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民意調查】請問你最支持日本職棒那一支球隊? 會員註冊 •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  登入

回到首頁

日職直播

最新影片

最新圖片 

日職行事曆

網站連結

加入粉絲團

搜尋本站 

個人資料

進入討論區
 【翻譯】【原創】【連載】日本棒球史 (全文完)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贊助商連結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九月 16, 2010 1:21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日本棒球史

(譯者註:本文節選自 Robert Whiting的《You gotta have WA》(日譯為《和をもって日本となす》)一書。在該書中作者從十幾個章節深入探討了日美棒球的區別及其成因。其中各章獨自成文。這裡節選第二章“日本棒球史”,該篇文章較長,且每節自成一段,因此在下也考慮分節譯出,并在原文的基礎上附圖,圖片均來自網路。由於作者原文為英文,而譯者拿到的已經是日文譯本,因而恐與作者原意有少許差異,還請讀者多多包涵。)


棒球不僅僅是遊戲,它是有著永恆不變的價值的。
藉由棒球,可以修得崇高的日本精神。
——飛田穗洲(元老·棒球之神)1886(明治19)年~1965(昭和40)年

這個國家的國旗的設計,不會錯的。正中的太陽簡直就是個棒球嘛。
——某英國遊客




日本棒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明治時代(1868~1912)時代初期。
當時,在東京開成學校擔任英語和歷史教師的賀瑞斯·威爾森(ホーレス ウイルソン)等年輕美國教師,為他們的學生們帶來棒球和球棒,將在美國新興的這種“國民的娛樂”的基本遊戲方法傳播到了日本。這是公認的日本棒球的發端。
另一部份,就是東京的開拓史假學校的阿爾伯特·佩斯(アルバート ベイツ)等美國教師,他們可謂是于1873年正式向日本傳播棒球的人。日本最初的俱樂部隊,則是後留學時代身為波士頓紅襪隊狂熱球迷的鐵路工程師平岡熙。他在1878年創建了“新橋俱樂部アスレチックス”,這個球隊的選手們,由鐵路工程師、鐵道職員加上外國技術顧問組成。在創設之始,沒有足夠的器材,棒球手套用棉布手套代替,球棒則是使用工程用的鐵棒。

明治維新以前的日本,是沒有現在我們所熟知的“體育”的概念的。自西元四世紀以來,由神道教的儀式中發展出來的“相撲”為始,隨後有了賽馬、游泳(日本古泳姿)、劍道等競技項目。而其主要目的,則是對士兵進行肉體的鍛煉,以及為戰爭而進行的各種培訓。也就是說,他們在進行這些競技項目的時候,是完全不把競技本身的娛樂功能考慮在內的。這是日本的文化和歐美不同之處。事實上,日本根本沒有一個和“sport”可以對應的詞彙,而他們現在在談到“體育”時,也是直接使用“sport”的音譯“supottsu”。
在停止鎖國,開始對世界打開大門的明治維新開始後的日本,展開了趕超西洋的全方位努力。其為國家現代化而做出的努力為世界所驚歎。自大政奉還時起,日本的實際統治者——將軍,確立了以羽織為核心的武士標準服飾。然而明治政府終結了這一切。
同樣地,西方的體育運動也迅速地沁入日本社會。在各種運動中,棒球的發展以一種特殊的熱情發展得最為迅猛。如果說起來,那就是日本人從投手——打者這一對一的對決之中,感受到了和相撲等“武道”的共通之處。投打的對決,在一瞬間決勝負正是武道所貫徹的“心技一體、心身兩面”精神。棒球由於有著這些特點,使得日本人對其有著特殊的好感。而當時的文部省,也提出了棒球對於塑造日本人的國民性有益的觀點。
棒球,或者說日本人口中的“野球”這一運動,起初是從上層階級中流行起來,很快就浸透到東京周邊的大學等高等學府。隨後在這些階層中,出現了由洋人擔任教練的形形色色的隊伍。接下來,出現了名為《outdoor games(西洋戶外遊戲法)》一書,這是日本最早的棒球教材。該書為東京大學的講義,由F·威廉姆·斯通瑞斯(ウイリアム ストレンジ)所編寫,幷於1878(明治11)年發行英文版本。除了棒球,書中還介紹了橄欖球、冰球、網球、跳高、跳遠、撐杆跳高、投鉛球等多種多樣的戶外運動(該書的日文版于1885年發行)。

教授棒球的日本人們,一開始便把棒球視作如同劍道一樣的精神修行。也就是說,是將棒球視為純粹的磨礪精神、自我鍛煉的道具。其重點為培養無私的精神、將“武道精神”注入棒球中。例如,在當時有一所學校所應用的棒球規則中,有著“如果閃避投球,即便遭到觸身球,也不得前進至一壘”這樣體現著“武道精神”的規定。其原則為:“擊球人的思想應如磐石,作為出類拔萃的豪傑,不應接受(憑藉觸身球上壘的)恩惠。”
在這些開展棒球的學校中,武道色彩最為濃厚的,就是舊制第一高等學校。通稱“一高”的這所學校,是有著通往全日本第一名門“東京帝國大學”最高升學率的高等中學,可謂是培養全國最高級管理人才的場所。出於隔絕世俗的考量,這所學校採用全體寄宿制封閉管理,在當時面對宛如洪水一般湧向日本傳統文化的西洋文化,“一高”擔任著固守日本傳統精神的中流砥柱的職能。而“一高”的棒球部的學生,也過著與世隔絕的苦行僧一樣的生活。棒球社的成員,宛如修禪一般,一年到頭都進行毫無休止的訓練。
而與一高的棒球哲學完全相反的,則是一高棒球部最大的宿敵明治學院。這所由美國教師所培育起來的學校,在日本的教育制度下,使用美國人擔任教師,棒球部的教練也是美國人,其訓練量也相對低得多。
有著如此背景的兩所學校的棒球比賽,所比拼的已經不單單是球技的勝負,還是一場對教育制度成果的測試,意在比拼東西兩種文化的優劣。而在如此強烈的對抗意識下發展起來的一高—明治賽(1891(明治24)年),最終演變成了一度引起了日美之間外交摩擦的暴力事件。

那場比賽,截至第六局結束時,明治學院以6比0的分數領先。一高的應援團席上的數千人無法接受,比賽以他們從未想到過的方式進展著。在這之中,包含有穿著柔道服的柔道部成員在內的數十人,跨越了隔離兩校觀眾席的竹柵欄,以過激的形式表達了他們對明治學院的不滿。
這次事件的導火索,便是名為威廉姆·英普利(ウイリアム インブリー)的美籍明治学院教授。他由於遲到而無法從正門進入的緣故,隨意地翻越了護欄進入了球場,轉而走向觀眾席。
然而,這土質的球場,在一高的學生看來,並不僅僅是球場而已。對他們而言,這如同神聖的柔道、劍道的“道場”一般,是神聖的棒球練習場。所謂“道場”,是用於隔斷外界的純粹的精神棲息之所。無論誰也不得貿然進入。正因對“道場”的絕對尊敬,所以只在正面安排一個進出口。
一高的這個球場,更是有著“靈魂的球場”、“心靈的球場”之名。這是用以區別以明治學院為代表的世俗塵世、彰顯“一高精神”的傳統精神世界的象徵。在一高的學生中,自然誰也不敢肆意跨越。但對於明治學院的人,特別是“外國人”而言,並沒有特地在意,直接穿鞋跨越了過去。其結果,便是誘發了“不能允許的褻瀆”、夾雜著種種複雜的情感,進而引發了無法想像的騷亂。
柔道部的壯士們被眼前的敗戰色彩濃厚的比賽激怒了。他們認為這有辱一高精神。他們大吼著怒斥英普利,幷向他沖去。受到驚嚇的英普利,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拼命向明治學院的觀眾席跑去。在途中被抓到的他,面部遭到球棒的毆打。真可謂是穿越球場引發的血案。
然而,英普利是一位信仰堅定的寬厚之人,更是對日本有著深深的愛。他意識到自己所犯的罪過的“意味”后,表現出深刻的羞恥感。在從醫院回家后,他也沒有對這一事件做出更多的評論。

儘管英普利本人並未就此事發難,但其他的外國人卻無法釋懷。橫濱的一份英文報紙將這個事件報導為彰顯日本人野蠻性的典型事件。隨後,美國大使館也針對日本外務省正式地表示了遺憾以及強烈的抗議。不僅如此,以此為契機,在日本的外國人也對自己的人身安全表示擔憂。
這個事件,又恰巧發生在日本政府同美國等外國訂正條約期間。當時的日本和美國所締結的條約,是1853年佩里(ペリー)提督所搭乘的黑船轟開日本國門時,在壓力下兩國締結的不平等條約。為此,日本政府希望在接下來的時間對條約進行訂正,讓條約向更有利於日本的方向傾斜。
然而,“英普利事件”導致美國大使館大為光火,這為日本高官力圖修改條約的努力遇到了強大阻礙。美國政府出於保障在日美國公民權益的目的,就條約的訂正率先提出了意見。不僅如此,國內的反政府勢力,也就這一事件向政府展開攻擊。
面對如此危機的外務省,聯同文部省召開了緊急會議,要求一高的管理者迅速處理緩和這一事態。數日後,一高承認事件全責,并向明治學院派出使者公開道歉。幷向美國大使館提出了改善關係的意向。外務省的工作人員聯通一高代表,前往事件的受害當事人,英普利教授家表示歉意,當然,寬厚的教授即刻接受了歉意。
但在其他在場的人的回憶中,參加這次會面的一高學生們,依然抱有敵意,穿著和服坐在英普利家西洋椅子上的他們,儘管低下頭,但分明可以從臉上看到反抗的神情。
英普利在日本度過了48年時光。他在日俄戰爭期間,大力支持日本政府,並將其稱為自己的第二祖國。由於其對日本做出的卓越貢獻,他獲得了日本政府辦法的勳章。但是,這樣一位親日人士,讓他名垂青史的卻是惡名昭著的“英普利事件”,作為第一當事人流傳後世。

另一方,第一高中將“英普利事件”時期視為校史的黑暗時期。對一高來說,最為沉痛的,並不是被強迫進行不情願的謝罪,而是輸給“美國的傀儡”明治學院,無法咽下這口氣地輸掉了比賽。
於是,一高的選手們在回到學校后,展開了比以前更甚數倍的刻苦練習。新的練習,被冠以“血之小便”之名。一天的訓練結束後的選手,必須接受尿檢,小便中必須有血色才可以——其嚴格如甚。
例如,練習的一項便是超近距離投球。投手要在距離捕手6米左右的地方全力投球,捕手必須拼死接住才可以。並且,這樣苛刻的訓練,要持續到投捕手精疲力盡才算結束。
但是,一高棒球部的選手們,即便如此也絕對不許喊“疼”。在冬天也要空手接球,即便身體受傷也不得喊痛。不僅如此,滑壘時受傷的話,也決不許喊“痛”,如果有人實在忍受不住疼痛,則獲許可以喊“癢”。這種訓練磨礪出的精神,怕是現在的職業選手也不具備。但是當時的一高學生正是如此訓練著。
一高的投手們,每天都要練投數百球,他們的手臂因為過度使用而無法正常曲、直。在這種情況下持續練球的他們,于那櫻花圍繞的球場中一日一日地喊著“癢!癢!”
這樣訓練的結果,是一高棒球部被訓練成為了日本最強的球隊。他們不僅擊敗了明治學院,還打敗了所有學校,成爲了日本最有人氣的棒球隊。

在1896(明治29)年,夏天的太陽照耀著大地的一日午後,一高棒球部的隊員們搭乘火車自東京前往橫濱,同名為“ヨコハマ カントリー アスレチック クラブ(Yokohama Country & Athletic Club)”的美國人組成的棒球俱樂部對戰。這是日美棒球史上的第一戰。這場比賽的影響,是日本人永遠無法想像的。最終,這場比賽,一高以29比4的驚人優勢大勝。
另外,那個美國球隊將棒球視為純粹的娛樂,只是偶爾玩玩,球員也是由商人、經紀人、教師等人士構成。在他們看來,作為棒球始祖的美國人會獲得勝利是理所當然的事,日本會被“始祖”打敗也是無可置疑的。於是,最終日本獲勝的這一事實,被視作一高達成的偉業,在全國的新聞報紙上大加宣揚,國民藉由這一事實帶來的狂喜,極大地滿足了日本人的民族自信心。
有一位日本的歷史學家,就這時日本人的心態如此寫道:
“外國人對於日本人為何如此狂喜完全無法理解,這也是正常的。我們日本人,截至那時為止的數個世紀都奉行鎖國政策,其結果是面對現代化的世界后,苦苦支撐著追趕。但結果是依然對先進的工業化西洋國家抱有強烈的自卑感。一高的這場勝利,對那時的日本而言堪稱救世主啊。”——但是,即便獲勝帶來了狂喜,日本人依然沒有在橫濱開闢外國人居住區。
橫濱的美國人,當然對輕敵輸球一事深感後悔。於是他們向一高提出了再次比賽的申請。而第二場比賽,一高依然以35比9的大比分獲勝。接下來,有著美軍海軍加入的重新組成的美國隊同一高進行了第三場比賽。在數千名觀眾及大批的記者的注目下,一高依然以22比6的戰績擊敗美國隊。
當然,比賽是在“增進兩國友誼”的口號下進行的,但是,成王敗寇,日本人的欣喜也無從隱藏。
美國人聚集了在日本的軍艦上的職業棒球選手而第四度進行的比賽,終於以14比12的微弱優勢擊敗了一高,但是,從那以後,一高也數次擊敗橫濱的美國人球隊。不僅如此,一高的王牌投手守山恒太郎,對美國人球隊投出了日本史上首場完封勝利。守山也受到了國民英雄一樣的待遇。當時有言道:“被守山君投到觸身球,就宛如被天皇的馬車撞到一樣光榮。”

受一高棒球部的勝利影響,日本的其他學校中也流行起棒球來。而成為英雄的一高棒球隊隊員,也在畢業后進入全國的教育機構,將自己的棒球知識傳播給全日本的學生們。


附圖:

Image
賀瑞斯·威爾森 先生

Image
平岡 熈(同時也被認為是日本第一位投出曲球的人)

Image
William Imbrie (威廉姆 英普利)教授


守山恒太郎 投手

Image
中馬 庚(將baseball譯為“野球”)



--以下是推文--

Dorasaga: 影響今日從小到大的日本棒球最深的飛田:
Dorasag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Rc59FYIpZs
Dorasaga: 可以跳過前面2分半,直接看飛田穗洲的故事。
RJ: 大陸看不到YouTube T_T
干將莫邪: 推加讚!
一平: 平岡熙所組成的第一支日本棒球隊,捕手護具還是直接拿劍道護具來使用的。
orcorc: 練到血尿,講實話我覺得這有點病態......= =\"
rover: 讚......
yangrush: 讚!
墨魂: 這是時空背景的不同.以前發生的事物要用當時的觀點來看待(1896年?清朝的義和團都還沒開始呢),這樣才能獲得客觀的歷史經驗.
schumibest1: 讚!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RJ 在 星期四 十一月 11, 2010 1:01 am 作了第 5 次修改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九月 17, 2010 2:51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日本棒球史 (二)

20世紀初期(明治30年代),大學棒球成為了日本最主要的體育運動。以慶應、早稻田、明治等大學為主的大學棒球部,還參與了海外交流比賽活動。
1905(明治38)年,早稻田大學隊前往美國西海岸,同斯坦福大學、USC(南加州大學)、華盛頓大學等進行交流賽。留下了7勝19敗的戰績。而得以留下這樣的成績,也是一直以來努力追該西洋諸國的努力。
就日本國內而言,有著由早稻田和慶應義熟兩所大學舉辦的一年兩次、每次三場的棒球比賽,人稱“早慶戰”。比賽時會聚集超過6萬名觀眾,堪稱全國最大的體育賽事。話說回來,也正是由於雙方過於投入,因而也爆發了兩校啦啦隊及柔道部成員聚眾鬥毆的惡性事件。其結果是招致了早慶戰于1905年起的20年間被終止。
即便是有著如此的狂熱,這個外來運動也並未獲得全體國民的承認,依然有著各種各樣反對的聲音。

在這之中,1911(明治44)年,作為當時的保守勢力聚集地的媒體朝日新聞,引用了反對棒球的教育家的觀點,以“棒球及其害處”為題做了長期的專題報導,引起了極大反響。
東京大學的醫生指出,“為著學校名譽而拼死獲勝帶給學生過重的心理負擔,對人格的發展不利。”還有人說,“一年到頭投球對身體不好。”;“接快速球時對頭腦的衝擊會導致大腦遲鈍。”;“練習后去西洋料理店吃飯會使學生逐步墮落”等等諸般說法。特別是日俄戰爭的英雄,當時的學習院大學院長乃木希典也提出:“醉心于比賽的勝負,為此耗費時間精力,弊端很多。我們學院,並不認為棒球是必要的體育運動。我們鼓勵學生進行體操、操練、馬術、弓箭、擊劍、柔道及游泳等運動。”當時的文部省普通學務局長也持反棒球論,提出“棒球有害,不適宜日本的學制。”並指出日本人還是更適合劍道、柔道等“純粹”的日本體育競技。
在這些反對的聲音中,最有力的就是著名的教育者,國際聯盟的日本代表新渡戶稻造。他發表了以“棒球毒害論”為核心的講話,稱棒球為“崇洋媚外的遊戲”。他指出:“棒球是使用計謀陷害對方、使用偷壘的方式推進的運動。不僅不符合日本人的精神,同時也要求身體高大……”
而這些反棒球陣營的指責中,也出現了感情用事的批評:“早稻田、慶應這些學校素來崇洋媚外,但是他們又影響著政府對教育方針的判斷,既然他們是主持棒球萬能論,那麼想要廢止棒球,豈不是就等於讓老鴇廢除妓院一樣完全不可能嗎?”

日本的棒球,就在這樣的批判浪潮中生存下來了。其中起了很大作用的是朝日新聞的對頭——讀賣新聞、國民新聞等媒體。他們強調棒球的教育功用。例如慶應大學的創始人福澤諭吉、早稻田大學教授安部磯雄都曾說“體育也是教育的一環”。不僅如此,藉由棒球而出國交流的學生,接觸到各種各樣的文化,視野也變得開闊許多。
支持棒球的人認為,棒球的教化功用體現於,棒球恰恰是一種強調集體成績和自我犧牲的運動。這和日本人的價值觀是一致的,棒球恰恰是最適合日本人的競技運動。當今在日本政壇和經濟領域活躍的名人,他們幼時打過棒球的也不少,無論是體格還是精神,甚至是人格的塑造,都從棒球中獲益良多。
在這群人中,最有影響力的就是日俄戰爭中締結朴茨茅斯條約的內閣成員小村壽太郎,以及將古武術“柔術”各流派兼容並蓄,創立“柔道”的嘉納治五郎。嘉納年輕時便是狂熱的棒球愛好者,直到成人不再打棒球,才見到他在柔道上的建樹。如果幼時沒有打棒球,能否成為柔道宗師怕也不好說了。
在兩派陣營各自爲了自己的利益爭執期間,棒球依然如火如荼地在全國得到了更多人的承認。

就在這時,朝日新聞的一個決定,可以說是日本新聞界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次倒戈。擔任“棒球毒害論”先鋒媒體的朝日新聞,推進促成了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學生體育大賽——“全國中等學校(高校)棒球大會”,也就是現在為人們所熟知的“夏之甲子園”。那正是明治之後,大正(大正4年)之初的事情。



附圖:


左上:新渡戶稻造。右上:福澤諭吉。
左下:小村壽太郎。右下:嘉納治五郎。



左:大阪當地朝日新聞報導第一屆“甲子園”開幕
右:朝日新聞社社長村山隆平開出“甲子園”第一球



--以下是推文--

寂寞飛翔: 讚!
orcorc: 推!
orcorc: 話說守舊派的言論不管到什麼時候都很有笑點呀
寂寞飛翔: 推!
yangrush: 讚!
大豐啟明: 小村壽太郎曾任大日本帝國駐清國公使
schumibest1: 讚!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九月 20, 2010 3:1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三)

日本棒球從誕生伊始的這二十年間,只要談及棒球,一定無法迴避一個人。毫不誇張地說,數十年過去了,他的“哲學”,依然影響著現在絕大多數日本人的棒球觀。
這個人便是飛田穗洲。
飛田穗洲于1919(大正8)年至1925(大正14)年擔任早稻田大學棒球部監督,之後,作為棒球記者于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發表了大量文章,于1965(昭和40)年逝世。此時,他已經被稱為“日本棒球之神”了。
飛田在1886(明治19)年生於茨城縣。茨城是當初強力支持德川幕府,堅決抵抗明治維新的保守之地。他的父親更是擔任當地村長之職的名士,非常重視武士的信條,是一位極其保守的人。他堅決支持閉關政策,強烈反對國家對西洋打開門戶,當然,在外國的體育滲透到日本這件事上,也持堅決反對的立場。
在飛田小時候,打棒球還和穿長靴、佩懷錶一樣,是非常有西洋范的時尚活動。受到這些風氣影響的飛田,爲了不激怒父親,儘管需要瞞報姓名才能夠打棒球,但依然堅持訓練,並在考入早稻田大學后擔當了棒球部的隊長。
另外,擔任二壘手的飛田,不僅身高只有160公分,而且身型纖細,從外貌上看并不像是優秀的選手。但是他的基本功扎實,動作靈活,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他不輸給任何人的對勝利的執著。在這一點上,他和早稻田大學棒球部部長安部磯雄彼此惺惺相惜,他們都認為“對近代來說,體育是有著和戰爭同等的價值的。”
隨後的一件事,改變了飛田的一生。
那是1910(明治43)年,早稻田大學對戰來訪日本的美國芝加哥大學隊。早稻田不僅慘遭三連敗,比分也是屈辱的2比9、4比15和0比20。這次敗北,給了飛田強烈的心理傷害,他承擔了敗北的責任,並從棒球部退出。那是的他,便把“總有一日要打敗芝加哥,死也要復仇”作為自己的人生使命。
自那以後第9年,飛田成功就任早稻田大學棒球部監督一職。“復仇”的機會到來了。在當時,飛田也同樣可以去讀賣新聞擔任記者,并獲得一份更加可觀的收入。但是飛田表示其意已決,只要能讓家人有粥喝,就足以讓他願意擔任棒球教練。
此時,在飛田的心中,已經有了明確的監督方針,或者說棒球哲學了。他要求選手像愛自己的國家一樣愛自己的球隊。選手要對監督服從指示、表現出絕對的忠誠。選手絕對不能對監督有任何不滿,即便是口頭上的——這正是他將武士道精神嫁接到體育運動上的體現。他不僅指出“只有道德高尚的選手,才能夠在運動上有卓越的成績”,同時還認為“體育之中,是體現著‘禪’的諸般要素的”。

在飛田的率領下,球隊的練習不僅包括處於保健目的的身體鍛煉,還包括靈魂的磨礪——“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打如流星,守如天神,跑如脫兔。每一個動作都精益求精,要承受這樣的重擔,沒有日常的品德教育,沒有強韌的意志力,是不可能做到的。
學生棒球不僅僅是娛樂,是學生本份的另一種體現方式。學生棒球的目的在於通過練習場上的重擔,追求“球禪一致”的真理。在鍛煉的苦痛中,甚至是虐待中,用血淚和汗水澆灌出純粹的靈魂,實現真理的訴求。
飛田將棒球視為禁欲主義下的一種苦修,如同佛教消除罪孽的手段一樣。他的訓練手段,要比“一高”更加嚴苛,用當時選手的話說,練習一定要持續到所有人都“半死不活,口吐白沫”為止。飛田自己將這稱之為“死亡練習法(death training)”,他在文章中寫道,“即便隊員已經是對棒球有著熱愛之心,也依然要對他們施以虐待,在這時倘若有人流淚,更要棍棒伺候。我堅信這就是勝利的秘訣。”
飛田的模式是“完美的棒球”。投手被灌輸以“一球入魂”的精神,拼盡全力投每一球。打者倘若膽敢放過慢速曲球不打,或者面對偏高壞球胡亂揮棒,都是不能容忍的錯誤。這會被認為是鍛煉不足導致的注意力不集中。不僅如此,他的口頭禪還有“輸掉比賽後不哭的選手,人格也必然不健全。”

事實是,飛田棒球奏效了。在他的領導下,早稻田取得數次優勝,並且在1925(大正14)年創下了36勝0敗1平的偉業,足以堪稱“完美”。隨後,他們和再度來日的芝加哥大學進行交流比賽,達成了包含3勝1平在內的壯舉。比賽結果是1比0、1比0、3比3和1比0。
完美兌現復仇諾言的飛田,卸任監督一職,擔任朝日新聞的專欄作家。通過媒體,他的名聲愈發遠播。展現出作家的才能和感性的文筆的他,獲得每日體育獎和朝日文化獎。“一球入魂”更作為他的標誌性名言而廣為傳頌。1957年,作為對他在文化上的功績和體育事業的貢獻的嘉獎,飛田獲頒紫綬勳章,并獲得了同天皇共同參加遊園會的榮譽。

值得一提的是,在所謂“飛田的時代”下,也依然有著更加輕鬆歡快、奉行合理主義的美式棒球的監督。但是,飛田模式終究大獲全勝,特別是他從苦惱到頂點的人生經歷宛如戲劇一般,更激勵了更多的監督貫徹“死亡練習法”,日本的棒球也愈發趨向于這種風格。

附圖:



左上:飛田穗洲家鄉,”一球入魂“冢
右上:飛田穗洲時任早稻田大學棒球部顧問時照片
左下:飛田穗洲(左)與安部磯雄(右)
右下:飛田穗洲擔任早稻田大學監督時照片



--以下是推文--

一平: 不嚴格訓練,不提昇專注力,怎麼擊敗人高馬大的美英鬼畜呢,先天條件就輸人家了,腦袋裡頭的智慧也沒人家高明,不苦練苦幹,付出多一倍、多十倍、多百倍的努力,行嗎?不只是棒球,當時的日本人大多也有同樣的焦慮感。
Dorasaga: 問題是棒球非靠人高馬大贏球是也!
Dorasaga: 回到桑田對於體罰引飛田穗洲的故事(跳過前面2分半):
Dorasag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Rc59FYIpZs
Dorasaga: 桑田從飛田的文語中以為,飛田是為了避免天天戰爭的日本把棒球犧牲掉,才讓棒球變得像軍營一樣,來討好掌實權軍方。
Dorasaga: 飛田對他之前這個方法也不見得以為然。所以?
RJ: 不管飛田最初採用的是什麽辦法也好,總之……現狀是,日本的棒球確實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風格。不過我記得今年的甲子園不也出現了“笑顏野球”?說來他們也在變化吧
干將莫邪: 讚!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九月 28, 2010 10:18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日本棒球史(四)

(譯者注:由於大陸一些眾所周知的特殊環境,在下很難跑到一些日本的網站去找圖片,導致本期翻譯圖檔簡陋,還請大家見諒)

一如前文所述,由於日本棒球的核心在於純粹的精神,這使得職業棒球的發展極為緩慢,直到1936(昭和11)年,才結成了職業棒球聯盟。毫無疑問,是人們無法接受金錢對於神聖的棒球的緣故。

另外,在職業棒球連影子都還沒有的1908(明治41)年秋天,由大聯盟和3A聯盟組成的美國訪問團以職業球隊的身份首次來訪日本比賽。這個球隊,是抱著開拓日本體育用品市場的目的前來的。他們與日本大學選手為主要構成的代表隊進行了17場比賽,輕鬆取得全勝。

1910(明治43)年冬天,小聯盟一壘手阿泰·謝菲亞(アート シェーファー)、以及一位在紐約巨人隊有短期比賽經驗的湯米·湯普森(トミー トンプソン)投手應慶應大學邀請赴日指導。還有,1913(大正2)年,紐約巨人隊和芝加哥白襪隊的一流選手邁出了世界的第一步,來到日本彼此進行了三場友誼賽。這些比賽吸引了數千名日本觀眾,最終,白襪隊以2勝1負的總比分獲勝。隨後,由兩隊組成的混合隊伍同慶應大學進行了交流比賽,美國聯隊以12比3獲勝。
但是,這時的日本人,比起比賽的勝負來,美國選手所帶來的異國文化更讓他們驚奇。這些在他們想像中本應是高高在上的棒球的“本尊”,竟然在比賽前只進行短短的熱身活動,甚至都不太揮棒傳球。不僅如此,在進行打擊前,也沒有對裁判行禮,另外,比賽時裁判大聲呼喊著“好球————!!!”更是日本人聞所未聞。
與此同時,時事新報卻將在美國素有“嚴格的獨裁者”之稱的紐約巨人隊教練“約翰·馬克羅(ジョン マグロ)”稱為“真正的紳士”,所謂兩國之間的誤解,真的是很深呢。同樣地,來訪日本的美國人對日本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卻是“日本的少女們,一旦過了10歲,就會急速衰老。”無論人們對那3天的歷史再怎麼詳盡敘述,怕是也沒有這隻言片語能夠再現當時的狀況。

1920(大正9)年,由3A聯盟和大聯盟選手所組成的聯隊再度訪日,與日本的大學隊進行交流比賽,依然不費吹灰之力便大獲全勝。而當時的大聯盟內野手哈普·亨特(ハーブ ハンター)等前大聯盟選手於1922(大正11)年也集結隊伍訪日。那時的隊伍囊括了維特·懷特(ウェイト ホイト)、哈普·佩諾克(ペノック)等當時的大聯盟一流選手,還包括後來曾經領軍揚基、大都會隊教頭的斯蒂肯(ステンゲル)(時任選手)等人。但是,這支隊伍,成為了名垂青史的第一支敗給日本隊的職業球隊。而那歷史性的一戰的勝利投手,就是纖細的左投手,三田俱樂部(慶應大學棒球部OB組成的隊伍)的小野三千麿。日本隊當場以9比3擊敗美國隊。

數年後,亨特等人集結了堪稱當時美國大聯盟最強的選手們組成隊伍來訪日本。1931(昭和6)年,這支隊伍集聚了超一流選手魯·肯利古(ルー ゲーリッグ)、列夫蒂·格洛普(レフティ グロブ)、米奇·卡克廉(ミッキー カクレーン)、弗朗基·菲力休(フランキー フリッシュ)、拉比特·莫蘭比(ラビット マランビル)、列夫蒂·奧德沃魯(レフティ オドゥール)、阿爾·西蒙斯(アル シモンズ)等人。貝比·魯斯由於當時在拍電影而沒能來成。這個大事件是由讀賣新聞主力贊助的。
這支球隊同日本的大學代表隊進行了17場比賽,當然了,毫無疑問地,美國隊全部以20比3、19比1、22比4這樣懸殊的大比分獲勝。同時,也讓狂熱的上萬日本球迷見識到了美國選手壓倒性的速度和力量。日本人終究認同他們尚未擁有同美國選手同場競技的實力。

幾年之前,大聯盟選手訪日之時,日本人對美國選手的悠閒態度困惑不解。但是,這次輪到肯利古等人大惑不解了。他在比賽日程臨近尾聲時對主辦方表示,“我久仰日本‘大和魂(Yamato damashi)’,抱著學習的心情來訪,但是,遺憾的是,沒見到什麼大和魂。我只看到了打出地滾球但嬉笑著走向一壘的選手。要是我是教練的話,早打死他了。”
肯利古在對日本的大和魂加以微詞之時,或多或少地,也是在對這個民族加以奚落。但,日本一側同肯利古同樣,原本期待的是見到美國棒球的真髓,“American Spirit”,但是卻見到的是隨性放鬆的美國人。“他們確實有力量,有才能。”飛田穗洲說,“但是,他們完全不認真對待比賽。”

飛田曾在泰伊·卡布(タイ カッブ)訪日時,對其認真比賽的態度大家稱讚。然而,這次來訪日本的大聯盟選手,大多被認為是品行惡劣,缺乏武士道精神的人。特別是被視為著名投手的列夫蒂·格洛普等人。有一場比賽,在面對無人出局無人上壘的局面,格洛普接到投手方向的地滾球,壞笑著把球傳給了三壘手。球經由三壘傳向一壘,千鈞一髮之際封殺了跑壘員。這在美國人看來,自然是超一流投手格洛普服務觀眾的精彩演出,但是,在飛田看來,這樣的行為簡直是莫大的侮辱。不能,這個事件對飛田造成了非常壞的影響。自那以後,他看待大聯盟選手時總是戴著有色眼鏡,很難有客觀的觀點。

另外還有一件趣事,在這次前往日本途中,拉比特同參加完華盛頓軍事會議歸國的日本海軍最高司令官相識,幾人一同玩紙牌,在大家睡覺之時,拉比特出於玩笑的目的用墨水筆在高官已經謝頂的頭上畫了漫畫。另外,當球員們前往總理大臣官邸赴宴之時,和他們同行的日本政府高官們離開房間短短時間內,這些球員就將房間裡的花瓶、鋼筆以及古巴雪茄當做紀念品偷走了。

附圖4:

肯力古選手




--以下是推文--

干將莫邪: 讚!
Dorasaga: 名人堂的Lefty Grove(RJ翻列夫蒂·格洛普)原來這麼搞笑。畢竟不是季賽,這只是秀而已...
Dorasaga: 「和他們同行的日本政府高官突然叫出僕從...不知送墨水筆有什麽意味」應該是:
Dorasaga: 和他們同行的日本政府高官們離開房間短短時間內,這些球員就破壞了房間裡的花瓶、鋼筆以及古巴雪茄。
Dorasaga: (評:不看場合亂玩主人的東西,很粗俗的孩子啊)
Dorasaga: 不對,くすね=
Dorasaga: 偷竊。原文\"purloin\"也是偷竊。所以這些粗人把首相的花瓶、鋼筆以及古巴雪茄A走了。
RJ: 再次感謝大大捉蟲,已經修正咯~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RJ 在 星期四 十月 07, 2010 1:36 am 作了第 2 次修改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月 04, 2010 6:5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日本棒球史(五)
——职业球团诞生


讀賣在1934(昭和9)年,作為主辦方再度發起日美交流活動。這時,以之前曾經引起金錢糾紛的列夫蒂等人為中心,選手們集結在一起。在這之中,不僅有蓋力普,還包括貝比•魯斯、查理•葛林傑以及吉米•福克斯等超一流選手。但是,貝比•魯斯最開始拒絕了日本之行。對於已經迎來職業生涯晚期的貝比來說,精神狀況自然不算太好。但是,看到了組織方代表鈴木惣太郎有關日本球迷的狂熱表現報導後,立刻就同意了。大聯盟訪日的宣傳海報上,也將魯斯的照片放在正中間,以滿足魯斯的自尊心。

魯斯來日後,引發了很大的衝擊。他所搭乘的轎車從東京站路過銀座,直到帝國大酒店的一路上擠滿了歡迎的人群。不僅如此,在神宮球場的第一場比賽總共聚集了超過6萬5000名觀眾到場觀戰。球員們在向天皇所在的貴賓席行禮後,比賽開始。而自比賽開始後,場上數次響徹著“魯斯萬歲”的呼聲。
在大阪郊外的甲子園球場,有著7萬5000人前來觀看魯斯的比賽。不僅如此,在這次賽事後,魯斯還給甲子園留下了紀念品,直到現在還能看到。
魯斯作為美國全明星隊的超級全明星球員,不僅帶隊獲得了17戰全勝的光輝戰績,還打出了14個本壘打。但是,在這情況下,日本隊伍湧現出唯一一位救世主,恰恰是年僅18歲,京都出身的右投手澤村榮治。站在靜岡草薙球場面對美國人的他,宛如富士山神靈顯聖一般,面對美國大聯盟全明星隊投出了前5局無安打無失分的成績。他以目不可及的高速直球搭配飛流直下的犀利曲球,令克林傑、魯斯、肯利古、福克斯等世界超一流選手連連三振。儘管第七局遭到肯利古的本壘打丟掉一分,但美國隊依然無法擴大攻勢。然而,由於缺乏打線的援護,最終日本隊以0比1落敗。

這場比賽結束後,大聯盟對日本選手的實力頓時刮目相看。他們就澤村是否具有大聯盟水準展開了廣泛的探討。但是,與此同時,比起“日美棒球大賽”,全日本的關注重點更側重于滿洲的作戰行動。也感到了血雨腥風的美國,對待日本也採取了非常謹慎的態度。
這支美國棒球隊中也安插了間諜。以球隊捕手身份來訪日本的蒙•派克是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語言學者,精通日語。在第二次大戰期間,身為同盟國的間諜,並以棒球選手的身份留在了日本,在球隊比賽期間,他更換便裝通過球場的觀眾席用小型攝像機向四周拍照。這些照片對日後美軍轟炸東京的行動提供了很大幫助。
相對地,日本方也對美國人嚴加提防。其實是就是,美國選手們在日本期間所居住的酒店電話都遭到竊聽。美國大聯盟的監督科尼•麥克曾談到當時的感想時說:“我在意識到自己的電話遭到竊聽的時候,才第一次感覺到日本人那標準的微笑下隱藏著別的什麼……”
遺憾的是,在日本擁有壓倒性人氣的貝比•魯斯也沒能緩和日美之間存在的深刻問題。就這次遠征,魯斯在自己的自傳中這樣寫道:

“自那七年後,日本對美國展開了背信棄義的襲擊。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相信,那數百萬人對我們的歡迎,是真心實意的。
他們從東京的港口一直到銀座,人們摩肩接踵地歡迎我們的到來,將我們當做真正的英雄。無論走到哪裡,我們都被視為最重要的賓客。當然了,日本人中也有引人不快的人在,然而,我依然認為,脫離正軌的政府將善良的人們送上戰場,並不是一個國家解決問題之道。
就日本棒球而言,儘管沒有強打者,但是他們的防守扎實,特別是有幾位投手,著實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日本終究還是一步步走上軍國主義道路,戰爭的萌芽出土了。

同美國大聯盟全明星隊一起前往美國的日本隊員們,在回國的時候,發生了讀賣新聞社長正力松太郎遭到右翼分子刺殺的事件。右翼集團鼓吹“讀賣新聞將美國職業棒球招引來日本,褻瀆了神聖的大學棒球以及明治神宮球場,堪稱國辱”。但是,正力並沒有受到這些事件的動搖,球迷對貝比魯斯的狂熱堅定了他的信念,在集結了澤村為代表的第一批日本明星選手後,正力於美國隊歸國之後緊接著的1934(昭和9)年12月建立了日本第一家職業棒球俱樂部——“大日本東京棒球俱樂部”。
第二年,大日本東京棒球俱樂部前往美國進行交流比賽。同美國3A聯盟以及一些半職業球隊進行了總計102場比賽,拿下了93勝。這個年代,選手們身著的棒球服上還是用漢字書寫著背號,令美國選手們困惑不已。同時,對美國人來說,“大日本東京棒球俱樂部”這個名字太長,招待他們的美國人為他們起了個諢名“東京巨人”,這個名字就此沿用至今。

在這次訪美交流期間,最受矚目的依然是澤村榮治選手。美國方面也有多個球團派出了球探偵查,並試圖將澤村簽入大聯盟。然而種種努力都沒有成功。有一次,在同紅襪隊比賽的賽前,紅襪方的球探拿出紙筆請澤村簽名,而這個日本第一投手卻沒有給球迷簽名的經驗,不僅如此,澤村震驚於美國生產的筆記本上的格子印刷之纖細。而隨隊同行的以英語見長的鈴木惣太郎卻誤以為這是大聯盟的正式契約書,急忙將球探轟走了。這怕是日本棒球史上最荒唐的誤會了吧。
至於澤村自己,也沒有在大聯盟投球的興致。不僅如此,他還有諸多顧慮。當時曾有一本雜誌記載了他當時的想法:

“最首要的問題是,我本人討厭美國,因此我無法為美國人打球。不但不擅長英語,而且去了那邊連米飯也吃不到。還有,那邊的女子著實奔放,絲毫沒有修養。我覺得無法在有著那樣鄙陋風俗的地方生活。”

1936(昭和11)年,以阪神電鐵為始,相繼有六個公司開始經營職業棒球球團,並建立了日本職業棒球聯盟,開始聯賽。當時的聯盟本著“遵守公平競賽精神”的高潔理念,以“健全國民精神、增強國民體魄”為目標,正力更是對東京巨人隊選手們寄予“永遠要做紳士”的厚望。
然而,多數的日本人,對棒球的熱情還停留在“業餘”級別。根本沒有將棒球發展為“職棒”的概念。就連進入職棒的澤村,起初也是以早稻田大學為第一志願,但是讀賣巨人隊找到了負債累累的澤村父親,以代替償還債務為條件,在澤村不知情的情況下簽下了澤村。在萬般不情願的情況下,澤村不得已加入職棒。
草創期的職業棒球,面對著平均不足5000觀眾入場的窘迫局面。甚至有球場由於缺乏經費而無法養護草坪。而球團們幾經調研,終於發現在低價也並不甚高的東京灣附近置辦球場會比較容易聚攏人氣,隨後,越來越多的球團在此安家。
這自然是讀賣巨人隊所牽動的效應。以澤村榮治為首,巨人隊人才輩出。生於沙俄而在日本長大的比格德爾•斯塔魯賓、慶應大學出身,魅力四射的水原茂、還有打擊之神川上哲治……當然,也不是說所有的球星都是巨人隊的選手,不過確實……


之後,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了。


附图:




--以下是推文--

干將莫邪: 讚!
Dorasaga: 9/28翻譯:『和他們同行的日本政府高官突然叫出僕從,將墨水筆作為紀念品送給了各位球員,不但拉比特目瞪口呆,其他人則是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知送墨水筆有什麽意味。 』
Dorasaga: 原文不是那麼寫的
Dorasaga: 請教一下RJ,日文版這句是
Dorasaga: 另外,『發生了讀賣新聞社長正力松太郎指使的襲擊右翼分子的事件』也不對,後文對照一下,是正力松太郎可憐,被襲擊了。WIKI也有講。
Dorasaga: 有名人的照片的話,就不用擔心了。有必要我可以GOOGLE然後請一平補上來。
Dorasaga: BABE RUTH晚年的一張,讓大家知道他為何那麼受歡迎:
Dorasaga: http://mlb.mlb.com/mlb/photogallery/mlb_mountain/ruth/page_08.jsp
Dorasaga: 大部分的人應該是記得他那金字牌的笑容吧!
RJ: 感謝Dora大大指正,正力部份的錯誤已經改正,另已在第四篇譯文末尾附上日版譯文。多有紕漏,還請見諒。
Dorasaga: 我會買原文書也是因為RJ您開始翻譯,讓我發覺這本書的趣味。
Dorasaga: 不論這裡翻譯有沒有錯,願意做這個就很了不起。我能做的就是如果有需要改一下,我提出。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十一月 11, 2010 12:59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日本棒球史(完結篇)
——死與新生


在小弟百般拖沓之後,這篇文章終於迎來了高潮。老實講,這一段在下在閱讀之時也是頗為感慨的。不想先講太多,各位看官,感謝一直以來的捧場。在下也會再接再厲,繼續翻譯好文給大家。再次,謝謝(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這本書的下一章節:《日本棒球考》,作者透過村田兆治、衣笠祥雄、村山実等名選手的事蹟,深入探討了日本棒球哲學的精神內核)。

RJ 2010/11/11 於北京
(P.S.:話說其實正因為今天是光棍節,所以才有機會把剩餘的內容翻完po出來T_T)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後,棒球界也面對著日益增長的各方壓力。首當其中的,就是從美國學來的“baseball”一詞遭到禁止,自那以後,這項運動被統一要求命名為“野球”。不僅如此,選手們也被視為“士兵”、“戰士”,在比賽前還要進行投擲手榴彈比賽。隨著戰況的惡化,全部比賽也被迫中止,無論是誰,只要體格強健,都要被派往戰場。在這場已經有濃厚敗北意味的戰爭中進行抵抗。
在記錄上,也有過皇軍的士兵們,在南太平洋的戰場上大喊著“死吧,貝比·魯斯!”然而,事實上,魯斯在戰爭末期,為兩國和平而擔任調停者的角色,對日本人而言是個很特殊的存在。美國政府也考慮過以魯斯為首組成宣傳隊,對日本國民進行遊說。原定的遊說內容包括使用日本人的體育精神進行說服,而如果無法勸降的話,美國政府會作何反應至今不得而知。最終,並沒有採用這一方案,而是使用了更強力的對策——使用原子彈。

戰爭結束的時候,總計有72名職業棒球選手失去生命。在這之中,也包含有澤村榮治。他所搭乘的船在東亞海域遭到魚雷攻擊沉默。另外,名古屋軍的20勝投手石丸進一也在1944年的神風特攻當中陣亡。
池井優曾著有《白球渡過太平洋》一書,在書中他記述了石丸進一人生的最後幾小時。
“赤嶺先生。麻煩您了。請寄一個新球過來。”
收到重要的新球的石丸興奮地回了信。

“以棒球作為畢生的職業,真的是十分令人開心。雖然在這過程中,也有非常辛苦的經歷,但是回想起來,更多的還是幸福的時光。24歲的現在,我無怨無悔。我這婆娑的一生,最終以海軍少尉的身份,向敵軍母艦特攻而死,也是我本人的意思。明天,五月一日,我保證命中敵艦,並以‘忠孝’二字作為我生命的總結。
四月三十日 海軍少尉石丸進一
致赤嶺昌志先生”

這是石丸給赤嶺的最後一封信。儘管和原定的五月一日不同,但在延期10日之後,身為神風特別攻擊隊築波部隊的一員,石丸自鹿屋基地正式出發。
在上午十點出發之前,準備萬全的石丸,拿出赤嶺寄來的新球,對前法政大學一壘手本田耕一投出了人生最後的噴射球和曲球。
這最後的投球的裁判,是海軍報導班員山岡莊八。因歷史小說《德川家康》而成為著名暢銷書作家的他,被當做軍隊文職人員徵用,並被安排在鬥志高昂的鹿屋基地。
“投出10球好球便出發喔!”
作為裁判的山岡,看著飛入本田手套的球,面帶沉痛地喊出“Strike——!”
計畫中的投球完畢之後,石丸登上戰鬥機。在這時,他將手套和球留在了地面。引擎轟鳴的飛機飛向遠方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作為遺物,手套和球被送至佐賀的石丸家。
也有並未陣亡的棒球明星。在戰場被俘的水原,即便要在集中營負擔嚴苛的勞動,也依然向當地的俄羅斯人介紹棒球。川上則服役於位於熊本的步兵連隊,在日本內地度過了三年軍旅生活。而在日本法律下被視為“外國人”的斯塔魯賓,也在憲兵的監視下被強制留在東京。他們都得以免於戰死(斯塔魯賓在1956年於東京遇車禍身亡)。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全國一片荒蕪。在戰爭期間被破壞而廢棄的棒球場很多,而由於戰後全國糧食緊缺,球場也用來種植糧食。球員休息區也用作臨時住房。面對如此窘境,急需重新凝結國民意志的聯合軍總司令部,注意到了棒球的力量,並允諾職業聯盟重新開賽。
戰後和平年代的棒球迷,相比戰前有了非常大的區別,他們更單純地將目光集中在球員本身。在他們崇拜的新英雄之中,就有外野手大下弘。他是一位自由奔放之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並和多名女子都有著不同程度的緋聞。“俺啊,從大學棒球中可是啥也沒學到。”大下弘就連說話也是口無遮攔的豪爽之士。
以可口可樂為象徵的美國文化也逐步浸入日本人的生活了,不僅如此,還在日本被視為“Demokurashi(譯注:Democracy,民主;感謝Dorasaga大大幫忙)”而流行著。受新制度的影響,無論是大學還是職棒,監督也是由選舉產生了。隨後,在1949年,親日派的奧多魯帶領小聯盟的三藩市海豹隊來日,再度恢復了明治時代的日美對決,整個國家沉浸在一片熱情觀賽的氛圍當中。

至1950年為止,一直是單一聯盟制的日本職棒發生分裂,變為中央聯盟和太平洋聯盟。各個聯盟的冠軍隊於日本系列賽爭奪總冠軍,這個賽制自確立起執行至今。不僅如此,球團逐漸大聯盟化,不是市民球團而是大財團來運作。大企業出於宣傳自身的目的,以財力支持棒球。例如大洋隊就是由大洋漁業水產公司支持,以促進鯨肉產品的銷售(當然,現在已經立法禁止銷售鯨肉了)。
另一方面,業餘棒球也依然保有超高人氣。早慶戰總能聚集5萬以上的觀眾,每年夏天的全國高等學校野球選手權大會也連日爆滿。在這樣良好的氛圍下,日本職棒人氣逐年上升,自1955年以後,日本全國的電視銷售數量急劇攀升。
在此之中,人氣淩駕於所有球團之上的就是媒體財團所有的讀賣巨人。巨人隊不僅在1965至1973年間創造了空前絕後的九連勝,其王牌打者王貞治在職業生涯22年內打下了超越貝比·魯斯的868個本壘打,而他的隊友長島茂雄也憑藉光彩奪目的表現和豪放的球風吸引了大批觀眾,總計有6次最高打率獎項入賬,堪稱日本職棒最受歡迎之人,由此,巨人隊在全國確立了其至高無上的人氣。

戰後的日本棒球,同日本戰後驚人的國民經濟產值一起騰飛。迄20世紀的最後10年為止,主辦方聲稱,他們已經實現了年觀眾2000萬人次的大成功。而頒發給MVP選手的獎品,也從戰後最初的“醬油一桶及豬一頭”變成了名牌跑車和數百萬元現金。由此,日本向全世界展示著國家的實力。1988年,東京巨蛋建成,內場席位最高票價4500日元(約合35美元——同期大聯盟票價最高也只有12美元)。這就是日本的現狀。
不過,日本棒球的實力,並不是同其經濟發展同步的。在賽季結束後定期進行的日美對抗賽中,日本的隊伍要想擊敗美國隊,依然非常不容易。然而,相較之前而言,與其說是更強大,倒不如說更加清晰地展現了“日本幫去”的特徵。日本的棒球,如實展現了當今日本人的特徵——他們的思維方式、生活形態,甚至是精神生活,全都付諸於斯。

日本人將各種各樣的感情都傾注於棒球中,也就是說,他們的球風和國民性是一致的。
日本人,是在集體中尋求價值認同的民族。然而,不可思議的是,他們所推崇的體育競技,反而恰恰是劍道、相撲這些強調一對一對抗的運動,而沒能催生出團隊作戰的運動。而恰當出現的棒球,則提供給了日本人一個展現日本人獨有的團隊意識的機會。

事實上,像王貞治這樣的本壘打王只是極少的個例。這個國家的棒球常年以集體為核心運作球隊,犧牲觸擊、搶分觸擊、打帶跑等戰術的頻繁使用,是典型的日本棒球特徵。例如1985年,阪神虎隊以219本壘打刷新了日本職棒中央聯盟的本壘打紀錄,但同時也創下了全隊141犧牲觸擊的新紀錄(譯注:犧牲觸擊紀錄於1988年被中日龍隊以141犧牲觸擊取代)。
棒球和其他團隊運動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非常強調個人對抗。而在這個人的對決中,個人意志的強弱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著勝敗,這一特徵,和日本的武道、相撲等運動非常相似,例如,在相撲比賽之前,要進行多種多樣的儀式、雙腿依次起落的準備動作,就仿佛是投手和打者之間的意志決鬥一般——投手各具特色的投球姿勢,以及打者在準備時用球棒敲掉釘鞋裏的泥土——和相撲的準備動作在精神層面上是一致的。

還有,棒球吸引日本人的恐怕還有一點,就是它是一項節奏比較慢的運動。那些身為日本通的歐美商人,誰也不會否認一個事實——日本人事事謹慎。他們在做一個決定之前,會召開數次會議以分析問題。在棒球場上也是一樣,投手投球合手後的時間,局數的交替,大多以一種比較緩慢的節奏進行。日本人相信,直到比賽的最後一個出局到來之前,一切都沒有結束,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日本的棒球比賽,就如同日本的企業會議一樣,不知何時才能結束地無盡延續著。
在比賽進行過程中,如果發生了些意外情況,大家就會聚集到投手丘,監督、教練和選手一起,甚至有時還加上裁判一起“開會”,其結果是一場普通的比賽也要打3小時以上。事實上,日本的棒球比賽,與其說是體育運動,倒不如說是三菱的公司大會更為貼切。
沃倫·庫洛馬蒂選手說了下麵的話:
“日本的監督統籌全局,大家都很怕犯錯,所以事無巨細,都要跟監督彙報。於是就導致話非常多。在彙報審批之後,才可以行動。有一次我們在大阪比賽,僅僅半局比賽就打了45分鐘。我懷疑這恐怕是世界紀錄了吧。”

我們還可以把棒球同歌舞伎進行一番比較。歌舞伎作為一種傳統的高度模式化的表演形式,一出劇通常持續4~5小時。而棒球選手一球、一球投出的動作,和演員的一種動作非常相似,那就是用於增加戲劇表現力的“間”。抱著這樣想法的日本人並不少,例如,很多人盛讚江夏豐的投球姿勢,其中就包括這樣的話:“他在投球的過程中,會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停頓。這個停頓,就將打者的注意力也一併切斷了。這正是‘間’的用法。”

最後,棒球還滿足了日本人無盡的求知和統計數字的癖好,這一點也大致是沒有問題的。
戰後的棒球事業,促進了日本的體育新聞的發展。地方報紙和晚報總計14種報紙都有體育新聞版面,每天提供給3000萬人閱讀。在這些體育新聞中,有著為滿足讀者統計癖的專門模組。例如,在刊登比賽結果時,不但要展示打數、安打、打點、得點、四球、死球、三振……等等十數種數據,甚至還要列出全部出場打者的全部打席的結果。更有甚者,要張榜公佈中央聯盟和太平洋聯盟排名前30的打者的戰績——打率、打點、本壘打數就不用說了,就連二壘打、三壘打、盜壘、四球、死球、三振、勝利打點、犧牲觸擊、犧牲高飛球、上壘率、長打率、有跑者在得點圈時的打率等等也要一一列出,公示在複雜的表格上。

電視轉播也一樣,除了局數、得點、好壞球數、出局數,畫面還會顯示投手的球速、以及落球點、甚至變化球的種類也要顯示出來。
以前,有一位日本作家曾這樣描寫日本全國人民對棒球的熱愛:
“棒球這種運動,對日本人而言簡直可以說是‘天作之合’。如果美國人沒有發明棒球,日本人也會發明的。”
這句話,恐怕也是大多數日本人的心聲——我們對棒球的理解,比美國人要更深刻。即便保守地揣測,也一定是有這一層意思的。






--以下是推文--

Dorasaga: 感謝推! 。。。 說到豬一頭,20世紀初(台灣還是日治時代),大聯盟也有再送
Dorasaga: 主要是山羊以及牛。小熊隊就很喜歡送羊,「三根手指」馬奇雅多就收過,還有照片為證。。。
orcorc: 推!
Dorasaga: *更正:「三根手指」馬德嘉 布朗,這樣發音比較對,漢名:朗摩達(笑),歷史上第一位投曲球,名人堂、兩次世界大賽冠軍。
Dorasaga: 為什麼要提呢?因為澤村榮治、本田耕一、斯塔魯賓也是對日本棒球史有貢獻的名人。
Dorasaga: “Demokurashi” = democracy = 民主(原文也是故意用羅馬字)
Dorasaga: 鯨肉其實日本人還在吃。我在日本看到便利商店(7-11)在賣。
Dorasaga: wiki:1987年の商業捕鯨中止などで激減した鯨肉の学校給食が徐々に復活し、給食を実施している全国の公立小、中学校約2万9600校のうち、2009年度に一度でも鯨肉の給食を出した学校は、18%に当たる5355校になった。
Dorasaga: 五千多所中小學營養午餐吃得到鯨肉,這是很可觀的消費量!雖然禁止「商業捕鯨」,日本捕鯨船照樣用「學術研究」明目張膽地獵殺鯨這種保育類動物。
Dorasaga: 然後最後一段日本作家的描寫,原文是說:「如果美國人沒有發明棒球,日本人也會發明的。」
Dorasaga: 評:馬後砲。明治引進外國東西以前,承平的德川幕府250年來各種體育項目都是個人競賽,從來沒有團隊戰的觀念。
Dorasaga: *記錯了,想到是迴轉壽司店。不過也是連鎖的。7-11是賣馬肉。不過日本做肉的宰殺老馬的手法比起殺鯨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平: 真的太神猛了...不是這樣的介紹,真的很難解釋日本「野球」的真正內涵
RJ: 感謝Dora大大指正,已經修改完畢了
schumibest1: 讚!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