的鬍子,還是在並不晃眼的比賽中也戴著太陽鏡,每回輪到打擊的時候,都用右手把球棒舉起來的這個姿勢,都能感受到他“打帥氣的棒球吧”的意識。
這是典型的現在的年輕人啊,無法被土井接受吧,如果試著好好想想,想讓自己在別人看起來很帥氣,這絕不是什麼壞事啊。
如果能有這樣的想法,那就是進步的開始。問題是有沒有真材實料。憧憬著稱為帥氣的選手,以此為目標的過程中不斷變得厲害,變成真正的大選手。最初是從帥氣的樣子出發,通過努力逐漸具備內涵,我確實想看到那樣的一朗。現在,沒人對他的打擊姿勢說三道四了吧?

一朗是天才,這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同時,他是非常努力的。從歐力士轉會到養樂多的馬場敏史內場手(現在是養樂多的防守、跑壘教練)對他有很好的評價。一朗的打击练习量从来不半途而废(半端ではない),就算下雨而沒有比賽,他也在練習場以發球機為對手,練上整整一天。

去年(2004年,書成於2005年——譯者注),一朗達成了大聯盟單賽季最多的262支安打的紀錄。之後在采訪時一朗說“跟我平常的感覺一樣吶(おれと同じ感覚なんだな)”這樣的令人吃驚的話。
一個人,所謂“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
一朗用那個語氣應答采訪,對我來說并不突然(あんまりピンと来ない)。無論怎么說,從還只有18歲的他身上就能感受到一流的氣質,從父母那繼承來的天資非常出眾,是和王貞治、長島茂雄比起來也不遜色的的天才料子。
長島他們說過“站上打席什麼也不想。”;“集中精神,好球來了就打。”這樣的話。一朗也像長島一樣,不重視“思考”這種行為嗎?我這樣想著。

我喜歡“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這樣的話。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這是說不能一下子就以很大的事蹟為目標,要不斷地積累小的事蹟,這樣才可以達成大的目標。他的話(指一朗說沒覺得有什麼的那次採訪——譯者注)難道和我的棒球觀一樣,受到了相同的啟示嗎?

他站在打擊箱里的位置啊,打擊的姿勢啊,都體現著他說的那些話(彼がその言葉をとても大切にしているんだなということが感じ取れる)。不能滿足于現有的打擊姿勢,每年都在爲了能提高打擊的準確性而進行細微的改變。要是滿足于擁有普通水平成績的現狀,就沒法挑戰更新的事物了。

還有一點,對一朗的話感受很深。這是技術方面的事了,“打擊的時候只要注意一點就好了,就是一直要注意左肩。”投手臨要投球的一瞬間,左肩會移向偏離捕手一點的方向,“想著左肩,忍住,不著急打”他說了這樣的話。
通常說來,左打者面對投手的肩膀(左打者がよくいうのは投手方向の肩),也就是右肩。右打者的話是左肩。爲了很好地“打開身體”,大都會說對著投手的方向把肩打開。不同之處只是左右的區別,說的事是一樣的。左打者的左肩向體內側移動,自然右肩就打開了。跟打者說了這件事之後,大多都是說“啊,是這樣啊。”,但真正在打擊時對肩加以注意的選手出乎意料地少。

我也很重視肩膀。正因為如此,如前所述,作為捕手一定要注視打者的肩。現在也對捕手這樣嘮嘮叨叨地說著。
“打者放過球不打的時候。只是回球給投手呢,在做從接到球到回球的動作時,務必要注意觀察打者的肩膀的變化。”
如果稍微往外移動了(一朗的話,則是沖捕手方向的肩往裡移動了),是在想著內角球啊,相反地,如果肩根本不動,就會下“往內角‘嘭’地來上一球,逼他把肩打開吧”這樣的指示。

順便說說(這裡是ちなみに,也可以是“有關”?)平成7(95)年的日本一爭奪戰,養樂多對戰歐力士。之前,記錄員的分析是“沒發現一朗有明顯的弱點”。應該讓一朗提高“會被從內角進攻過來”的意識,我在電視啊新聞啊接受采訪時一直說著“一朗的弱點在內角”。以古田為首的選手也對対策完全不解,也說“請稍微再解釋一下吧。”(古田をはじめ選手も本当に対策に困っていたものだから,「もっといってくださいよ」といってきた
實際上,一朗到底聽沒聽到我說的話,我根本都不知道,但是,在日本一爭奪戰中的一朗和聯賽中的一朗判若兩人。完全崩壞了。所以以外角球為中心攻陷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結果是19個打數5安打(打率是.263),1個本壘打,2打點。養樂多能夠擊敗歐力士,在日本一爭奪戰中獲勝,其中的關鍵就是起到了封印一朗的效果的“細語戰術(ささやき戦術)”。

一朗在打擊時應對球的方法,正是被稱作天才的A型。本來,A型打者是瞄準著直球,如果來了變化球也能應付。而他在採訪中說“我不是這樣的。瞄準著變化球,如果來了直球也能對應,這是我的理想。”
厲害啊。一般人,如果想著變化球,結果來的卻是直球“咚——”地來了的話,根本沒法對付啊。假如是比較甜的直球,晚一點揮棒,還能湊合打成界外球。
聽了一朗的話,我想起我在當職棒選手時的想法來。
當狀態特別特別好的時候,瞄準滑向外角的變化球,比如右投手的曲線或者滑球、左投手的伸卡球的時候,迎來直球,身體會做出下意識的反應。就在這時,稍微差了一小點,打出去的球朝著右方向飛出去。並不是推打,只是自然而然打到右邊。
一朗所說的“瞄準著變化球,來了直球也能對付”不正是指這樣的事嗎?聽了對他的採訪,我這樣想。

糾纏于一種球,(絞っていないという点では),一朗不是D型就是A型。但是無意識地重視一種球種(不作為重點的球種——通常是變化球),并對其作出反應這一點上,跟其他的打者采取的方法是相同的。他的話,僅僅是憑著手感,分別使用著B型和C型。那就是他比起別人來說是天才,同時產生了天才才會有的想法。

不過他的那種打擊,是因為他是左打者才能做到的。左打者和右打者,兩者的打擊理論還是差距很大的,不能一概而論。




下一篇:

只有左打者才有的危險區域 (左打者だけがもつ危険ゾーン)


作者針對左打的獨特的打、跑方式進行了分析與說明。
敬請期待!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RJ 在 星期二 七月 01, 2008 3:51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