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民意調查】請問你最支持日本職棒那一支球隊? 會員註冊 •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  登入

回到首頁

日職直播

最新影片

最新圖片 

日職行事曆

網站連結

加入粉絲團

搜尋本站 

個人資料

進入討論區
 [翻譯]《野村note》第五章最後一節!!——未來創造能力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贊助商連結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六月 27, 2008 4:02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小生的期末考試終於完畢啦~~~不管結果如何,總之可以先輕鬆幾天了,當然,連載再開,請多關照!



第四章 才须学也


只有左打者才有的危險區域


左打者危險區域

無法好好應付左投手的內角球的左打者很多。面對投往內角的球幾乎都出手。
在打中之前,棒球啊,無論是左打者也好,右打者也好,都必須往一壘跑。左打者揮棒的時候身體就向一壘方向轉,在這過程中就往一壘跑了。總之在揮棒的一連串動作中進入起跑的動作,僅僅是無意識地把身體打開,好球帶裡的球內角也好什麼也好全都打出去。當然了在有著對內角球的意識的時候,遇到了左投手的外角滑球,身體打開了就打不到。相反地,有對外角球的意識,投來了內角的噴射球的時候,右肩的姿勢崩壞,也有從下一球開始身體變得容易打開這樣的缺點。

但是往內角一邊倒地配球,或者往外角一邊倒地配球的話,就算是犀利的好球,被打出去的概率也很高。

同樣地,一邊倒的配球對右打者也是不行的。應該往一壘跑是無意識的意識,但是身體向三壘方向旋轉,揮棒和起跑的動作就沒能連在一起。所以右打者就不能理解適度把身體打開的含義。將內角的噴射球打到界內,是需要相當高的技術的。
通算整個職棒史,首位打者以及打率排前十的打者中,左打者的數量壓倒性地多於右打者。早期的有川上哲治(巨人)、張本勳(東映—巨人—羅德)、榎本喜八(大每)、王、巴斯(阪神),近些年的一朗、松中、小笠原道大(日本火腿)(現巨人——譯者注)。連續獲得首位打者、打破安打記錄或是達成三冠王的打者不斷是左打者呢。

直到去年,右打者將外角球打成右中間方向的飛球很多。在我們那個時代沒想過有這種情況。改成使用低彈力球的本季,在我的印象中,右打者打向右方向的本壘打數量極度減少了。
然而,左打者將外角球或者更甜一點的球打向左中間方向而且很深遠這件事,從很早以前就沒有變過。

做著捕手,左打者的皮帶高度,正中以及偏外角一點的位置(請參閱220頁附圖),只要投到這裡來,無論是下位打者也好還是投手也好,只要是站在左打的打席上,就可以很好地打出去。所以我不厭其煩地對捕手講“對左打者投外角的時候,一定要投到原點去,稍微投高一點就危險啦。”
外角低投得好的話,就是遊擊方向的地滾球。稍微高一點就變成遊擊手頭上的安打。也可能突破左外場和中外場之間,根據情況不同,搞不好也有可能會變成左中間深遠的本壘打。

達成了3000支安打成績的張本打向左邊的球,從捕手的視角看起來就像是用網球拍打回去,很美妙地(惚れ惚れするほど)從手腕到球棒,做出很漂亮的姿勢。球的落點對於左打者來說不遠不近剛剛好(美しさという点では左打者のほうがはるかに勝るし),球也很好地飛出去。
另一方面,除了被稱為一流的右打者落合博滿(羅德—中日—巨人—日本火腿),其他的右打者中,長距離打者大多只是拉著打球。往左方向可以打出有著很漂亮的抛物線的本壘打,但是卻很少有中外場或者右外場方向的本壘打。

昭和38(63)年,我整個賽季打了52發本壘打,但是打向右方向的本壘打還不足十發。這確實是,打了球以後必須往一壘跑的這種叫棒球的運動的特性,我也認為從中能總結出左打者和右打者不同的打擊理論。

只是將整個揮棒動作和起跑融合在一起的話,左打者是有優勢的。
從電視上看來,左打者經常是在打出界外球的一瞬間就從畫面上消失了。阪神的赤星憲広、藤本敦士、鳥谷敬、巨人的清水隆行、軟體銀行的川崎宗則、養樂多的青木宣親是這方面的代表。就是揮棒的同時從打席中飛奔出去,往一壘方向跑。
實際上在擊中球的一瞬間做出向一壘方向的起跑動作,只是在潛意識裡抱著儘快沖到一壘的想法而已。作為不是先發選手的巨人的鈴木尚広、廣島的東出輝裕這種腳程快的選手也能看出這種傾向,以腿腳為武器的選手會稍微有比別人更多一點的儘快沖一壘的想法。這就是被稱為“跑帶打”的打擊方式。然而這些俊足打者或多或少(いくら俊足打者)就因為內場地滾球被簡單地殺出局了。或者面對比較高的直球時棒頭倒了下來,打成很普通的高飛球,當然了,對於急速向外角變化的變化球更是沒辦法,直接揮棒落空。儘管跑得快,但對提高打率并沒有幫助。
正因如此,我對赤星啊藤本啊經常下“瞄準遊擊手頭上方的位置”這樣的指示。要好好地把球打到左方向去,這樣的意識是必要的。這樣的話,就能盯準只靜止了零點幾秒的球。

說點題外話,很多左打者沒法很好地觸擊的道理也是一樣的。潛意識裡有著“我也要想辦法上壘”這樣的想法。在好好地觸擊之前就已經往一壘方向跑過去了。所以我對左打者說“(觸擊之後)從球落到地面上的時候再開始往一壘跑吧。”,跟他們嘮叨了很多“總之觸擊之後,好好地打出去之後才開始跑”這樣的話。

附圖如下:

野村所謂的危險區域就是圖中左打者45 46 55 56這四個格




--以下是推文--

JerryEs: R大....圖看不到喔QQ
RJ: 已經修改過了,這次請試試看吧!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RJ 在 星期五 七月 04, 2008 5:08 pm 作了第 3 次修改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01, 2008 3:59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繼續更新啦~~這次的主人公是巨人的正捕手阿部慎之助。

第四章:才须学也

捕手是疑問鋪

評論家們看了比賽,總是會說上一大套。特別是針對巨人隊的正捕手阿部。
新聞也是,電視也是,我們評論啊解說啊總是被要求除了日本一爭奪戰和季後賽以外,其他都要多說說巨人隊的事。在那巨人隊中,我思考著阿部作為捕手的判斷和洞察如何影響著比賽。

阿部進入球團至今已經6年了,作為正捕手也有五年了。以能夠同時承擔打者和球隊領導者為目標努力著。但是,在經驗層面上,還遠遠處在學習階段啊。但是,對阿部最大的不幸,正是他所在的巨人已經從完全的投手王國的姿態消退了,昭和50年代的江川、西本,60年代的齋藤雅樹,槙原寬己,桑田真澄,那種有著極端的言行,說捕手的引導完全不重要的大投手已經從巨人隊消失了(这里是指不需要捕手引导也可以压制打者的超级王牌——译者注)。

現在的投手,有那個水準的是上原,但上原只有140公里程度的直球,一旦他的原點能力(投到外角低的直球的精度)或者指叉球的控球力下降的話,就必須靠捕手的引導來欺騙打者了。

所謂“捕手是教練的分身”。對巨人的“教練”來說,注目度和別的隊伍沒法相比。巨人的教練,成績變差就是媒體的關注點,只要沒達到球團老闆期待的成績,就意味著合同快要到期了。至於有沒有逆轉贏得優勝的可能性,就是下一任教練需要考慮的問題了。那真是責任重大的職務啊。

當然了,對“場上的教練”來說,也就是阿部也有很高的要求。阿部的判斷正確與否,直接左右著巨人隊的成績,總之,就算說巨人能不能獲得優勝,其中大半要指望阿部,這麼說也不過分。我總針對阿部提出嚴厲的批評,正是出於這個原因。

從大學時代起打擊能力就參與定期評定,進入職棒打擊成績也被視為強打者而寄予很高期待。與這樣的阿部相比,“打擊有2成5的打率就可以,取而代之的是好好學習配球”這樣定位為“8棒•捕手”的古田,兩人真是有很大的不同啊。
阿部的引導是進入打席時的心理,也就是打者的心理。而古田啊,矢野啊是以捕手的心理在打擊,“守”和“打”的優先順序,完全是相反的啊。

話說回來,阿部的引導可以明顯看出具有“攻擊意識”這樣的意圖。在球數為2好3壞的時候,會選擇直接從內角進攻。
確實,用直球“啪——”地直接塞進內角決勝負,打者眼看著球放過去,球審的手變成拳頭高舉起來,實在是令捕手沉醉的瞬間啊。但是這樣強行取得出局數,與讓他打得不好而取得出局數,本質上是沒什麼不同的。對捕手來說,關鍵是選擇失敗可能性相對較低的方式。
再說,內角是有著很高的風險的。那是打者會全力揮棒的區域,同時也有可能投出觸身球,不要忘記也是有這樣的危險的。

如果覺察到了打者明顯在瞄著偏外的變化球,那麼“這時候來個內角的壞球吧”也是不錯的選擇。然而根據狀況啊,投手的能力啊,那“不錯啊”也有可能變成“還是不要這樣了吧”。

狀況是滿壘。投手是雖然有著可能取得勝投資格,但經驗很少的年輕選手。無論如何選手都會有“饒了我吧”“真是不想碰上(觸身球)”這樣的心理在起作用。或者是1好球1壞球,1好球無壞球,這樣的球數的時候,“真是不喜歡第一球先投壞球啊”這樣的意識就會出來。有這樣的事,再要求投內角的時候,不得不考慮有很高的可能性會投到打者的甜點去。這時候,就是思考模式必須從“打者中心”轉向“投手中心”的時候。

我對投手有著“分析”、“觀察(看到眼睛所能看到的)”、“洞察(看到眼睛看不到的——也就是解讀心理)”、“判斷”、“記憶”這五層要求。至少要能夠達到觀察的層次,否則的話,沒法切實地進行引導。
平常是A型(以直球為重點,適度應付變化球)的打者,突然將A型打者從來不出手的犀利的變化球打出去了。這個時候,突然變成了D型(押寶瞄準某種球打),或者是C型(決定了打擊出去的球的方向),一定是有什麼理由的。
看穿了投手的姿勢的小毛病啊,從捕手的姿勢架構讀出配球啊,分析了捕手配球的習慣啊,總之是有什麼原因的。
看穿打者發生變化的瞬間。為了這個,一定要從平時就磨練觀察力。

總有人說“野村棒球就是資料和資料(Data)的棒球”,我決不是這麼想的。資料和資料是觀察來的,在直到比賽之前做的準備。另一方面,情報也需要在比賽過程當中收集。
投手的小毛病啊,配球的傾向啊,有事甚至可以從二壘手和遊擊手(這兩個人能看到捕手的暗號)的動作以及他們的距離來判斷球種。还有打者瞄准的球种的(絞り方),盗垒的时候的(仕草),打者和跑垒员看到休息区的暗号时的反应,这都是在比赛中获得的情报。盡可能多地捕獲這類的情報,從中提取資訊,這都是捕手的責任。

為何在9人中只有捕手一個人是站在相反方向來防守的,而且離打者最近。扇形的場地很好地說明了這一切。捕手的判断失误是致命的,捕手必须要常常有自己是“疑问铺”(原文“疑い屋”,应该是日本的一个俗语)的意识才行。

我當職業選手的時代,抱著“如果球被打出去了,那100%是捕手的責任”的心態來參與比賽。決不能因為自己的責任而導致球隊輸球。所以在配球上不得不仔細斟酌。
“是不是被瞄著呢?”“是不是被看破了呢?”“是不是露出什麼小毛病,破綻了呢”經常抱著這樣的不安。
相反地,作為打者,打擊時下了決心,猜著球種打。用賭博的方式,補充自己所欠缺的能力。但是在防守的時候那樣大膽可是不行的。没有根据和基础的“赌博”式的引导,能赢球才见鬼了(裏目と出たらえらいことである
所以在迷惑的時候,要求投手投到原點(外角低)或者壞球,觀察這些球在通過打者面前的時候睜大眼睛觀察打者的反應吧。

諸葛孔明為了子孫而留下的家訓裡有著這樣的一段話:

“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

看著阿部,真是感覺他有著令人羡慕的作為捕手的素質啊。
3割的打率,可以確實地打出30發以上的本壘打的卓越打擊手感。肩也很好,有爆發力。但是如果忽視了學習,那滿溢的才能便不能開花、是不能為球隊呼喚勝利的。接下來請好好地學習配球吧!


第四章馬上也進入尾聲了。最後一篇的主角是日本球界的至寶——松坂大輔!
敬請期待!



--以下是推文--

Kcars: >>那是打者會全力揮棒的區域,同事也有可能投出觸身球,
Kcars: 大大辛苦了!!(期待下篇
RJ: 啊啊竟然出現了校正的錯誤……已經改正了,多謝提醒!下次一定多檢查一遍!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04, 2008 10:1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第四章:才须学也


想對松阪要求“興趣”和“必要”



與阿部一起,被我投予嚴格目光的選手是西武的松阪。

松阪這個投手,是被稱為有著成為可以代表日本的王牌投手的能力的。首先是他的直球非常快。可以投接近160公里的直球。正因如此,打者不得不重視他的直球。
儘管能投超快球,但是無法打出一片天的投手很多,但松阪除了直球,還能投多樣的變化球,這點和那些人是不同的。曲線、滑球、指叉球、變速球、卡特球。哪個也很棒,或者是接近這些球種的高級球種。
有了這樣的直球和球種,按說捕手可以如想像的一樣輕鬆把打者三振了。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150公里左右的直球也可以簡單地給打回去,如果用所謂“直球只是有速度,遇到變化球就對應不了了”這樣的理由來解釋,卻見到了面對慢速的曲線球啊,變速球啊也隨著打了出去(打成界外球)這樣的鏡頭。
這之中的原因一個是松阪的原點能力(將直球投到外角低端的能力)比較低,還有一個松阪的缺點,就是他的投球姿勢。

我在社會人球隊當教練給我的感覺就是,與職棒不同,以和同樣的對手沒法對戰好幾次的淘汰賽為主要形式的社會人棒球,SHIDAX的選手,遇到130公里左右的直球也會揮棒過慢,空揮不中啊,常有這樣的事。我问选手“对方的球尾劲很好吗?(手元で伸びているのか)”,给了我“还好吧……”这样不准确的回答。
那些投手的共同點,就是他們投球姿勢出手的一瞬間非常有氣勢。打者看到了投手的投球姿勢和扣腕,潛意識地將投手當作速球派的投手來對應了。結果,被投手的投球姿勢迷惑,揮棒時機沒找准,白費力。

另一邊,我看了松阪的投球姿勢,他也是速球派的投球姿勢。打者在他投之前就已經準備著要迎接相當快的球。投球姿勢和實際的球速的節奏相當,對打者來說就不難了。而且恐怕球的初速(球剛剛出手時的速度)很快,但終速(臨進入捕手手套時的速度)會慢下來。
我也在擋網後面看過,確實感覺沒有測速槍所顯示的那麼快。並沒有因為是150公里就無法出手的感覺。這可能就是因為初速和終速有區別吧。
大概是因為他在出手的瞬間,指尖撥球出手的時機並不是特別固定吧。儘管從過去就一直強調“在球上加上旋轉”,但是因為在球上加旋轉的意識比較弱,所以要保持一流的扣腕的同時連續將犀利的球投到打者的腰際恐怕不太可能吧。
對他來說是一級水準的曲線球,因為被A型打者隨著球打了出去,指尖撥球不充分的問題就被掩蓋起來了。
因為對應的是A型打者,捕手害怕出現失投被打出本壘打的局面,很難要求投慢速變化球,但完全用直球也不行。觀察了西武的細川亨和野田浩輔對松阪的引導就能發現,結果松阪這個投手變成了變化球投手,總的來說要求投滑球和指叉球這樣的半速球的比例是非常高的。

中日的山本昌的直球只有剛過130公里的水準。和松阪比起來差了20公里以上。即便如此他的直球還是能取得三振。打者揮棒慢了。原因是,比起他實際的球速,遠遠看來投球姿勢讓打者以為球很快,結果被迷惑了。
松阪在往日本一的道路中中,直到平成16年的第六戰勝利之前,在日本一爭奪戰的戰績是持續三連敗。投球的內容也不好,被連著打出去。在關鍵的局面下被打出本壘打。這種程度的投球不適合被稱作“可以信賴的不動的王牌”呢。
與洋聯的隊友共同戰鬥。大家都是是正面對抗,但正因為面對對手的全力揮棒,投手的球也會稍微偏高(壞球)。結果全力揮棒就落空或者打出高飛球出局。而央聯在面對松阪這樣的速球派投手時,有很多採用短握棒、嘗試右打,緊湊打擊等等方式的打者。
特別是日本一爭奪戰,打者無須考慮個人成績,全力為了球隊的勝利而戰。所以那個在聯賽(長期戰)中可以通用,雖然是哦有速度但是精度絕對不能說很好的直球,在短期決戰中就成了很好的目標了。
雖說松坂的投球在洋聯也吃得開,但不能說是完美的。松阪從進入職棒的平成11(99)年開始,連續3年獲得了個人最多勝的獎項,直到平成17(05)年的全明星賽,總成績是84勝52敗,勝率是.617。同期進入職棒的上原到同一時間,成績是91勝41敗,勝率.684。在勝率上上原大大超出松阪。儘管說這跟所屬球隊的攻擊力也有關係,但是單從感覺來看,也沒有超越上原。

就算有接近160公里的直球,但在近代棒球中,能讓人完全無法揮棒就擊敗這種事也很少了。保持日本最快紀錄的橫濱•克魯(現巨人——譯者注)的161公里的直球在最後也會變慢,被赤星打成界外。所以要注意快慢節奏,不光是投慢速球,投球姿勢的節奏也要好好注意。

接下來,我們再次考慮一下各種球的作用吧:

直球的話:
1,讓對方揮棒落空;
2,投內角壞球破壞對手的打擊姿勢;
3,投入原點取得好球數;
4,與指叉球等變化球靈活搭配——等等。

滑球的話:
1,讓對方揮棒落空;
2,讓對方打不到甜蜜點製造地滾球出局;
3,投到左打者的內角製造界外球來取得好球數;
4,與噴射球搭配活用;
5,往左打者的外角壞球區投去而滑進好球帶,讓對方不揮棒而取得好球數——等等。

指叉球、變速球等等特殊球的話:
1,讓對方揮棒落空;
2,破壞打者的打擊節奏;
3,讓對方打不到甜蜜點——等等。

如果不理解這些目的,即便是一流水準的變化球也會由寶物變得一文不值。

能夠擁有高度的集中力的兩大要素是“興趣”和“必要”。
日本球界裡的投手,就算是稍微有些問題也有可以爭奪個人單項獎項的可能性。有着那个素质的松坂,感到自己还需要什么的机会不是很少的吗?(なかなか自分にはまだ何かが必要だと感じる機会は少ないのではないか)如果在“姿势的再调整”,“手腕的挥动(重视球的旋转)”这些事情上再多下一点功夫不是更好吗?
球隊將一場比賽的走勢託付給王牌,王牌投手有著為了能夠“更輕鬆地勝利”、“更穩妥地勝利”而不斷在投球水準上努力提高的使命。

棒球界完全在向著國際化的方向變化。以後比奧運會更加重要,不能失敗的國際大賽的數量也會更多。其中大多是一次定勝負的淘汰賽。
松阪哪一天體會到了“興趣”和“必要”,那時候即便是最重要的一場比賽也可以安心地派他出場,會朝著日本的無可爭議的王牌這個方向成長吧。我堅信著。


《野村Note》第四章就此完結啦~~接下來的是比第四章在章節上整整多出一倍的第五章“沒有中心的組織沒有用”,還請各位大大繼續支持小生!



--以下是推文--

orcorc: 我個人是對初速&尾速的效果感到疑問啦,因為之前有看過文章,好像影響並不是那麼大。另外藤川的初速&尾速又不是那麼特別,好像比克魯還差,所造成的效果卻有差距。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懷疑就是了
RJ: 以小生打棒球的經驗,打擊的時候自己有一個1、2、3的節奏,這個節奏是固定下來的,如果投手的投球姿勢準備時間很長,我就會在他某一個動作開始時才進行數數,來跟上投手的節奏。但是有一種情況是投手本身的節奏很快,沒等我一二三數完就已經出手了,這個時候我的打擊節奏就會被打亂。我看藤川的投球節奏比克魯快不少,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原因。
RJ: 當然,小生也是從自己業餘水平進行猜測的,後來想到既然職棒裡面有quick投球法,應該不是小生說的原因,只是從自己的經驗加以猜測罷了
Dorasaga: 野村不虧是老奸巨猾。「投球姿勢的節奏也要好好注意」=「放球的欺騙」
Dorasaga: 「結果松坂這個投手變成了變化球投手」=影片討論區很多人的誤解:直球決勝負才是王牌?
orcorc: ...奇怪了,我怎麼覺得藤川的投球節奏很慢= =?
RJ: 我是這么覺得的,相比大多數投手,藤川本身就沒有繞臂動作,在壘上無人的情況下,相比之下,松坂整整多了兩秒時間。
orcorc: 很多後援投手都沒有繞臂動作呀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11, 2008 12:36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第五章 沒有中心的組織沒有用


被誤解的團隊優先主義

現在,日本的球界可以稱得上值得信賴的王牌投手,無疑是上原投手。
他在以直球的軌跡下墜的指叉球上,加以滑球的手法和噴射球的手法,形成獨有的指叉球。特別是面對左打者時投出帶有噴射球效果的指叉球,比伸卡球的效果還好。是非常難對付的球種。
但是他除了這種滑球,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原點能力,也就是把直球投到打者的外角低端的精度很高。
比如球數是2好球1壞球,2好0壞之後投了個偏離好球帶的球,或是1好1壞後打者將直球打成界外球變成2好1壞,總之,在投捕搭檔想著“好!下一球決勝負。(打者則是想著‘兩好球了,要被逼入絕地啦’)”的時候,下一個球瞄準變化球打的概率很高。結果是投手和打者的心理一致的時候很多。
這時候投出偏向外角低的滑球或者指叉球,就會被打者打出去。如果配直球呢,考慮到或許正好打者正等著直球,捕手也不敢配。
遇到這種場面(但是右投手對左打者,左投手對右打者的時候除外),我就會告訴捕手“讓投手投到原點來”。內角直球,或者以同樣軌跡滑到外角的變化球,想著這兩種球的打者很多。在這時候,原點是死角。
實際上,為了避免當遇到內角球是無法對付,等著外角低直球的打者非常少。而且,就算是等著外角低球,被投到原點時就算想打成界外球也得竭盡全力了。
上原恰恰是長於原點能力。這比起松阪155公里程度的直球或者川上超過140公里的卡特球,更讓人放心。

然而被稱作在能力上絕對無愧王牌投手之稱的上原,在心理層面還遠遠沒有達到王牌投手的層次。那是因為他持有一些固定觀念的緣故。

平成17年的開幕戰,兩大腿疼痛的上原,直到第七局,以漂亮的投球封住了廣島的打線,球數是83球。然而從估計要提早交換投手的教練團那裡被問道“要交換嗎?”,上原同意了,下了投手丘。在那之後,不穩定的後援陣被擊潰,巨人痛苦地在關鍵的開幕戰被逆轉,吃下了敗仗。
100球,或者120球就交換。在美國,教練嚴格地檢查球數,比起讓球員保持好的狀態完投,更多時候是等球數一到限界就換下來。日本球界引入了被稱為“Major 流”的事物後,從上原開始,最近拘泥於這個球數的投手變多了。

但是,日本和美國是有很大不同的。美國的先發投手是每隔四天登場一次,而且還會有15連戰,甚至20連戰。與之相對的,日本是於每週一次的星期一(洋聯是星期四)休息,再加上投手是每隔5天登場一次,不,實際是隔6天登場一次。儘管如此,除了以“美國是以120球作為先發投手的投球界限”這種固定觀念來思考以外,什麼也沒有。

作為一個人,活著,人生和工作是不能分開的。人類只有工作才能活下去,人格也在工作中形成。反過來說,人格會被工作的成敗而左右。
人類形成、人格形成。這是在做工作的時候一切的基礎。所以從古至今,為了世界,為了人,拼命地努力過來,取得的成果完全回饋於自身。但是完全以自我為中心活著的人,是無論如何不可能擁有高尚的人格的。

對上原來說,是自己繼續投下去還是將接下來的比賽交付給不穩定的後援投手陣,不同的選擇對球隊勝率(其實就是上原的勝投數)會產生非常大的影響,這點他不會不知道。在他被教練組問道能否繼續投下去的時候,本意是想說不定上原還想繼續投下去。然而從上原口中聽到了不能投下去的回復。對上原來說,欠缺的是真正的球隊優先意識。

說起團隊主義,首先就是“讓出”和“忍耐”,然而除了這些,“我是王牌投手所以理所當然要堅持投到最後”,“為了勝利由我接著投下去吧”這樣的自我主張也是非常好的球隊精神。
被稱為王牌投手,作為王牌投手站上投手丘,光追求20勝是不行的,要有追求20勝0敗的氣概。更不用說作為常勝軍巨人隊的王牌投手,那種氣魄一定要比任何人都強。


下回:王牌是隊伍的榜樣

敬請期待!



--以下是推文--

orcorc: 我是覺得從這邊就可以看出來野村的先發投手觀念確實是比較老式的,對於先發投手的投球數甚至於王牌的上限都有很高的要求
orcorc: 不過野村算是有修正過的版本,所以是好是壞就要另外在討論了。只是單就上原這個例子,由於他身上是帶傷的,所以首腦陣謹慎一點把上原早點換下來我覺得並沒有錯誤,拿這個例子來說明我覺得不怎麼恰當
Dorasaga: 總覺得這篇是野村有欠從廣角審視的問題,
Dorasaga: 因為雖然休息天數90
Dorasaga: 因為雖然休息天數(投幾休幾)是一個因素,Major最不得以控管先發投球數的理由
Dorasaga: 恐怕是打者強度勝過NPB、頻繁的換氣候海拔都不同的主場旅行、
Dorasaga: 造成投手疲勞...不過,NPB休五其實先發練投量比起Major卻遠超過,
Dorasaga: 讓我不僅懷疑這不能算個重要因素...
RJ: 小生在翻譯的時候也是覺得他對ACE之所以作為“ACE”要求真的蠻高,單純從行文來看,倒是蠻有氣魄,可是作為ACE就會辛苦了……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七月 16, 2008 5:23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書接上文,本節當中,野村繼續對球隊的ACE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王牌是隊伍的榜樣


大多數評論家對王牌投手和四棒打者是抱有好意的。根據平常的經驗,他們因為比其他選手更加活躍,被稱作王牌投手啊,主炮啊。和其他選手比起來,他們能夠被允許投球被打出去、
或是在可以得分的情況下表現平平,無法貢獻分數的機會是比較少的。所以當他們無法交出成績的時候,大家也會說“算了,畢竟他們也是人嘛。”。
然而,我在這種時候,硬要對他們嚴格要求。上原、松阪、城島、高橋由伸(巨人)、清原、古田、阿部、井川、川上——對他們我也有表揚。但是他們在他們不被批評的時候,我就顯 得突出了出來。所以人們說我“野村對一流選手總是很不留情面”。
但是為什麼我要這樣嚴格呢?王牌投手和主炮的使命,不光光是贏球,或者是把球打出去。他們更大的使命是做球隊的榜樣。

作為教練,在練習態度上、在隊伍中思維方式上、有一個懂得進行團隊協作的中心選手,那真是太謝天謝地了。以“學習上原”、“學習古田”,將球隊引導向正確的方向。
相反地,如果是隨隨便便的話,就會有負面的效果出來。“教練對打線什麼都不說”、“只會對我們發怒啊”,這樣隊伍就分崩離析了。
從聯繫態度到吃飯的規矩,在自我管理上有章法的球員都應該是隊伍的模範。
我在南海隊,作為中心選手在打擊練習的時候,就抱著“你們啊,好好看看我的打擊動作吧。”這樣的心情在練習著。
那樣做的好處不僅僅是對自己鬥志的一種鼓舞,同時也不會因為一點小傷而不上場比賽。不,會討厭休息。休息的話就會有像損失了什麼一樣的心情。

受傷的話是繼續比賽呢,還是儘早休息呢。這是在受傷的時候的不同的思考方式。
我是傾向於即使受傷也盡力去比賽的想法的。出場的話,要怎樣做才好?為想著不可能的事情竭盡全力。鐵人,衣笠祥雄(廣島)就是這種想法的典型。以連續出場紀錄為大目標的話,
就不可能去說什麼軟弱的話了吧?
另一方面,抱著“辦不到的事情就是辦不到啊”,或者“已經這樣了,休息吧”這樣想法的人,那種時候就算勉強讓他出場,也不會有鬥志湧上來的。
我也執著於連續出場。那個數字在職業生涯的晚期中斷了。
從前一天的晚上起就後背疼得厲害,第二天早上起來,不用說轉好了,反而變得更加厲害。
那天是在東京球場進行的2連戰。抱著無論如何也要在比賽開始,穿上隊服前治好的想法。但是(バスの背もたれによりかかることもできない),就算上了球场,肯定连准备活动也做不了。
實在沒有辦法了,就乘計程車去找當時屬於巨人隊雇傭的吉田整骨院。“從昨晚開始後背就疼,身體都沒法動了。可以幫著看看嗎?”說著這樣拜託的話。但是因為他們診所正處在和巨人隊的契約當中,從立場上講也不方便為其他球隊的隊伍治療。吉田先生也說“我需要等待巨人隊的許可。”但是,星期日巨人隊的事務所是不受理事情的。沒有希望了,完全沒辦法地站在外面。

就在這時候,我妻子出來了。“好了請進來吧”,說著進去了。一轉眼的功夫,我脫了衣服,指著後背,“啊。是這裡了”。她剛剛還是很輕地按摩著,就跟胳肢我一樣都快讓我笑出聲
來,就在那時突然“哢!”地一下,抓住我後背的肉……那還真是很疼啊。很快地抓著的手鬆開了,“好了,治好了。走吧。”提心吊膽地試著動了動,完全不疼了。真的治好了。
在去找醫生的時候還是對第一場比賽完全死心,想著第二場比賽要是能出場就好了,結果在第一場比賽時就在第九局作為關鍵打者出場了。

我們那個時代,不僅是我,王、長島也是,被稱為中心選手的人大多執著於不休息。特別是這兩個人,在開幕戰時也絕不休息。這一點,我是抱有敬意的。
這樣說的意思,就是我覺得這幾年阪神的奮起,金本知憲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
他在年輕的時候,有過因為在教練問及身體狀況的時候回答說很痛而被要求休息,被奪走了中心打者的位置的痛苦經驗。所以據說他後來從不說痛。
去年他中了觸身球骨折之後不去找醫生。結果是保持了連續出場的紀錄。有一天會打破衣笠祥雄的紀錄也說不定。
那樣的金本來了之後,阪神的選手的意識就變了。赤星也腹部受傷,但繼續堅持比賽。看到打線的中心選手受了傷也堅持努力的樣子,年輕選手也一點軟弱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從金本加入阪神以後,就算教練團不去哇啦哇啦說個不停,球隊也會自動地往正確的方向前進。

所以我才對中心選手有著這樣那樣的要求。王牌和四棒必須是模範。他的行動決定著球隊全體能否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下去。

隊伍中有中心選手的話,隊伍就可以發揮很高的機能。



下一回:以自我為中心是致命傷

敬請期待!


PS:近日小生有些私人事情要外出一周,可能會稍晚放出,還請原諒 > <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七月 27, 2008 2:3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這篇有幾句話沒有翻譯出來……請各位大大原諒


以自我為中心是致命傷



看到上原之後,讓我想起了當年近鐵的王牌投手鈴木。他是“三百勝投手”,控球也是超群。真的是可以成為王牌的投手。
然而,他好像說過一些反感讓投手連續投的話。
“怎麼能這樣?為了球隊贏球意氣用事,把肩膀投壞了誰擔得起啊?”
在當時遇到3連戰,第一場由王牌投手先發的話,根據狀況,讓他第二場和第三場作為後援投手出賽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而鈴木則是“我絕對不要這樣。”這樣頑固地堅持自己的想法。
我曾經問西本幸雄教練:“關係到爭奪優勝的關鍵比賽,鈴木不會自己主動承擔後援投手的任務嗎?”
“這裡派鈴木出場的話,本來能贏的比賽也會輸掉啦。”
那樣的比賽有好幾次。就連季後賽這樣的短期決戰也絕對不會出場,對我來說真是不可思議啊。
然而相反地从西本教练那里听说“从野村这里对他说了这样的话,对他来说王牌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啊(野村からあいつにいってくれよ、あいつにエースというのはそういうもんじゃっていう話をしてやってくれ)”

從不勉強,從不意氣用事。那樣的鈴木所考量的不僅僅是對手,就連自己人也好好地考量了。所以那樣的投手,留下了誰也說不出什麼的數字,但是對教練來說沒有成功。無可指望,反映出以自我為中心……。如果是在組織中,或是隊伍中的話,以自我為中心是致命傷。順便說,以自我為中心行動是被嬌慣出來的結果。
阪神的王牌投手村山實,自己決定出場順序,配合對巨人戰的比賽調整狀態。雖然是球員但是做著本該教練做的事。
特别是当时因为只有对巨人战被关注,只要有电视转播的话,对巨人战就会全身心投入地投球,而之后的对广岛战就表现平平(そのあとのカード広島だったりするともうてを抜いて,逆に痛い目にあう投手がどこのチームにもいた)阪神时代的江夏丰不也是这种类型吗。

據說當時的教練藤本定義特別生氣,對村山說把你要出場的比賽事先寫出日程表給我好了(或者是:事先把要村山出場的比賽寫出日程表交給他)。
然而,到這個地步,除了意氣用事的感覺之外,還產生了別的心理。本來巨人隊的打線就是以ON為核心的組合最不好對付。要是趕上對手的先發投手是王牌堀內的話就更麻煩了。所以對手知道堀內要登板投球的話,都會儘量避開在堀內投球的日子與對方正面對決。
結果,對村山來說很不幸的是,作為第30代的playing manager,到那為止的任性,把以自我為中心也傳達給後來的選手了。

作為王牌,就算勉強也要投下去化解危機,否則的話,隊員就會說“你自己作選手的時候都不努力,現在當教練了跟我們胡說什麼”,於是,隊伍的機能就沒有了。
從選手變成教練,往往會招來這樣的事情。并不是说从投手转型当教练不合适,而是说选手不会把自己押上去,把自己押上去的选手,听都没听过(選手に自分がやらなかったことを押しつけられなくなる。いや、たとえ押しつけたとしても選手はいうことは聞かない)。

如前所述,“思考決定人生”。人生的評價和作為一個人的評價是相重疊的。無論是成功、還是幸福、使能力提高,無論如何,人性的成長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說,“選擇什麼樣的道路呢?”,“選擇什麼呢?”從這樣的小的抉擇中,給周圍以影響,與他作為人的評價相連。於是最終加在這個人的命運上。

上原以後說不定沒想過當教練之類的事。即便如此,他要想成為這個時代No.1,留下偉大功績的投手,不得不更加貫徹團隊優先主義。
如果不能這樣,就算有好不容易鍛煉出來的才能,也是在職業棒球史上作為一個被大致看好的選手結束職業生涯了。那樣消散於人們的記憶中的大投手有幾十人在。


下一篇:趁熱打鐵 敬請期待!



--以下是推文--

Dorasaga: 感謝翻譯
Dorasaga: 這篇中看得出野村對於「棒球是人生」有很大執著。他也講的沒錯。未來要以律組織,
Dorasaga: 要當教練,自己當選手的時候就要自律聽組織頭的話。
Dorasaga: 當然,這世界上有許多選手引退後不會繼續棒球路。但是相信又更多人是沒有選擇必須繼續下去。
acs1008: 所以老頭在養樂多操壞一堆王牌.........這是我比較喜歡獨狼落合的原因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八月 03, 2008 2:52 a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Yakyuu

目前等級: 先發主投
球速: 150 Km/hr
控球: 160 體力: 22
卡特
1
咻抖
1

  

SFF

  
球隊定位: 監督隨時都會派上場的便利屋
投打方向: 左投兩打
入隊時間: 2006-11-24
本季年俸: 2270万
監督評價: 5分
球迷評價: 6分
所屬球隊:14.gif50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引言回覆:
Dorasaga: 這篇中看得出野村對於「棒球是人生」有很大執著。他也講的沒錯。未來要以律組織,
Dorasaga: 要當教練,自己當選手的時候就要自律聽組織頭的話。
Dorasaga: 當然,這世界上有許多選手引退後不會繼續棒球路。但是相信又更多人是沒有選擇必須繼續下去。
acs1008: 所以老頭在養樂多操壞一堆王牌.........這是我比較喜歡獨狼落合的原因


1990~1998野村養樂多時代,隊上洋將就都是一門或有兩門單季20~40發的洋砲(e.x小林宏vs歐馬力的14球...),沒有撐場的洋投,其實當時洋將也只有兩個名額,無法像現在可以在一軍登錄四名洋將,同時上場三人。加上'90前期日職各隊仍處於猛操強投的舊觀念時期(逼走野茂、操壞阿波野、今中....),養樂多隊一旦有主戰投手脫隊,影響到其他投手的作息也是可能的。錯誤引用數據與資料是無法把帳全算在野村頭上的。

--

元氣なし、工夫なし、策なし。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八月 03, 2008 8:58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本篇繼續上一期關於投手的話題,主人公是石井一久~

趁熱打鐵


石井一也有同樣的問題。
他有著即便到大聯盟也可以輕鬆地取得兩位數勝利的資質,但是卻沒有讓勝利連續下去。被本壘打很多,敗投很多,不被球隊信賴。
無論是日本也好,美國也罷,現在並沒有從一流水準達到超一流的層次,這固然有他本人性格的緣故,作為指導者的我也有責任。
平成元(89)年,我就任養樂多隊的教練一職,之後的選秀抽籤也正是8個球團一同競爭野茂英雄的那年。其他也有潮崎哲也(西武),与田剛(中日—羅德—日本火腿—阪神),佐佐木(橫濱)等眾多好手被球團指名。養樂多則是指明了西村龍次這個沒什麼名氣的投手。在這之後的第二位是古田。
第二年的1位指名是岡林洋一,3位是高津選手。那一年選秀當中最受注目的是拒絕了羅德隊指名入團的小池秀郎(近鐵—中日—近鐵—樂天)。
要說起來,岡林是技巧派,控球很好,但感覺不到進入職棒之後的成長。難道要從他進職棒的第二年起將王牌投手大任交給他麼?當時的我想也不敢想。
接下來,第三年的指名是高中生石井一。即便是高中生,我給他的評價也很高。作为一个左投手球速很快,确实是还ノーコン(这个单词翻不出来),但是我就是觉得这家伙跟别人不一样。
在養樂多九年,阪神三年,合起來十二年的選秀經驗中,能夠讓我滿意的選秀抽籤,只有這一年的石井一和下一年的伊藤智而已。以後要是用優厚條件搜羅,也總會聽到“我沒法和家裡人一起過來”、“家裡的資金最近……”這樣的話。
石井一作為高中生就有接近150公里的球速,我很期待啊。
養樂多在第二年目標變成了向A級努力,暫時還沒法爭奪優勝。接下來是第三年。對自己的要求也隨著時間變得嚴格起來。抱著“沒法指望這傢伙”的心情。
而且所謂投手,還是盡可能讓他放鬆心情才能保持最好的狀態,這時才讓他上場投球吧。然而結果是這樣的想法嬌縱了他。
石井一在進入球隊的第一年中途升上一軍上場投球12次,從第二年開始作為先發輪值的一員投球。經常會有覺得“是不是有點早啊”這樣的感覺,但還是讓他投了19場,留下了3勝(1完投)的成績。
所謂趁熱打鐵,還是應該預先打啊。那樣的話他的人生將會變得更加輝煌吧?
去了大聯盟,投不進好球帶就著急,最後被打出長打自爆。看他犯了和在日本時同樣的錯誤,給我在育人上帶來極大的傷痛。儘管他不是性格上很差的孩子,但是正因為沒有在人格的形成上好好培養,遇到狀態起伏不定,運氣時好時壞,有時候自己認為是投進好球帶但是裁判判了壞球……一件件的事情累積起來,最後崩潰,迷失了自我。他有著那樣棒的才能而最後卻浪費了,我實在是很遺憾。


下一篇:個人主義集結成為團隊優先 敬請期待!



--以下是推文--

Dorasaga: ノーコン = No Controll = 控球不好
Dorasaga: *No Control, 多打了一個L
Dorasaga: 從這篇看得出來監督對投手的養育很重視, 不一定期望第一指名是即戰力--有點反當時NPB常道
Dorasaga: 不過當時二軍環境不見得比現今好, 所以是否將石井一二軍放著養比較好就不知道了~
Dorasaga: ...
Dorasaga: 「用優厚條件搜羅,也總會聽到“我沒法和家裡人一起過來”、“家裡的資金最近……”」
Dorasaga: 這種內幕反映了當時大球團權勢蔽天的「錢道」呀!
RJ: 這本書越看到後來越覺得野村真是大哥大,別人不敢公開講的話他都敢拿出來講~~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五月 06, 2009 7:33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將個人主義集合起來,實際上的目的卻是球隊優先。(個人主義が結集してチーム優先となる)


經常聽見這樣的話。“野村永遠是團隊優先,不注重個人單項成績以及記錄。”
大概是我平常的言語行為給大家這樣的感覺吧。
確實我考慮的通常是團隊優先,將球隊的勝利放在第一考慮。但是並非無視個人紀錄。為了選手的成長,個人紀錄、個人單項獎是必要的。
我在養樂多當教練的時代,第四年選秀第一輪獲得的選手是伊藤智。他有著很棒的作為投手的素質。性格也偏向投手,膽子大。而且球很快,也夠犀利,還有銳利的滑球。最後哪個投手都必須的控球也很好。
有一次在神宮球場的廣島戰。伊藤智完投勝利。和捕手搭檔一起去市內的壽司屋,剛好遇到的當時屬於廣島隊的金本選手。
“啊……辛苦了。”,“您來啦?”。之後就開始說伊藤智的事兒。
於是我問金本“從打者的角度看,伊藤智是什麼樣的投手呢?”。
我雖然是猜球打的D型打者,但遇到左投手的滑球、曲球這樣向自己身體拐過來的變化球也會從猜球打變成A型打者來對應。
說起來,金本說:“那種滑球的話輕易的話打不好噢。”
“打的時候要把他的滑球當作指叉球打才可以啊,當作是滑球的話打不到的。相當犀利。能投出那樣滑球的投手,我至今還沒見過。”
作為投手,有這樣棒的素質,是很寶貴的財產。但是恰恰是那樣的素質讓他的投手生命大大減短了。
很快出現了肩膀疼痛的狀況。他的關節可動範圍要超過其他選手,比起其他選手更廣,也因而手腕整體活動可以投出那樣厲害的球。
但是,正因如此,超過身體本身能夠承受的負荷,由炎症引起腱部疼痛。而且因為可動範圍很廣,炎症部附近的神經接觸到了炎症的部分。
有好幾次因為這樣的事而長期無法比賽,為了再度站在球場上,盡了各種辦法努力。“轉體的時候幅度再小一點?”有著這樣的建議。然而這樣的話,“手腕很靈活”、“長”、“手腕在身後的時間很長”等等他的優勢就沒有了。
結果在他的好投之後的是再次復發的疼痛以及接下來的治療,複健的生活。真的是很可惜,運氣差的棒球人生啊。
儘管並沒有留下什麼紀錄,但不是一個留在球迷記憶中的投手嗎?
那一天,他留下紀錄的機會到來了。忘不了啊,他第一年的在金澤對巨人戰。0比0持續著,直到最後被筱塚和典打出再見本壘打的比賽。
這一天,伊藤智取得了16次三振。

比賽結束後,丸山完二教練這樣說著:“再有一個就是新紀錄了啊。”
我當時就急了:“你剛才說什麼啊?總教練可沒有像你那樣一個兩個地數著三振數的空閒的啊!”
但是在這之後我接下來說的話,讓丸山吃驚了。
“我的紀錄之類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總是沒有可以製作紀錄的機會。不過伊藤智的事情,你幹嗎不早說?”
我找來古田,據說古田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誰告訴他的,悄悄地對伊藤智說“單場比賽的奪三振的新紀錄是17個,試著努力吧!”
確實在0比0的令人窒息的投手戰中以三振為目標不是什麼好事兒。說不定即是定下目標了但也不簡單,結果,反而中止在這裡了。「就算勉強,如果是伊藤的話,應該能接受我去push他追求這(17K)的目標」(しかしたとえ無理でも、狙ってだめだったというほうが伊藤なりに納得ができただろう)。不,應該說當時的他,有著肯定能達成新紀錄的想法。
這樣的情境好像還有過類似的幾次。選手需要紀錄,我也說“試著以記錄為目標加油吧!”丸山教練也對我說過“監督真是太仁慈了。”之類的話。我反駁說:“球員都在那么拼命了,我讓他嘗試達成紀錄又有什麽不好呢?”雖然說作為指揮官,必須比剛剛我所做的要更冷酷一些,但是,總是有自己的情感因素牽扯在教練生涯中,搞不好是我最大的缺點呢。
也有過輸很大的比賽。在比賽初期就被大量得分,嘗試反擊但是剛好遇到對方的王牌投手,或者對手的投手剛好狀態極佳,完全無法從中得分。爲了看看球員的潛力而派出年輕投手頭球,或是讓受傷的老將下場休息,如此極端的調度,作為教練的我雖然并未灰心,但是卻給球員一種“已經沒希望了”的想法。
要是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會專門將個人記錄之類的話掛在嘴上。
“要是打安打,打率就會上升哦”
“這是賺打點的好機會”
“雖然今天本來沒這么想(今日はノーマーク),但不妨乾脆打個本壘打吧!”
這時候,雖然球員失去了戰意,但是卻萌生出了締造個人記錄的想法而走向擊球箱,這時候反而會出現本壘打或者打線突然連貫起來,將看起來大勢已定的比賽一口氣逆轉過來這樣的情況。正因有這樣的情況,這就是所謂的“將個人主義集合起來,實際上的目的卻是球隊優先。”
像這樣的對野村的誤會數不勝數。
“野村特別喜歡讓先發多吃局數。”
在我南海時代開始,佐藤道、江夏等人已經被以救援投手的身份啟用,雖然被成為不同投手不同職責的調度系統已經很好地建立起來了,但是我的調度的基礎是“先發完投”。
在有著能夠完投的投手的時候,按照勝利的方程式,除非他投不了了,否則不會換他下來。只有當正在投球的投手的能力已經遜於接下來接應他的後援投手的時候,才會換投手。
說起來,我在南海時代和養樂多時代,值得信賴的能夠完投的投手很少。阪神時代由於救援陣也不是很可靠,所以執行著遠山獎志—葛西—遠山這樣“一人一殺”的投手調度,讓投手死守一壘,使用這樣一種不是絕對可靠的方式(本來は決して胸を張れる戰術ではない)。
是所謂苦肉計啊(苦肉の策というやつである)。
其他的也有好多。
“只要有跑者,野村喜歡從第一局起就使用觸擊戰術來推進。”
遇到對手投手狀態很好,很難讓打線連起來的時候,必然只能從第一局開始就使用觸擊戰術。
“野村從不讓隊員以本壘打為目標。”
不應該從頭到位以本壘打為目標。從我的經驗看來,基礎是“本壘打是安打的延伸”,也偶爾有很適合以本壘打為目標而打擊的機會。但是,我在做球員的時候,卻有過沒想打本壘打卻打出來的情況。心中抱有“打出本壘打,就可以逆轉獲勝了。”的想法去擊球箱,在打擊時做出努力,正因為想要打本壘打,卻反而讓自己不想著打本壘打,控制自己的心態不過於執著。不是那樣靈活的選手的話,會不經意間全身心都受想要打的球的影響的(打席のなかでは努力めて、ホームランを狙ってはいけない、ホームランを欲しがってはいけないと、無心になるべく自己コントロールをしていだ。そんな器用な選手ではなかったし、狙い球を絞るのに全精力を傾けていた)。
但是,我這些想法卻沒能正確地傳達給人們。對野村誤解很多,也有些是我自己不成熟的原因。



--以下是推文--

orcorc: 手臂會發炎,通常最大的原因就是使用過度。用手臂活動範圍過大這套說詞根本沒有解釋清楚使用量到底是不是對伊藤太過超過,然後就直接跳什麼我很早就投手分工,調度基礎是先發完投,什麼都沒有說明...這種辯駁太無力了吧
Dorasaga: 野村的投手分工不就是每天能上就上?(2007有銘)能投就投(2009田中)...
Dorasaga: しかしたとえ無理でも、狙ってだめだったというほうが伊藤なりに納得ができただろう
Dorasaga: 翻:
Dorasaga: 「就算勉強,如果是伊藤的話,應該能接受我去push他追求這(17K)的目標」
Dorasaga: XXほうがQQ(いい)=有XX的話,才會QQ
Dorasaga: 這句話簡易化: 狙ってほうが 伊藤は納得できる
Dorasaga: 「去追求十七三振紀錄的話,伊藤能接受」
Dorasaga: 至於。。。
Dorasaga: 胸を張れる
Dorasaga: =「能讓人驕傲的」
Dorasaga: 這樣“一人一殺”的投手調度,讓投手死守一壘(??),這種不光采的戰術
Dorasaga: 最後。。。
Dorasaga: いけないと已經終結著前面的想法,
Dorasaga: 無心になるべく自己コントロールをしていだ。是新的觀念,也就是說:
Dorasaga: 「我會控制自己,盡量放空」
Dorasaga: 野村是說,要追求打homerun,
Dorasaga: 他才會調整(控制)心態、放空、全力去追打球。這才是真正的「器用な選手」
Dorasaga: 推!
Dorasaga: 感謝RJ這麼認真,還把原文疑點波上來討論!
RJ: 感謝Dora大耐心的幫忙,在下文章翻譯得很爛,多虧各位大大幫忙化妝才會顯得可以看~
Dorasaga: RJ謙虛了! 翻譯很難, 費時成就又比較小, 我校正很輕鬆了! 真的感謝!
orcorc: 讓投手去守一壘這個戰術會出現其實還有個很重要的因素,當時阪神沒有夠好的一壘手(或者是野村夠信賴的,陳大豐野村度爛的要死)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五月 18, 2009 5:47 pm 引言回覆回頂端
追女生真辛苦……RJ

目前等級: 目標一軍
球速: 110 Km/hr
控球: 100 體力: 100
滑球
3
  
3

曲球

指叉

  
球隊定位: 中繼較長的局數,期待隊友反攻
投打方向: 左投左打
入隊時間: 2007-05-09
本季年俸: 970万
監督評價: 8分
球迷評價: 16分
所屬球隊:8.gif43
修改能力頁面
對這個作者評價
看看作者的評價
作者文章列表

RJ:
文章越來越長了QQ 翻起來累死人。進度有所減慢,而且在下不認識的文法也是一大堆,只求能表達出基本意思。雖然聽起來像客套話,但實在是水平有限,翻譯有所偏頗之處請大家見諒,在下先賠謝罪了 OTL

另:文中所說的個人單項冠軍,是指タイトル,就是諸如本壘打王,最多奪三振這樣的頭銜。只是在大陸沒有這個的專有名詞,所以在下在文章中翻譯得也是有點不知所雲,請原諒。


如果三年都沒能拿到個人單項冠軍的話


說起個人冠軍,我的理論是:“如果三年都沒能拿到個人單項冠軍的話,那就非得有好運氣才能拿到了。”

要是進一步說,就是所如同謂的三年,是獲得首發上場資格后的三年。當然了,如同野茂啊、上原啊,松坂這樣新人年就拿到單項冠軍的人也有。以及王貞、一朗、松井、落合這些連年獲得單項冠軍的人,對這些人來說,不用硬性糾結于這個規則。

我在效力于南海隊的時期,我的隊友門田博光,給大家有年年有著爭奪個人單項冠軍的實力的感覺,他也是進南海第二年就拿到了打點王。他進職棒第一年出賽79場,所以其實他第一年就確立了首發資格。

相反地,也確立了自己的場上位置,並且也過了三年但還沒有拿到過單項冠軍,沒法切實地拿到冠軍。
當然了,也是有例外的。也有諸如原辰德(巨人)、掛布雅之(阪神)、以及我做教練時代的廣澤這些人,多年與單項冠軍失之交臂,但是憑著自己的努力,在自己職棒人生的中期甚至晚期獲得了單項冠軍。

但是,這樣的選手也不是常常出現(だがそういった選手は不思議となかなか続かない)。

現役的選手中,清原和博有著比落合還出色的500發以上本壘打的戰績,但卻還是沒有獲得過個人冠軍。

對拿冠軍來說,不光是爭勝心,運氣也很重要。雖然清原沒有所謂運氣的保佑,但要說完全沒有,也不能這么說。最近總是看到他在大好時機沒能打出適時打的景象,而無論是他年輕時也好,全明星賽或者日本一爭奪賽也好,都打出過很漂亮的本壘打。這些也可以說是他成為一流選手、明星選手的運氣。通常將他和桑田并稱為KK組合,從高校時代便沐浴在體育界的聚光燈下,他現在的棒球人生也可以說是強運的禮物呢。

至於其他人,立浪和義(中日)、高橋由伸(巨人)也沒拿過個人冠軍。高橋的話,以後也不是沒有機會,與他同時代進職棒只有一年之差的還有福留孝介,將這兩人一起比較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在進入職棒之初,明顯地高橋由伸的水平要遠高於福留,每年都被視為首位打者的候補人,另一方,福留孝介以遊擊手身份入團,因為守備太差被轉到外場,後來又受傷,完全辜負大家的期待。但就在他終於確定外野手先發的平成14(02)年,獲得首位打者,成功阻擊了以三冠王為目標的松井。

在那之後的兩個人,福留今年(05年)雖然對伍茲讓步,但是在奪得優勝的平成16年,直到賽季最后因為觸身球骨折之前均擔任四棒打者,響應落合博滿所說的由日本人來做第四棒(實際說的是第四棒要是右打者)【注:關於野村就落合所做出的說明,這裡譯者也不太明白,因為在下也讀過落合所寫的《勝負的方程式》,裡面也有提到希望由日本人來擔任王牌投手和四棒打者,如果由外國人來擔任四棒,那隊伍的打擊核心一定是向前或向後調整了。這點請知道詳情的大大告知,感恩~~】。今年他的本壘打數量雖然也不是特別的多,但是打率也確實進入前十了。另一方,高橋由伸傷病連連,打率一直在3成上下波動,在爭奪單項冠軍的影響力上有所減弱。

爲什麽我執著于三年這個期限呢?其實也沒有切實的依據。不過如果年輕時就有拿過單項冠軍的經驗,那么之後的長長的棒球人生也能夠很充裕地度過了。

在狀態很好的時候,就會萌生出爭取個人冠軍的想法,接連接受賽後的采訪時難免也會考慮到個人冠軍的事,看著新聞中的排名榜,也難免關注一下——在這種情況下,是沒法發揮出最佳狀態的。

所謂“三つ子の魂百まで”,年輕的時候勤學苦練,日後也必定能打出一片天。相反地,那時候沒有經歷什麽辛苦,那就算等他成為老手了也不會思考,而犯下和年輕時相同的錯誤。

要說起來,我關於“單項冠軍3年以內”的意見和教育是差不多的(いわば私の「タイトル3年以內」說は教育と同じである)。

古田于進入職棒的第二年,平成3(91)年拿到了首位打者。

本來對他只是說“打率到2成5就足够了。”,是期待他的防守能有所表現的選手。實際上他第一年的打擊成績就有有2成5的水準。

接下來的第二年,像突然間覺醒一樣,在最後的比賽中擊出漂亮的安打,以超過落合一隻安打的成績奪下首位打者。

說起來,捕手和打者的心理是關係在一起的。 說到捕手的心理,捕手自己站在打擊區就能活用這個心理,特別是對結果球(造成安打或出局的那個球)和下一個打席的第一個球的聯繫性很強。

比如將直球打成本壘打后的下一個打席。打者的心理會有諸如“俺剛剛將直球轟出去啦,已經礙於我的威力,捕手一定不會再要求直球了。這裡是變化球!”這樣的想法。然而捕手了解打者在等變化球,反而會再要投手投直球。

要是像古田那樣的捕手,在擊球時的心理就會有所不同。古田就會有類似“捕手一定會以為我在想‘我剛剛打了本壘打,所以我認為捕手不會再配直球’,因而配直球給我。既然捕手這么想,那我乾脆就瞄準直球打。”這樣的逆逆判斷。

他獲得首位打者的那場比賽,廣島隊的先發投手是年紀輕輕(若い足立亘)的投手。采用四分之三側投,球速也有相當的水準,但是控球不好,沒法以A型打擊邏輯來面對。爲了能從右打者的脊背位置投出有威力的球,變成半途就將腰放下來(右打者の背中のほうから球威のある球を放ってくるため、中途半端では腰がひけて打ち損じる結果となる)。在那場比賽前,我對古田建議:“能否成為首位打者,就看今天的比賽了。以山本浩二監督的性格,會跟你用直球決勝負的。想著直球打吧。”

古田在那種緊張的局面下瞄準直球打。於是球穿越三游之間,戲劇性地奪得了首位打者。
從那以後古田作為打者的人生就改變了。一直擔任四棒打者,在關鍵時刻屢屢擊出安打,被稱為求勝意志強烈的選手。第一年的集訓(ユマキャンプ)球飛不遠的情況也有,(前に打球が飛ぶことさえまれなくボバッターだったのが)打出30發以上本壘打的時候也有。後來在平成17年達成生涯2000只安打。我想他是將我教的配球術靈活運用于打擊上了。

要是把那些看成他應該得的的話(ただそれらを総じてみれば),第二年獲得首位打者的事情也沒有什麽了不起了。

“我自己不擅長打擊,實在有負盛望(まわりからもあまり期待されていない)。”
對於作為自信心強的古田來說,到了這時候,也不會再這么謙虛了吧。作為選手的心態也發生了改變。那么對棒球選手來說,個人冠軍還是有意義的。



--以下是推文--

cmsts2000: タイトル可以依英文原意翻譯成\"頭銜\"或\"獎項\"
Dorasaga: 捕手の心理が、みずからが打席に立ったときに活かされる = 說到捕手的心理,捕手自己站在打擊區就能活用這個心理
RJ: 感謝二位大大糾正!

--

雖然我真的很喜歡阪神和樂天,但因為實在是太崇拜安達充,所以又想要做燕迷……我就是騎牆派!

推這篇文章:
或者直接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回覆主題


 前往:   



下一篇主題
上一篇主題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